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シュオジ】睡前吃点甜食不是理所应当的么(1)


1)Pocky Game(只剩层窗户纸的fgo)


最近,埃及的法老王似乎喜欢上了pocky饼干。


只要在迦勒底随便走走,任何人都有机会拐角撞见法老王——穿着很酷的现代便服叼着各种颜色的pocky根本没有实装也没有礼装的那一款。幸运值再高一点,就很可能看到法老王随心所欲地陷在沙发里,像兔子嗑萝卜或者松鼠嗑坚果一样咔咔咔地嗑pocky。


刚开始,全底还都在啧啧称奇,日子一天天下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咕哒子一天到晚各种偷拍,对比各款照片后,大家一致认为巧克力味的pocky由法老王叼起来最搭,并纷纷开始考虑向法老王进贡巧克力pocky的可行性。


最后,在法老王一天一个口味地试完了市面上所有的pocky之后,众英灵纷纷开始打赌法老王明天会叼什么口味。


亚瑟说:我不知道奥兹曼迪亚斯王会选择什么口味,但我知道大家会吃到什么口味。


咕哒子问:嗯,什么口味,顺便你怎么知道?


亚瑟:别问我,Master,我刚刚真的没有把pocky的用法告诉给奥兹曼迪亚斯王,真的。


(上面有病,划掉划掉)


“咬住饼干棒的顶端”——如果做出这个动作,两人的距离就太近了。


所以,面对法老王明目张胆的邀请,Arash直接当机在了原地。


“嗯么啦(怎么了)?忾眼啊(快点啊)”


Ozymandias不耐烦地动了动嘴唇,晃了晃嘴里的pocky。Arash红着一张脸,低头看向他——太近了,微微颤抖的眼睫毛、瞳仁里的纹路和碎光、皮肤和嘴唇——太近了!


“法老兄,这样真的好吗?”


Arash稍微凑近了一点,轻声问道。


Ozymandias眯起眼看了一眼满脸认真的波斯大英雄,突然一笑,利索地偏头将pocky吐在桌子上。


“诶”


Arash瞪大了眼睛。但,并不是惊讶Ozymandias吐掉pocky的举动,而是因为看到了——


神王微微起身,手指插入Arash后脑的黑发,直接吻了上来。


——啊,是巧克力。


在被Ozymandias按倒在地之前,Arash脑海里只来得及最后闪过这一个词,就陷入了一片空白。




2)同居三十题(意外重逢那个人类御主勇者和英灵拉二的梗)



1相拥入眠


当看到在自己的床上随便地侧躺着、睡得正酣的从者时,Arash的内心是崩溃的。


神啊,你真的不打算灵体化吗!


……而且这是单人床啊。


注视英灵柔和的睡脸良久,Arash终于无可奈何地轻声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为他盖上被子。然后,他保持着这个距离,看向英灵的脸。


很疲惫的样子。而且,睡得不算安稳,呼吸有些急促,睫毛时不时地微颤。


果然是消耗太大了吗。


这样想着,Arash紧抿起嘴唇,心底又涌起一种强烈的自责。


但是,必须叫醒他。实体化更加耗费魔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实体化一晚上。


“勇者。”


法老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然后是一条褐色的手臂。Arash还没反应过来就被Ozymandias拽跌在床上,一脸状况外地被其抱住。


“……你醒着吗,Rider?”半晌,Arash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声。然而,他刚要提及灵体化的事,就发现自己的英灵已经舒服地把下巴搁在自己头顶,又沉入了深眠。


果然是很累啊。这样想着,Arash满怀歉意地轻轻伸手,将法老的发丝别到耳后。如果对他来说睡眠更好的话,那实体化再耗费魔力也要维持。就在Arash想着“啊,就这样吧”准备睡下的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苦笑起来。


“我还穿着外衣啊,Rider……”



 

 

2一同外出购物


“洋葱、甘蓝、西红柿、小番茄……”


Arash把蔬菜一一装进口袋,Ozymandias趴上购物车的把手,懒洋洋地盯着Arash看。


“黑胡椒、豆蔻、香叶、肉桂、牛至……”


Arash把香料一一包好,Ozymandias一手撑着购物车,以一种谜之妖娆的姿势随意站着,打了个哈欠。


“当然,还有整鸡。”


Arash露出爽朗的笑容,顺便和柜台的服务员随意聊了会儿天,Ozymandias在Arash背后以王中王の威严怒瞪服务员一眼,吓得她哆嗦得差点把鸡掉在地上。


“勇者买这些是要做什么?”走向收银台的时候,Ozymandias问。


“烤鸡饭。现在去埃及的话,这也算是一定要吃的美食了。”Arash推着满满的购物车,冲Ozymandias露出了一个杀伤力EX的灿烂笑容,“哎,虽说之前也没做过,但我对这方面还是蛮有信心的。”


Ozymandias愣了一下,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往事,突然笑出了声。


“哈哈哈,勇者大可放开来做。汝之厨艺,余将授以完全的信任。”神王说,然后突然凑近Arash,以近乎气音的低声吹进少年红透的耳朵——


“余的,Master哟。”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惰弱!”


这是Ozymandias的唯一一句评价,也不知道是在说主角还是那些未能把打扰法老安宁的盗贼麻溜杀光的木乃伊的。英灵斜靠着沙发,半揽着自己的御主,一脸不爽地看着眼前的影片。


“哎,果然法老小哥不会怕的啊。”Arash苦笑着叹口气,“要不要换台?”


Ozymandias一甩手:“换!”


Arash老老实实地换了台。Ozymandias根本没在看他在换什么,他只是郁闷地看着十六岁的小孩儿,第一次对这和勇者如出一辙的镇定感到遗憾。


果然,还得更小的年纪才会撒娇吗。


Ozymandias有些郁闷地想。





4一方的起床气


被抚上脸颊的瞬间,Arash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含混不清地求情:“一分钟……”


“一秒也不行!”Ozymandias态度强硬。


Arash于是慢吞吞地从被窝里钻出来,看样子完全没醒。他有点目光呆滞地看看窗外,黑的。然后,又呆呆地看向Ozymandias。


Ozymandias想说话,但是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这个迷迷糊糊地裸露大半个青涩的少年身躯出来的Arash身上了。Arash困倦的眼睛盯着Ozymandias看了半天,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大概是想着要微笑一下,却不知道自己笑的幅度吧),然后便以困得摇摇晃晃的姿态起身下床,只穿着一条内裤走向了洗漱间。


法老王眨眨眼睛,一时间忘了自己本来要干嘛了。不过,算了,不管什么都没有这个优先级高。


轻易说服了自己,Ozymandias大步走进洗漱间,然后啪地一声甩上了门。



5做饭


Arash在做饭。


有厚实茧子的手稳稳地拿着道具,唰唰唰地给土豆削皮。然后,哒哒哒,土豆就变成了小块。


“哦。”


Ozymandias发出赞许的声音,Arash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西红柿切块。黄牛肉切片。草菇切片。Arash熟练的刀工和神情,让Ozymandias对他“基本从小就是一个人啦,已经习惯了”这样轻描淡写的叙述有了些许实感。


锅已经热起来,油香四溢。Arash把姜片倒下去,滋滋的声响不绝于耳。热气和油星从视觉上就自带香气。倒入清水,然后把土豆和草菇倾进去,Arash调了中火,盖上了锅盖。


“十分钟之后把西红柿、牛肉和葱倒进去,然后调味就好啦。”Arash笑着说,在水池里简单冲洗了一下双手。Ozymandias倚靠着门边,逆着光,稍微地眯起金色的眼睛。


“……多少年?”


“什么?”


Arash有点困惑地看向Ozymandias。


“余问你,一个人活了多少年。”Ozymandias的声音完全沉了下来。


“啊,这个,大概是九岁的时候开始?”Arash挠挠头笑了,“嘛,钱的话还是有别人帮忙的,但这些事我自己做也完全没关系,还是不要麻烦别人比较好。”


“‘……’”


Ozymandias沉下目光,喃喃地念了什么。看长短,可能是一句诗。然后,法老王再度抬眼,那双璀璨的金瞳如同太阳初升:


“像你这样的英雄,也只有余能与你并肩了罢。勇者啊,从今往后,汝就站在余,Ozymandias的身边吧!”


Arash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堪比太阳的笑容。


“好啊。”


他这么说。




TBC.

评论(34)
热度(171)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