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l】With This World(一)

*关于fell世界的完全不合理的妄想。

*节奏稀烂。

*有对幼fell!sans的性格捏造。

*有大-量-私设。

*有原创角色。

*纯粹瞎写。

*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papysans成分,但至少目前paps还没出生。

*稀烂的英文,为了Wingdings硬着头皮写上去的。

*等等,并不能显示wingdings字体……?那我刚才发图片干啥;(

*……应该没人看吧?

*Welcome to MY UNDERFELL



*

 

    故事最远可以追溯到人类坠落前三十五年。那时地上的战争刚刚告终不到十年,灰尘的浓雾和迷路的亡灵依然昼夜在伊伯特山上徘徊,陌生而危险的地下依然挤满了原生植物巨大骇人的青绿色经络,到处都弥漫着悲恸与死亡的瘴气。在漫长得没有尽头的混乱与饥饿里,惊魂未定的幸存者们带着被巨大的恐惧、悲愤、痛苦和思念撑裂的灵魂如重伤的野兽般拼死苟活着,唯一被所有人奉为圭臬的法则就是暴力。

 

    就是在这样的世界里,Sans第一次睁开了眼睛。他的灵魂和怪物最远古的祖先们一样,都是魔网偶然地将多余的魔力遗落的结果。Sans的身体是一具被蓝色回音花层层覆盖的久远人类遗骨,它原本属于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如今这些花还在零碎地呓语他死前意义不明的气音,在Sans因魔力流转而逐渐有了感觉的身体里滋生着新鲜的疼痛。Sans凭本能将它们一一拔掉,失去生命的蓝色花朵刚一脱离潮湿的土壤,就在Sans的手里梦呓着消散殆尽。做完这项工作,Sans见到了他生命中出现的第一只怪物。

 

    “汪!”怪物说。

 

    “……汪?”Sans歪着头,学着怪物的模样。

 

    小狗摇着尾巴靠近Sans,麻秆一样的细瘦小腿就像逆流划桨一样费劲地倒腾。Sans充满好奇地盯着这个神奇的活物,任由它扑倒自己到处乱舔。几个月后Sans会知道这种感觉叫做痒,这种感觉将和他接受到的第一场教育一起深深刻在他的骨髓里。与生俱来的灾难预感让Sans在被拧断颈椎之前抬起了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过神来时他的尺骨和桡骨已经被整根折断,死死咬在怪物的交错的利齿之间,即便凭空拔起的骨丛已经将它穿肠破肚挂在半空,也没能使它松半点口。Sans惊魂甫定地看着怪物的灵魂破碎化成一搓灰尘,随即感到自己的灵魂一阵动荡,手臂在令人牙酸的吱嘎声响里缓慢地再生,如同两把从肱骨穿刺出来的惨白弯刀。

 

    此后Sans一直在无边无际的回音花丛里漫无目的地游荡,倾听所有从远古流传到今天的声音。他不愿接近任何生命,一旦听到从远处海浪般层层传来的窸窣,就如同受惊的野鹿躲藏进荧蓝的花海深处。然而很快饥饿来了。一开始,Sans试过用回音花充饥,但那些花瓣无一例外从他的肋腔中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呢喃着Sans撕下花瓣的声响直至消散。原生的苔藓和水草嘲弄地从Sans的骨骼间落下,覆满他的骨盆。在花海中徘徊的亡灵们告诉Sans,没有经过怪物魔法的培育,这里的原生植物永远也不能化为怪物的能量,若是想活命就只能和其他怪物打交道。Sans听不懂亡灵的语言,但求生的本能向他发出了同样的指示,他于是蹒跚地向花海的边缘走去。亡灵紧跟着他,担惊受怕地张望着四周。

 

    Sans在暴雪中见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怪物。“汪?”Sans试图交流。那怪物瞪大眼睛打量着这个赤身露体、眼里满是野物的警惕和惊慌的怪物,一时拿不准这是免费EXP还是陷阱。如果怪物的文化没有被漫长的战争和混乱破坏殆尽,这个怪物小孩本应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将眼前的“魔网的孩子”领回自己家,从此多一个兄弟。但现在他唯一能看清的就是这个智力好像有问题的怪物竟然已经LV2。

 

    “喂,痴呆,你想干嘛?”怪物不敢贸然出手,只没好气地问。

 

    Sans立刻分辨出眼前的怪物说的话和花海的亡灵是同一种。他重复了眼前怪物每一个发音:“喂,痴呆,你想干嘛?”

 

    “操,你他妈故意的吗!”那怪物气得几乎就要打他,只是对这世界根深蒂固的恐惧和警惕使他不敢妄动。

 

    Sans感到交流无效,于是改为重复亡灵说过的话:“会用魔法培育植物的人都在据点,如果一直留在这儿的话你会死的。”

 

    怪物啐了一口:“老子才不会死!……等等,你这婊子养的不是会好好说话吗?”

 

    Sans说:“等等,你这婊子养的不是会好好说话吗?”

 

    怪物气得笑了起来:“操你妈逼。”

 

    他们打了起来。在遮天覆地的暴雪里,两个低LV的怪物之间展开了一场异常笨拙的厮杀,看起来滑稽而狼狈,连冷酷的死神都不愿浪费时间在一旁守候。打到一半怪物孩子停下了,Sans也镜子似的停下来。那怪物捂着脸长出了一口气,恼火地扯下自己的外套丢在Sans脸上,说:“你他妈的能不能挡一挡?”

 

    就这样,Sans学会了穿衣服。怪物孩子把他领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团伙里,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痴呆立刻成了最受欢迎的玩具。他们很快就发掘出Sans的各种用法:除了取笑,还可以跑腿、试险、干活和战斗。Sans也很快就明白这些是他在团体里安身的筹码,不加半点拒绝,唯一被绝对禁止的就是接近他。一旦靠近,骨刺就会带着死亡的寒风拔地而起,冷冷地环护在Sans身周。

 

    “跟个刺猬似的。”一个怪物抱怨。“是毛栗子。”最初的怪物孩子插嘴说。

 

    Sans于是在这群小混混里成长起来。他学会了各式各样不堪入耳的脏话,学会偷抢,学会打架,和他们聚在一起讲粗俗的笑话,然后一起哄然大笑。弱小的孩子不断死掉,又不断有新的孩子进来。在寒冷与饥饿中,他们在被狂风摇撼着的破屋里传着一小杯浑浊的米酒,一人抿一口,就像在神仙宴席上一般疯狂。大家都这么活着,在生与死之间仿佛亲热得血脉相连,只有Sans依然严守不容接近的底线。前一秒的他还在捧腹大笑,后一秒就会因为别人的接近而目露凶光。另外,让所有怪物不解的是,Sans拒绝杀戮。他的战斗技巧已经惊人地精进,可他的LOVE却依然停留在当年的2,一点也不曾变化。最初那个怪物孩子,如今唯一被允许待在Sans身边一米以内的怪物也曾经大惑不解地问过他理由。Sans只是露出厌恶的神情,看向自己的手臂。

 

    “it hurts. ”他说。

 

    在他们不断重复如同一天的漫长日子里,地下世界悄悄发生着变动。一个人类孩子坠落,一对怪物夫妇收留了孩子,然后一切归于沉寂。接着怪物们的王诞生了。他手握巨大的赤红三叉戟,踩着一条灰尘之路登上王座,传说他身材高大面目凶狠,天生一双血红冷酷的眼睛。在他的带领下,怪物们抛弃了已成废墟的据点,日夜劳作开辟了雪镇。废墟的大门被永远紧锁,很快怪物们就会将之遗忘。

 

    Sans所在的小团伙惊慌又兴奋地窥探着这一切,去看过度辛劳的怪物们粗喘着建起一栋栋崭新的房子,瞻仰王威严的仪容。Sans对这一切都兴趣缺缺,一个多月过去他甚至还不清楚国王长什么样子。唯一真正吸引住Sans的,是个怪物们一起来到雪镇的书。那是怪物们仅剩的一点书本,有关天文、物理、植物、法律和文字。Sans怀着巨大的兴趣偷偷阅读它们,以他天生的惊人记忆迅速识了字,常常为了补全破损书页里半截的证明茶饭不思,昼夜难安。他为此不惜豁出命来。最出神的一次,Sans就像亡灵一样在狂躁的风雪中来回踱步,脚下的雪地几乎被踩成冰层。等到他的伙伴们找到他,Sans已经在冰层上来回走了一天一夜,身上的骨骼一如冰柱,嘴里仍在一刻不停地嘟哝着难解的话语。

 

    这样一来,最初的怪物小孩就彻底明白了Sans不属于他们。在用破旧的热毛巾替Sans擦拭结冰的胫骨时,他一反常态地沉默而专注。这份沉默将Sans带出了公式和数字的迷宫,他用赤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唯一的朋友。

 

    “这么盯着我干嘛?”小怪物头也不抬地嘟哝,“别他妈指望我会说什么酸掉牙的话。”

 

    Sans转过头,咬着指尖。半天他说:“谢谢。”

 

    “……操……”瞬间塌下脊梁,小怪物挤出一声无力的咒骂。又是半天的沉默。很久很久,小怪物说:“我知道有个叫W.D.Gaster的家伙。别他妈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总之,那家伙说不准是跟你一样的怪胎。明天一早就滚蛋吧,永远别他妈让我再见到你。”

 

    Sans这次看着他,笑起来,认真地说:“谢谢。”

 

    这是这七年来Sans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在他三十五年的生命里这样的笑容寥若晨星。几乎被这个笑容震住,小怪物第一次意识到这世界上存在着比暴力远远强大的力量,这力量能够超越一切包括死亡。于是他也第一次露出笑容,笑着笑着就忍不住扑簌簌地掉下泪来。

 

    “我们是朋友。”哽咽中,他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当然。”Sans说。

 

    第二天凌晨Sans独自离开,他的朋友没有为他送行,只有几大块甜面包悄悄地藏在Sans单薄包裹的底层。他从第一次见到小怪物的地方一路找到废墟的大门前,又从废墟的门前找了回来。一周的跋涉后,Sans在自己生活了七年的尚未开发的雪原见到了一袭黑衣、高大修长的怪人,身边巨大可怖的龙头骨口中徐徐冒出浓雾,而他在纷纷扬扬的灰尘中向Sans回过头。








TBC.




*糟糕的排版……

*文风练习没错了(。

*我可以打UT tag吗……?

2017-10-15   underfell .  undertale .  sans .  gaster . 
评论(13)
热度(75)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