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シュオジ】Alter的两人与旧闪的战斗

*三人性格半捏造,旧闪捏造最多。

*战力问题。

大英雄自设是千里眼看人心能力下降,敏捷下降,但力量上升,魔力供给圣杯来,而且性格变得冷酷了,不会受牵绊也没有顾忌;

拉二幸运下降,依然是力量上升,由于在苍银里没提大神殿的事,姑且就当开不了大神殿吧,但是里面的一些buff就要拿出来用了,虚假不死随身带,但开虚假不死有时限,宝具真名封印倒是可以用,能力参数下降和毒是范围,大电球不能用,太阳船和狮子可以正常用;

旧闪王律键因为方向固定、射击武器类型固定这类的限圌制需要费心来灵活操纵,Enki洪水剑因为要充能所以在这里算是不能用,但还有绝对不死性;

*总之就是私设如山,其实就是个5k字的打戏练习(不会写打戏的我_(:зゝ∠)_)+苏一苏Alter组

*没有人被苍银插图里的Alter大英雄苏一脸血的吗x Alter是好文明(不)











“……啊,碍事”


只是很轻地,从低撇的唇边呼吸似的吐出了模糊的音节。如同突然掀起的巨大浪头般的漆黑箭矢瞬间便遮天覆地,钢铁的暴雨席卷了大半个城市。玻璃炸裂,碎石飞溅,大楼倾塌,一扇扇窗户惊恐地亮起又啪地一声熄灭,人们大批大批地慌乱涌入街道,到处都是穿透血肉的闷声和人类濒死的惨叫和呻圌吟。


黄金的Servant一面抡舞双刀阻断箭矢,一面灵活运用王律键护卫着死角,其速度之快、防御之周密,几乎在身周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金色球形护罩。看着这尸山血海的惨状,即便是吉尔伽美什,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不知名的Alter仅第一击便将大地血洗为死寂的地狱,实力强弱不说,看来早就是一把没有丝毫人性可言的武器了。


“……哼,连基本的构成都崩坏了吗。”Archer露出嫌恶的神色,在废墟中奔驰,以双刀格挡Alter弓兵神出鬼没的箭雨,同时用王律键对着那些箭矢变幻莫测的来源狂轰滥炸。尽管那个Alter有着弓兵的敏捷和力量,如果是其正体的话还值得投以一分敬意,但这种箭雨的压制是完全无益的,根本不可能推进战局。


——所以,是在拖延时间。


对这个结论心知肚明的Archer,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动向。城市已经一片死寂,大概有魔术师家族做了工作开始封锁了吧,也没有多余的人闯进来搜救(送死),因此活物的行踪不难捕捉。出乎意料的是,Archer捕捉到的并非人形生物(从者),而是暗色的天幕之上,缓慢移动的漆黑飞船。


“——什”


并非是对那大概是Alter骑兵宝具的飞船发出惊声。Archer切实感受到的,是一道从双刀防御缝隙中穿过,连带着肩甲一起击穿了他肩膀的暗紫反光。


参数下降。Archer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名词,然后他便将愤怒的视线,投给天空上的黑色飞船。


“嘁,烦人的能力!”他舍弃双刀,凝成金色的弓,狙射那艘飞船。Archer的箭雨立刻密不透风地袭来,在射圌出这几箭的短暂时间里,有几根箭突破了王律键不够完备的防御,击碎了Archer的黄金铠甲或者击穿其身体,但所有的致命伤都被完美格挡。Alter骑兵的飞船突然被黑色吞没。那爆炸光一样形状的深黑,竟黑至能和深夜的天空划清界限——那是来自骑兵飞船的轰炸,与此相对的,Archer金色的箭矢也穿透云层将之射爆。


射圌出箭矢后,Archer立刻持回双刀,迅速跳离了方才的着足点。漆黑的爆炸紧擦着黄金Servant的后脚,将方才之处炸成矿坑一般的惨烈景象。


“什么嘛,也就这种程度而已。”


这样说着,Archer面露挑衅的笑容,王律键指向一栋残存的三层楼的顶端。


“……”


的确、能看到一位黑色的从者伫立在那里。但王律键的轰炸却并不是对着那个从者的。准确来说,是对着那个从者身后的,“某种生物”。


一头巨大的、同样漆黑、瞳孔血红浑浊的,丑陋的狮兽。


“真是丑陋啊,畜圌生。”看着被利刃撕裂皮肉而嘶吼起来的狮子,Archer唾弃道。但下一秒,他血红的竖瞳骤然一缩——那名骑兵,竟操双刀向这边直冲过来!


“哈,要和本王拼近战不成?”话是这么说,但,若还要顾虑那Alter弓兵角度刁钻的暗箭,拼白刃可会变得不太畅快。Archer摆出迎战的架势,向已经被夷平的地带转移。


那Alter骑兵果然紧随其后。


嗯——Archer眯眼一看,不止Alter骑兵,那家伙的狮子和另一艘新飞船也都一起朝这边过来了。


搞屁啊?Archer有一瞬间觉得黑泥已经把Alter的脑子吃了,才会一边白刃一边开这种能波及自身的大型攻击。可下一个瞬间,Archer立刻就理清了缘由:这个骑兵,具有某种不死性,灵体、高速再生、复活、黑泥重塑,都有可能。


这是合理的、也是唯一的可能。在那个Alter弓兵根本不可能赢的情况下,舍弃骑兵怎么看都不是正常选项。更何况,这已经不仅仅是狮子、轰炸的问题了,那个烦人的弓兵又在制作箭幕,准备把拉开战斗序幕的行径再来一遍。


啊啊,可恶——


这样的想法产生了。对面的骑兵白刃战也丝毫不显弱势,将Archer的行动控制在了一定范围。面对即将到来的接连毁灭性打击,Archer却,露出了堪称轻蔑的笑容——


然后,Archer和骑兵一并,被黑色的爆炸和箭雨淹没。









战斗,陷入了几秒钟的沉寂。


仿佛被战争来回践踏百年一般千疮百孔的大地之上,浑身浴血的英圌灵身上飘起愈合的蒸汽。不,其中一个已经不能被称为英圌灵了。“魔女的爪牙”,还是“黑泥的造物”?啊啊怎样都好,吉尔伽美什只是再度握紧了刀。


“……碍事”


Alter的骑兵第一次开口了。


“你说什么?”


“尽管有条件,却近于完美的不死性吗。真是麻烦,”黑色的骑兵阴沉地陈述道,“那就只好换方式多杀几次试试看了。”


“原来还会跟人一样说话吗?败犬!”


Archer露出一个扭曲了面孔的笑容,离弦之箭一般冲向骑兵。一对刀刃,以十字形的架势撞在一起,在巨大力道的积压下发出刺耳的尖声,然后随着一条火星滑成锐角,与此同时另一对刀刃连续几次以不同方位、角度飞快地互砍,黑金两色的残影之间不断迸溅出亮红色的火花。


突然之间,骑兵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被漆黑的双刃从身后拥圌抱似的斩来,Archer两手一背进行格挡,然后立刻开启了王律键。但Alter弓兵就好像早看穿了骑兵战术的时机一样,行动预判早的可怕。骑兵方才的动作,就是为了掩饰那支暗箭,在Archer格挡了这个死之拥圌抱,并意识到Alter们战术的瞬间,那支箭已经撕裂了骑兵的后背,透过骑兵的血肉朝Archer射圌了过来。


“咳——啊!唔、啊啊——”


Archer吐出一口血来。瞄得很准,心脏正中被穿透,骑兵紧贴的胸膛也让王律键失去了用武之地。这种战法,骑兵也没好到哪儿去,被箭矢从胸腔正中穿过,但在那张始终冷漠厌倦的脸上,却连一丝痛苦都没有流露。


……巧合吗。


箭矢刺穿的骑兵的部位,并非致命处。但这只是一闪而逝的,瞬间就被大脑翻译的“视觉信息”,Archer真正思考的是骑兵展现出的样子。


——这家伙的不死性,到底是什么?


“切”


Archer挣动身体,扬起双刀对和自己钉在一起的骑兵脖颈砍了下来。但是,没有成功——Alter的弓兵的箭突然袭来,刀刃在冲击之下歪向一边,一只手上的护甲也被击碎。骑兵冷淡地抬头看了看箭矢来源的方向,脱身跳开,然后霎时间就没了踪影。


“什么?”


Archer想追上,却被骑兵的狮子拦下。他撇嘴嘁了一声,拔掉胸前的箭,刚抬手要招出王律键,却发现宝具不听从自己的使唤。狮子发出一声摇撼大地的嘶吼,张开血盆大口,向Archer咬来。


“嘁……”Archer情急地招出弓箭,嗖嗖嗖三箭给狮子的脖子开了个血洞。Alter的弓兵也是不嫌烦,从战斗开始一直到现在,箭雨基本就没停过,除了那种大规模的需要一点准备时间外,这种小型的骚扰基本是接连不断。骑兵撤退之后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是不死性有时限还是意识到这种战法没用?


说起来,这个骑兵很厉害。目前已知的,某种不死性、宝具真名封印、参数下降、空气中的毒,甚至包括那个黑乎乎的飞船和狮子,还有相当的白刃战的实力,都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不得不说,了不得,正体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吧。”Archer眯起眼睛,“如果与你的正体交手,大概会是件有趣的事。只不过Alter这种东西另当别论。”


话语的间隙,狮子的铁爪,又朝这边横扫过来。


“烦不烦!”


这样吼道,Archer跳起来,又对着狮子的心窝射圌了几箭。


“喂,Alter的Rider,赶紧出来!你不会不明白这种东西对本王没用吧?别当没有不死就不敢打的缩头乌龟!”


没有回音。Alter是为了替Beast和那个魔女蹂躏大地的武圌器,怕是不会保留能够激发的骄傲。Archer与杀不尽的狮兽作战,打得心烦意乱。但,突破口显然不在骑兵这里。Archer对战骑兵时,所受最大的钳制便是,那个弓兵。


不知道如何解决宝具封印,至少也要先解决了这只嗡嗡作响的蚊子——!


Archer突然斩开一头狮子,冲破围堵,狂奔向Alter弓兵大致所在的那个方向。箭矢的来源不同,果然敏捷谨慎,但Archer的速度和洞察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不被箭雨压制住步伐,目标放在逮出弓兵上的话,也不是多难的事。


如果骑兵不来捣乱的话。


那个骑兵的刀刃,直接从头顶劈来。Archer愤怒地接住,骑兵落地,两人的刀刃又迎头相撞。


“……!”


Archer控制着刀刃的力道,将Rider逼得被迫移了一个位,当做盾牌来挡Alter的弓兵的箭。似乎骑兵是真的没有不死性了,立刻分出一只手格挡流矢,被Archer抓住机会斩向胸口。骑兵移动身形,勉强闪避开来,但腰侧还是被划出了鲜血淋漓的伤口。


虽然骑兵连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分毫,那持续不断的箭雨却终于停了下来。Archer得意地一笑,再度上前与Rider白刃拼杀。Alter的弓兵不敢轻举妄动真是让人畅快。两人刃对刃僵持的时候,Archer抬腿便扫向Rider的下盘,Rider的刀刃在Archer刀上一施力,整个人以刀刃接触点为中心翻向空中,划出一道圆弧,然后一个旋身便踢向Archer后心窝。Archer迅速转身,只来得及以刀侧抵挡,被对方的力量冲击得承受重量的后脚将地面踏碎、深陷其中。骑兵翻身落地,Archer立刻冲上前去,两人就在不断迸溅的火星之中拼杀。


“我说,那个Alter弓兵确实很烦,但也没有左右战局的力量。为什么要、”Archer蓄力向骑兵斩下,“冒着、”两手一翻,格挡骑兵的攻击,“被本王斩杀的危险——”


骑兵危险地眯起冰冷的金瞳,吐出阴沉的音节。


“……不敬”


“哈?”


但骑兵似乎不打算多说,只是继续冷着一张脸攻了过来。让Archer大吃一惊的是,骑兵的力道似乎微妙的加重了,不,就是加重了,这种舍弃谨慎换取力量的方式,尽管不能从骑兵的脸上看出端倪,但毫无疑问是属于人类的、类似于“愤怒”的情感。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多少还残留着一点残渣啊!”Archer发自内心地,感到兴圌奋。这才是战斗,不是打猎异形,不是惩治野兽,这才是——


“——真正的、战斗!”


伴着Archer响彻的兴奋喊声,天边再次涌起箭矢的黑云。果然是时限,Archer眯起眼审视着再次得到不死之身的骑兵,然后——


“找到了。‘弓矢制成’,本王已经熟悉这个魔力——”


Archer由衷地,露出了兴奋到扭曲的笑容。


“那只蚊子到底有没有同受本王一分敬意的资格,就让本王亲手评断吧。”




 


——逮住了。


浑身浴血的Archer站在楼顶,看着对面的Alter弓兵。虽然能逮住也是那家伙不再移动的原因,但,逮住了。


骑兵的不死之身是有缺陷的。伤口愈合的时候,会消耗大量魔力和时间,行动变得迟钝,精神变得困倦,越致命的伤口恢复得就越慢。但Archer的不死性,却是“不会丢失性命”,也就是说,即使要背负疼痛,致命伤也和普通伤口一样,只需要挂着彩等待“愈合”即可。而疼痛,可早就是英灵的家常便饭了。


这不死性,从根本上就是有差距的。Archer并非在白刃战上更胜一筹,不过,意外发现——这个Alter的人格意外的单纯,太好激怒了。


高手对决,只要一个失误,一片羽毛,就能让整个天平轰然失衡。


而、那片羽毛,则正是——


眼前看着被大卸八块的骑兵,真正地露出了近似于愤怒表情的,Alter的Archer。


“你是在为同伴愤怒呢,还是为本王的话愤怒呢?不拉开距离的话,对你可是死局哦?”


尽管说着这样的话,Archer脸上却没有嘲讽之色。这两个Alter的确有人格的残留,被那种东西侵蚀了八年还能保留一些残渣,算是值得投以敬意的所在。


——虽然那东西大抵影响不了本王就是了。


“真是卑劣。”Alter的弓兵说道,声音冷淡而没有起伏,“英雄王就是凭借这样卑劣的手段击退敌人的吗。”


“唯独不想被屠城的畜生这么说啊。”Archer说。他的心里也有一丝不适——如果能堂堂正正地与正体作战,他定会提前七天好好准备那终结一切的洪水之宝具,以表敬意。但那不适是对骑兵正体的敬意导致,他对Alter依然没有任何好感,“我们还是快点吧,等那家伙恢复完了,就又要开始无聊的躲猫猫了。本王可不打算奉陪。”


“不——。”


Alter的弓兵拉开了弓。


Archer看到了,不同于一般箭矢的光芒。一瞬间,危险的预感让他本能地感到一阵恶寒。


“无法推进。已经、没有意义了。”


Alter这样说道。


“谁会等你用出来啊——!”


Archer在后退的同时,挥手招出最大量的王律键,对准了弓兵。无数的宝剑箭矢一般飞驰而去,银亮的剑刃就像Alter的弓兵的箭雨一般覆盖了天穹。烟尘散去,看到其中的景象时,Archer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Alter的骑兵挡在那里。以刚刚恢复完成、腿都有些虚浮的姿态赶到Alter的弓兵身前,用不再拥有不死性的身躯做了盾牌。那具被鲜血染红、灵核破碎、被无数武器贯穿的残破尸体,已然死气沉沉地靠在弓兵身上,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那是,什么”


Archer怔愣地,看着滑过Alter弓兵脸颊的一点亮光。


“诶”


似乎弓兵本人也感到震惊地,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他手中弓箭的光芒越来越盛,却没能吞没他脸上越来越汹涌的泪的反光。他的肩膀微微颤抖起来,骑兵的尸体就从他的肩头滑落,从破碎的楼顶掉落下去,在空中化为灵子消逝了。


“——”


“——————”


Archer听到了弓兵宝具的真名。然后,紧接着,他听到Alter的弓兵在破碎之前,一句,声线完全和方才不同的——


“Ozymandias……”








 


 


 


 


 


——

再度睁开眼睛的Archer,赤圌裸着身体,仰天倒在废墟之上。


只差一点。“完全消去肉圌身”,这是能突破不死性杀死他条件的其中一条,只差一点。


那个宝具的射程,根本不是他的移速所能躲过的。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尽量用王律键和双刀,还有移动让自己身体的零件多一些残留。


流星的闪光。那个弓兵的宝具真名,是“Stella”——


然后,


“Ozymandias”。


Archer知道,那是骑兵的真名。


“最后一刻,恢复了自己的人格吗。……值得本王奉上敬意。”


Archer站起来,看向方才的楼。


两名Alter都已经消失无踪。



END.



(呜呜呜被he xie太多次了不得不打很多补丁x 我爱Alter组,Alter是好文明qwqqqqq)


评论(69)
热度(129)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