【ラシュオジ】意料外的重逢

的确是大英雄(转世的16岁)人类X拉二(有多线记忆的)英灵没错,真的,相信我x

贫弱人类大英雄设定注意。

虽说当互攻推也没啥关系而且拉二看起来更攻气一点……

不知道这是哪儿nei年的的圣杯战争。不知道这位可怜的Berserker是谁。不知道拉二和Berserker的原御主发生了什么。

大概就是纠结“勇者的转世到底算不算是勇者啊在线等急”这个问题的故事吧hhhh







    “嗖”


    一簇银亮闪电般地划过,紧跟着破空声响的便是稳稳的正中靶心。


    Arash保持着持弓的动作。周围的学生爆发出一阵欢呼,这欢呼声像是把Arash从某种状态里惊醒了一样,紧绷的身体动摇了一下,锐利的神情立刻如梦一般地消失了。但就在他重新露出一如既往的灿烂微笑的瞬间,一个响亮的声音突然横空降下:


    “贫弱、贫弱、太贫弱了!汝这羸弱的身子,这等不入流的箭法实在是玷污勇者之名啊!”


      诶。


      这个说话方式,有点奇怪……?


      Arash有些奇怪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在观众席的最顶端,一个褐肤的男子正高傲地站立。他随便地穿了一身黑色的便服,上衣大大地敞开,满不在乎地露出肌肉结实健美的褐色躯干,整个人周身仿佛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就连佩戴的黄金都仿佛是受他的光辉照耀才显得辉煌一般。他那一双金瞳像太阳一样,闪耀得让人几乎无法直视。他周围原本坐着的学生也都像是受到了那种光辉的威慑,自动为他让出了一大片空间。


      “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男人突然毫无预兆地狂笑起来,“十五岁?不,十六岁吗?不愧是勇者,没想到生长在如此虚荣享乐的现世,连战争的洗礼都没经历过的汝,竟也能向余再现那种眼神!好,感到荣耀吧,名为Arash的少年哟!看在依然高洁的勇者灵魂的份上,余就姑且暂时认同汝吧!”


     ……这位小哥,真是个怪人啊。


    Arash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全场出乎意料的一片肃静,几乎所有的学生的视线都紧紧追随着一级一级走下观众席的褐肤男人,那些人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在街道上对王的巡行露出狂热的崇拜之色的臣民。


    ——但,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面对仿佛从王座之上一步一步走向他的男人,Arash以弓箭相对,声色俱厉。


    “果然是勇者。”那男人没有回答问题,也没有丝毫的惧色,反倒是自顾自地露出了愉快的笑容,“面对本王也毫无动摇的坚强意志,以及英雄对人民无差别的慈爱,好,非常好,勇者哟,这的确是久违的汝之姿态!”


    “……我再问你一次,你做了什么!”


    Arash怒吼着放出了箭。那男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大笑着迎接了箭锋的轨迹。


    那支箭准确地以毫厘之差掠过了男人的头顶。


    “……”


    Arash一动不动地,以锐利的眼神直视着大笑的男人。搞不懂那家伙在想什么,但是……


    那男人的笑声渐渐停下,然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那眼神让Arash脊柱一凉。


    “看在你还算有自知之明的份上,余就宽宏你的不敬吧。”那男人的声音骤然冷了好几度,“虽说汝箭的光芒的确有资格刺穿本王的心脏,但就凭汝现在这幅不成器的模样,连用这粗制滥造的弓指向本王都是大不敬!”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Arash咬着牙再度拉开一点距离,将弓箭的瞄准落向男人的额头,但只维持了一瞬就又移向左肩。男人在Arash面前站定,视线轻微地跟着移动的轨迹动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勇气不错,但缺少觉悟。这双眼睛,也只有这眼神还算可取了。”男人自顾自地评价道,“这份敌意——哦,对了,你的人民的事。余可没有管他们的闲心。”男人的金瞳冷淡地扫了一下雕塑般的众人,不满地嗤了一声,“被法老王的光辉震慑是应该的,不过这副模样……魔术师,还是一如既往地畏缩啊。这又是什么多余的诡计?”


    魔术师?那是什么?Arash皱起眉头,眼前的男人像是在和谁交流似的,没有看向自己这边,而且一脸的不情愿。啊啊,完全的状况外……他能做的只有,紧紧握住弓箭,试图掌握周围的动向。


    “……真是败兴。”男人回头看向Arash,再度露出了笑容,“算了,与汝再会也不过是意料外的插曲,就到此为止吧。听好了,汝体内也是勇者的灵魂,不准以这样窝囊的姿态糊里糊涂地送死。这是对勇者之名的亵渎。”


    “什么?”


    “魔术师,你有消除记忆的手段吧?”男人已经转身走开,不再看Arash了,“作为冒犯勇者的惩罚……虽然有让你自刎谢罪的必要,但余就宽恕你,只断你的手臂吧。”


    “还是不要做这种事情比较好吧……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不过也请你不要这么做,等等,等一下,”唯一明了的信息是自己会失去这段记忆,Arash发问了,“你的,名字是——”


    “哦?”男人回过头,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结果最感兴趣的问题是这个?好吧。‘Ozymandias’——”


 

    “——好好记住吧,勇者。”

 

 

 

 





 

       Arash第二次——在记忆中是第一次——面对“异状”,就是面对这个行动速度过快的,正体不明的,一直在发出诡异啸叫的,“人”。


     “所以说,这是——”甚至连身边死去的人都不能分出注意力去看,Arash勉强而狼狈地试图逃跑,但很显然,死亡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那个“人”的手伸向了Arash。就在这一瞬间,Arash被死亡的预感笼罩,几乎动弹不得的瞬间,突然,一道堪比太阳的强光突然落地,就在Arash眼前爆炸开来。


      “唔啊——!”


       被强烈的气流吹飞出去,狼狈地摔落地面,笼罩着的Arash那种死的预感却终于消失了。他有些勉强地睁大眼,看到了挡在自己身前的,比起方才的异形,一个真正的——美丽的,人类——


       Arash有些发愣地,看着眼前被尖锐的气流鼓动起来的白色披风。那道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不知为何像坏掉的投影机投出的影像一般虚幻不定,但那种传说中的王一般的从容和其彰显的强大,毋庸置疑。


    “你是——”


    “不是让你记住了吗,不要这么窝囊地死掉,玷污勇者之名。虽说逃跑一事是英雄的耻辱,但眼下汝不过是凡夫,赶快逃走吧。”


      声音听起来却很虚弱。


     让我记住了?我们之前见过吗?……不,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


      眼前的两人的战斗,完全是肉眼难以捕捉的程度。Arash瞪大眼睛,以练习弓道的注意力观察,也只能看到一些动作的轨迹和残影——然而,挡在自己身前的人的动作看得更为清晰,也就是说,更慢。


       不行。Arash这样判断。虽然能看出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很强,但那要消失似的半透明的模样,那虚弱的声音和那种明显的、体力跟不上技术的行动——之前受过伤,还是什么?


       袭击自己的,那个“人”——正体不明,似乎没有理智的,什么“东西”——正在将试图挽救自己的人步步逼退。


       “可恶,若不是……魔力……这等野兽,余——”


       那人从紧咬的齿间挤出愤恨的声音。


       他不应该发出这样的声音。Arash能感受到自己的这种心情。想帮上忙,想帮上忙,想帮上忙——这种心情强烈得太过分了,以至于心脏,还有,手背上——


    手背上?


    Arash瞪大眼睛,感受到手背上传来的烧灼的疼痛。


    “嘶——咦?”


    暗红色的,纹路。Arash看着自己的手背,愣住了。


    这异状也被那个男人金色的眼睛捕捉到了。那双瞳孔一瞬间缩小了一下,但接下来他就爆发出了一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果然啊,既然是英雄,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战争即为汝之命运啊!”


    “等等,你在说——”


    出现红色纹路的手,被一只修长的褐色皮肤的手紧紧攥住了。


    只那一瞬间,


    “给我同意。”


    一改那多话的属性,简短而低沉地下了命令。


    Arash下意识地照做了。然后,就是一种异常古怪的感受,几乎是瞬间,Arash就感到了乏力。不,不能说是乏力,那是某种体力、生命力还是什么东西被瞬间抽走了似的感受,让Arash瞬间头昏眼花。尽管看不清眼前,却能看出深沉的夜晚一瞬间亮如白昼,然后Arash感到自己被捞了起来,后退着同对面拉开了距离。


       再然后,是巨大的、接连不断的爆炸声——Arash恢复了一点精神,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那个褐肤金眼的男人扶着靠在他温暖的身上。


    “唔、抱歉,我——”


     条件反射地想要起身,却被男人揽着强硬地按下靠着。


    “无妨。”男人说,“勇者就暂且歇息一下吧。”


    Arash问:“你没问题吗?”明明直到刚才,都是半透明的状态。


    “余?哈哈,汝的魔力意外的充足,所以——”


    还没说完,男人就趔趄了一下,差点把两人一起摔到地上。


    “喂,不要逞强啊!”Arash赶忙打起精神来,抓住男人的肩膀,“总之,先找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


    那个男人,突然,吻了上来。


    “!?”


    嘴唇的温度,就和他的眼睛一样像太阳。对于人类的体温来说,绝对是偏高——发烧、了吗?这样想着,Arash忘记了合上齿关,被那男人的舌头侵袭进来。没有任何相关经验,连异性的手都还没有正经牵过的Arash瞬间就当机了。那个男人的吻技太可怕了,虽然没有对比的对象,也知道自己这种毫无经验的容易丢盔卸甲,但是Arash至少知道被亲得昏昏沉沉、意识都开始模糊绝对不是正常的水平就是了。


    “Ozymandias。”


    分开的瞬间,那男人低声耳语道。


    “什……唔……”


    男人再次吻了上来。这次稍微有了心理准备,Arash在那销魂的吻之下,感受到了另一种刚刚才体验过的感觉:又是那种有什么东西被抽走的,感觉。


    “奥,奥——”


    “不。称呼余为Rider比较好。”


    “?Ri——”


    气息再次被吞没在吻中。能感觉到比起最初更倾向于啜取唾液的吻,添加了更多花样。Arash被吻得几乎晕厥,Ozymandias才放过了他。在Arash气喘吁吁的时候,Rider面带得意之色,开始神定气闲地说明起情况来。


      有关于圣杯战争,已知的情报,和——


    “汝应该是最后一位御主了。没想到,余本希望这样不成器的汝别在战场上玷污勇者的名字的。”


    “……那还真是对不起……”其实一直都因为了不起的弓术被夸奖“还真是合这个英雄的名字啊”这样的Arash诚心实意地道歉。


    “说起来对这件事,余也多少有些疑惑。勇者哟,你的祖辈是魔术师吗?”


    “魔术师?”Arash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虽然不会使用,但按魔力的质与量来说,也算是不错的……”Ozymandias喃喃自语,“是这样吗,上次见面的时候,余只顾着注意汝的弓术了……”


    “上次见面?说来,我们之前见过面吗?”


    Arash这样问道。但Ozymandias只是接着说道:


    “勇者哟,接下来是最后一个要告知汝的情报。”


    “好吧,是什——!?”


    话音未落,Ozymandias的手已经隔着衣料放在了Arash腿间。


    “等,你——”


    “闭上嘴。”Ozymandias说,声音骤然冷下的温度让Arash有种想起了什么的感觉,“尽管汝之灵魂的确属于被余认可的勇者,但汝本身可不是他。这只是不得不做的事,与本王的意愿完全无关。做出牺牲的是本王,所以,给本王闭嘴。”


    “明明也该考虑我的意愿……”Arash无奈地叹了口气。


    “什么?”Ozymandias怒目,“别得寸进尺,你!”


    “……果然超级任性。总之看现状,体液是可以补充魔力的,是这样吧?”又叹了口气,Arash说道,“只要能帮到你,我的话怎样都没关系的。”


    “……”Ozymandias微微瞪大了眼睛。


    Arash还在继续说着:“哎,其实我并不是不愿意,只是稍微对小哥你自说自话的态度有点不满啦。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你还阻止了那家伙,救了周围的人。现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很不愿意看到你刚刚那个样子。我有种感觉,哎,就是,哪怕面对再强的敌人,你也应该游刃有余——这样的感觉吧。被迫做我这种普通人的从者,真是对——”


    “真是——”Ozymandias打断了他,带着怒意道,“啊啊,果然灵魂还是一模一样。都说了汝是余尊敬的英雄,是有资格同余并肩战斗的勇者,余是自愿作为汝的从者,‘三流’也好,‘普通人’也罢,不要不珍惜自己!”


    Arash眨眨眼睛,突然有点理解了眼前这个人的性子,但背后的原因还是一头雾水。


    不、不对。之前见过?英灵?什么勇者啊、英雄啊……“勇者之名”……说来,“Arash”,自己被称呼的这个名字,确实是属于某位大英雄的。这么说来……


    “所以,小哥你是认识那位波斯的英雄,真正的Arash的吗?”


    “……”Ozymandias沉默了一会儿,又吻了上来。Arash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总觉得Ozymandias对很多关键问题避而不答的性子也奇怪的很熟悉……但只来得及想了这么一下,Arash的理智就被Ozymandias的吻烧没了。


     毫不犹豫的封缄,入侵,扫荡,一气呵成,明明只是接吻,气势却像征服土地一般,Arash几乎要整个人瘫软在Ozymandias身上了,更糟糕的是,他起了反应。意识到这件事,Arash的脸瞬间爆红,但还没来得及掩饰,Ozymandias已经强硬地伸手过去,三下五除二解了Arash的裤子,同时吻的气势变得柔和,开始纠缠和挑逗起来。不知怎么的,Arash竟从那缠绵的动作里尝到一丝引诱的味道。


      “——等等,这是外面啊,Ozymandias!”Arash满脸红透,试图推拒Ozymandias,但却被神王一下抓住了手腕。


     “情况紧急。”Ozymandias这么说着,露出了笑容,“而且,余改变主意了——”


      Arash愣愣地,感受到Ozymandias轻轻地吻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就被握住了下身。


      “呃、”


      “勇者啊,虽然有所不同,但汝的确是勇者无疑。”Ozymandias轻声说道,“英雄的归宿正是战场。就在此地,继续成长吧。”


     “——余并非只是‘认识’勇者。”


      Arash睁大眼睛,对上神王太阳一般闪耀的、美丽的、难以直视又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金色双眼。


     Ozymandias又一次,轻轻地吻了Arash的额头。

 

 




    “余恋慕于你。余的,勇者啊——”

      ——余、未曾一度,也绝无可能据为己有的,流星的光芒。




      END.

评论(94)
热度(184)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