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tale】是谁杀了知更鸟

*摇梗“是谁杀了知更鸟”“反/抗命运”“并肩作战”。并肩作战被我吃了

*写得非常没有cp感

*模仿原童谣格式写作

*押韵失败

*Player和Frisk区别对待注意(超不明显……)

*Disbelief注意(其实我流帕审判依然是道德审判……still believe in you)

*其实这整一个儿我满意的只有两个段落加一句话,分别属于sans,undyne和pap天使。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你说,

步入漫天的像素的大雾,音乐仿佛低沉的嘤呜,世界是四方的明亮窗口,没有敞开的怀抱,只有沉默的选项。

是我,你说,

用我一贯的狂妄,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骷髅说。

长年的大雾散去,风声鼓动如嘤呜。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灰?

是我,风说,

他要和我一起走,这世界上他爱得太多。我带他拉住他兄弟的手骨,他的兄弟没有微笑;我带他漫步他居住的小镇,他的小镇没有微笑;我带他回到他和他兄弟的家,他的家没有微笑。我想带他看看别人,可是,这里早已空无一人。

是我,风说,

用我为这世界的哀哭,

我取走他的灰。 


谁替他上厨艺课?

是我,长矛说,

你知道她的暴力厨房!在阴暗的瀑布旁,在吱呀的吊桥上,将要四溅的不再是番茄,而是货真价实的鲜血。她将用我还生者安全,给逝者安息;她将诅咒那温暖的回响,将我直指罪人的心脏。

是我,长矛说,

用她的决心和生命,

我替他上这堂厨艺课。


谁来宣读判词?

是我。骷髅说。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将与他重逢。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你说,

步入漫天的像素的大雪,音乐仿佛低沉的嘤呜,世界是四方的明亮窗口,没有沉默的选项,只有无言的反抗。

是我,你说,

用我一贯的狂妄,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骷髅说。

我不明白……

……我看到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灰?

是我,风说,

他要和我一起走,在他的兄弟看到之前。我带他拥抱他的兄弟,但仍止不住那心碎的哭泣;我带他为背誓致歉,但门背后的灰尘变得更加悲伤;我带他穿过空无一人的小镇,他静静地看着,从我的指间雪一样地落下。

是我,风说,

用我为这世界的长叹,

我取走他的灰。


谁替他站岗哨?

是我,静寂说,

也许他的岗哨,不比我站得更好!他的兄弟不会把我喊醒,还会陪我一起,好久好久;英雄走过这里,将她的长矛插在地上。雪落声,水声,岩浆的声响,我看到一个孩子走过每一处岗哨。

是我,静寂说,

用死寂,

我替他站岗哨。


谁来宣读判词?

是我!骷髅说,

我依然相信你,所以,拜托了,

请做对的事吧。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你说。

是我。


启事

通告所有关系人,

这则启事通知,

下一次的审判长廊,

还将审判一个孩子。


END.




有的时候真的心疼Frisk,怎么说呢……

我甚至会觉得,如果理解为sans知道player的存在的话,那么轻易不动手杀Frisk除了誓言之外就还有一个理由:他知道他永远审判不到真正的凶手,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用一个无辜孩子的血/肉/涂/地来扫扫真凶的兴,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让真凶感到无聊,然后住手,还他们一个安宁。

啊……胃疼


不知为何敏感词xxx


2017-10-06   undertale .  sans .  papyrus .  undyne . 
评论(5)
热度(58)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