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シュオジ】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ビャクヤ 太太的《失った微光》衍生

*非常抱歉没有要授权就随手打出来这玩意儿了,太太那篇的好吃无可超越,随手脑洞以表敬意,希望还符合这个调调!

*有私设,私设

*本篇中间的“爱歌”比起爱歌本人,更像是以爱歌为妈妈的黑泥做出来的事儿hhhh但无论怎么看都行啦



“诶——果然,Rider好厉害啊。”


少女像是真的感到惊讶一样,微微地张大了眼睛。映入那双清澈到可怕的蓝色眼瞳的,是在黑泥中被侵蚀着的埃及法老王的身影。唯我独尊、狂妄而又强烈的自我意识维持着法老王此刻的肉/身和盛怒,但疼痛和疲惫——那见鬼的、蚀世女神像幼童玩弄蚂蚁一样,用无辜的表情做出的折磨,已经在这时间漫长而黏稠的黑暗里将他的神经逼上了紧绷的最后一条弦。


“还能说话吗?”


沙条爱歌以关心的语气问道。


“——”


Ozymandias冰冷的视线扫过爱歌,一言不发。


“你还有力气,真好呢!”爱歌开心地笑着,直起身,张开双臂,旋转的蓝色裙裾泛出幽灵一般的亮色,“呐,Rider,我带了礼物给你哦。只要收下礼物,你就会和我做朋友的吧?和我一起,等待我的王子殿下归来!”


“哼……”Ozymandias发出冷淡而沙哑的声音,“那么,汝要向余进贡何物?”


“嗯,大概就是——”爱歌微微地一歪头,笑容甜美,“朋友,吧。”


随着她清亮的声音,一道漆黑的身影默不作声地从黑暗中踏出,站到了爱歌身边。


“——!”


Ozymandias瞪大了眼睛。


那张脸,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西亚的英雄,救国的勇士,为终结战争而献身的弓兵,无论是生前还是身为英灵,都为他所尊敬的,有着高洁灵魂的勇者。


“汝、竟敢——”


竟敢如此轻易地——!


就在愤怒得发抖的瞬间,捕捉到了异样。Ozymandias露出了震愕的神色,金瞳一转落在微笑着的少女身上。


“啊,果然Rider很厉害。”少女开心地拍了拍手,“没有错哦,因为Archer实在是人太好了,只能把他的灵基毁掉了。怎么样,很精致吧?这个。”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在本王身上白费力气?”Ozymandias从盛怒中松弛下来,露出嘲讽的笑容,这样发问。


“因为宝具还是很重要的,保留下来会比较好。”爱歌如是回答。


“呵,那你就尽管——”


Ozymandias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睛骤然瞪大。那道黑色的身影几乎瞬间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以几乎钳碎他颈椎的力道紧掐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砸在脚下的黑泥之中。被强行压缩在不到一秒内的疼痛和反胃猛然爆发,Ozymandias发出一声痛苦的呛咳,但还不等疲惫到了极点的大脑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应,腹部就遭到了一记重拳。吐出鲜血的同时,双手被强行按在头顶,一支魔力凝成的漆黑箭矢将法老王钉在了地上。


“——”


Ozymandias在令人发疯的剧痛中勉强地睁大眼睛,在一片恍惚的视线里捕捉到了Alter冷漠的金色瞳仁。


“其实,”少女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我也是刚刚才知道,Archer原来这么喜欢你呢。他也有私人的欲望什么的,真的好意外啊。”


神王痛苦地转动眼珠,看向方才少女所在的方向。


“但是,现在的Archer已经不喜欢你啦。”少女叹着气的声音,很远很远地传了过来,模糊得像是被笼罩在一片雾气当中,完全无法辨认。


不过Ozymandias也已经没有在听了。





发生了,什么——

 

 

 



少女以轻盈的步子,来到法老的身边。


“啊,真可惜……”少女说,“但也早就猜到了。Rider很厉害,真心的哦。”


她的指尖落在Ozymandias的灵核。


突然间,已经像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的Ozymandias猛地挺身而起,掐着少女的脖子将她按进黑泥。Ozymandias痛苦地喘息着,抬起右手,无神的金瞳里仅剩的,是坚决的反抗。


“——果然好厉害。宝具,真的好可惜啊。”


少女只是平静地,发出了感叹。


一切,陷入黑泥之中。



END.


评论(4)
热度(120)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