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偷给面爹的《崩解》读后感

 @面皮鬼 



0-“关于个人生死观的一大篇子废话,完全可以跳过!!!”


阅读的时候,我总有一个怪癖:我特别喜欢用一些颜色或者画面来代表我对这篇文的印象,就像《人间失格》于我是漆黑至漆黑至最下有一小撮剩最后一点红热的灰烬,《洛丽塔》于我是夜里沼泽中一簇闪闪发亮的罂粟,或者一簇鲜红的火焰——原谅我选用这两本来举例——当我读《崩解》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可避免地,充满了那种……暗绿色,暗灰色,暗红色


的死亡。


这不仅是那个僵尸片的功劳。我摆脱不掉死去麻雀覆盖着黑压压的蚂蚁、沾满沙土的遗骸,摆脱不掉被碾出内脏的老鼠(上帝保佑,我还亲眼见过这场面),摆脱不掉碎冰上银盘一样的鱼眼睛(我为这尸体的印象从小对整个的食物,常见的——海鲜,甚至虾米——食不下咽),摆脱不掉那些描写独到精致、却又因此逼真而恐怖的……尸体。


当然了,我也看不得僵尸片。生命中唯一一次看恐怖片的经历,最终结果是我到此十六年沾枕头就着的人生中唯一一次前半夜吓醒三次后半夜目不交睫。我一直搞不懂僵尸片算什么乐趣,今天看到帕在纠结的,“把生和死的界限搅得如此乱七八糟的乐趣到底在哪儿呢?”的疑问的时候,真的忍不住从心底里涌出一股热流。


我从心底里恐惧死亡。但实话说,童话一般的死亡,化为灰、化为泡沫、化为光和灵子,我不仅不怕,还很向往(“要是现在就能那么轻飘飘地消散掉就好了”)。所以我恐惧的并不是“消失”这一死亡的含义。我恐惧的除了疼痛,就是“遗体”,最恐惧的就是这个“遗”字,说白了,我恐惧——


“我身后的世界”。


我经历过一次……挺荒谬的“祭祀”死去的家人。家人带着我去为他烧纸钱。冲天的烟,黑乎乎的,呛人。到处都是旋风一样的,锃亮的大群绿豆蝇。地上极脏。旁边都是墓碑。我们左前方有一家人正把苹果、香蕉和香烛摆到台子上。我脚的右前方有一个被苍蝇盖满,烂了一半的苹果。我家死者墓碑这排最右,工人推着肮脏的推车,带着肮脏的手套,麻木地用肮脏的铲子把台子上烂得一塌糊涂的苹果、香蕉和烧没的蜡烛一起扫进车里。


……然而就算这么讽刺可笑的场面都算是好的。好歹他是在骨灰盒里躺着。我简直难以想象如果不火化的话——


啊。


我其实只是觉得可悲和不甘而已。


人要用一生来相信和证明自己是“东西”以外的什么,自负地昂起头来忘掉真相,活着,追求着。


然而只需要几天,人就是个东西的现实就赤裸裸了。


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相信,所以要继续把已经变成东西的人看做“东西”以外的什么。


然而紧紧几座墓碑之隔,这不断重复的轮回的下一步就赤裸裸了。


………………


我知道我这么看待(尤其是亲人的)生死非常的偏激和冷淡,也许这只是活人表达对死人的感激和思念呢……?但不知为何,这么一想我就更悲哀了。死了的人永远就是东西,一块砖啊,哪里需要哪里搬……哈哈(。


所以我大概只是一个懦夫,恐惧着自己所信仰所仰仗为生的东西崩解的,一个懦夫。所以我才隐隐向往着“美”的“消失”,意犹未尽,仿佛随灵魂而逝,仿佛我就是“灵魂”,可以完全完全主宰自己到最后一刻,潇洒又干净,而恐惧着那种可怕而肮脏的“死亡”,“我”被交由他人他物,无力地辗转,被过分践踏或被过分仰慕……


但仅管如此我也觉得死亡是件很美的事。也许我会请求子女在我死后立马把我烧成灰,收拾收拾装一塑料袋撒到我喜欢的东西上去(什么)。


顺便一提,我喜欢罕有人迹的地方。希望找个不是旅游胜地风景很原始饱含自然美的地方让我的灰当肥。





1-“好终于到正式的文评了——!那么首先福”


Frisk。


这篇的Frisk。


对他而言,死亡早就是一个非常非常轻的东西了吧。虽然怪物的死到底和地上生物的死有所不同,但那也是“死”,具有完全的死的本质,而人类最优秀也是最肮脏的机制,就是——


“习惯”。


福那一段心理描写。他的心理其实已经不是一个“孩子”,或者说,“普通人”的心理了。地下的经历事实上已经改变了他,但这也不能……怪他。该怎么说,正常而言,是没有一个人能在体验过那种“境况”的情况下保持本心的。


那都是些什么经历——


“被杀”。(自己的血。疼痛。冷。虚无感。恐惧。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习惯了)


“杀”。(别人/敌人/朋友的灰。有点不舒服/爽,然后空虚/自责,然后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习惯了)


“权力”。(最大的权力。完全脱离法律、道德和责任,也根本不涉及既得利益——他不是这个社会的一员,他即使用最残忍的手段种族屠杀,也能会人类圈子风生水起。啊,这个会习惯但永远不会觉得无聊呢)


“力量”。(最大的力量。决心——诶嘿,这个也是=)


最终这个人格事实上的确已经是扭曲的了。斯坦福监狱。环境改变人。人的基因里的暴力因子。原始的快感,一切枷锁解开,一切权利赋予,充分释放。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杉那句“唯独这点还挺像个小孩的”……糖啊。


福已经不能说是“小孩”了。他是一个经历过奥斯维辛的纳粹军官,一个经年的猎人,一个——


无法概括的人。


我极端极端恐惧这样的Frisk,因为这样的人已经不能指望他反应过来什么了。且不说他的神经已经麻木,他的自我保护机制更是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意识到自己变成了什么,不然就只有自毁一途……。


从骨子里往外的,发寒。




2-“最难写也最想写的部分来了”


骨兄弟。


我实在是没有充足的词库来形容面爹对杉和帕的把握和塑造,只能喊一句我爱面爹一辈子(。总之放过我吧让我来聊聊自己还能挤出几个词的话题(咳咳咳咳




我对杉记忆最深的地方就是那个“死亡的轻重由感情亲疏决定”。而这个地方要和帕对比来看才有趣,“灵魂的大小都差不多”。


偏爱和博爱。


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


这里杉对生死的看法其实算比较正常人了,反而并没有特别明显的他“理性化”到超人的那种特质的体现——对,我就是说包括他对雪人的“不在乎”也是正常人对生死的态度,虽然那句话挺震撼,是一根肉里的刺,心里的冰碴——对杉来说死亡也已经是一个,平均值很“轻”的东西了。这一点到真的很理性,轻重泾渭分明。顺便他的理性在和帕畅谈哲学命题(什么)的过程中体现得特别好——那种融入生活、融入血髓的分析和审视的状态,吸爆(。还有他感情的动荡——那句在他脑袋里撞出回响的话——


一辈子说不出来吧,闷骚老杉(。


言归正传。在这个问题上,这个故事里,帕是主角。


我最开始的措辞是,“为什么说博爱是理想主义?因为人的爱是有限的——”想一想汉语里“人”可以指代的范围,只好把这话删去。帕这个角色真的太厉害了。我从来不喜欢这种性格和类型的角色,但他这个角色真的做到了一种极致、一种纯粹,就像杉在酒馆里说的,就算你觉得uncool也得承认他很努力——就算我最开始对这个角色不是很有兴趣甚至觉得有点尬,也对他抱有绝对的敬意(手残,三次不杀)。


然后越来越喜欢这个角色。大概是因为现实里压人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这种人形自走童话真想抱过来当暖炉啊(什么)。


言归正传。这里的帕,说他自大,我的理解就是这种,“博爱”特质吧。而且那种帕式重点错和神奇脑回路,为所有非魔法生物打造的墓碑——我的老天,这太浪漫了。这想法真的让我的心为之震了一下,就像杉的空腔里——但我的震法不太一样,我是激动的。太浪漫了。如果将来我能做到,我要替帕建起这座墓碑。


这不是死亡的象征,不是铭记的凭依,不是凭吊的处所,更不是例行公事。


这就是最纯粹的爱啊,最广远最博大的博爱。如果“身后的世界”是这样,那就算我的肉体要烂成泥我也不会怕了。


……天,我多希望帕是真实存在的。


只有他有资格树立起这样一座墓碑。





以及帕对生死的观察……从被动地了解到“死”,然后突然间多出了好多“死”,到最后自己去体验和观察“死”。他最终为生命体灵魂的“大小相似”得出的结论是,对杉的“轻重论”“不以为然”——帕啊,帕啊。他真的太,“大”了。灵魂是,人格,思想,性格,感情,灵魂“大小相同”,作为个体“平等”,那么,他们的生死也就没有轻重之别,他们就明明是一样“重”的,哪来的“轻重”?……这个脑回路就是完全没考虑自己感情的量的脑回路啊。帕式自大。当然他感情的量确实,确实大得惊人,也正因如此,唯有他有资格如此“博爱”。


一个有趣的点:明明杉是理性客观的,但他对生死的选择是以自身的情感亲疏轻重来判别;明明帕是感性自我的,但他对生死的态度确实完全按照“别人”来评判的。


再以及,帕的小孩子心性,我越来越……有种奇特的感觉。小孩子有一个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对什么都,感到新奇。


帕没有“习惯”。


他从来,都不曾“麻木”。


要知道这也不是“人”所能为,一般人没有“习惯”和“麻木”机制会死,但帕有他广阔无边的爱和善,有他因而强大的心灵。这样的人,上帝的宠儿,绝对的天赋奇才。真的是只能当作天使仰慕了,也难怪杉这么爱他,大家这么宠他,真的,这真是一个……耀眼到炫目的大傻瓜。


英雄和圣人没有一个是精明人。


所以受庸人践踏的可能性也,挺可怕的。





4-“其他的一些小想法”



*缠成梭子,这比喻太精妙了。墙上的涂鸦没看懂(。脏兮兮的男人,吸毒吗?


*花朵微微笑(。小Fa既视感(什么)


*Frisk“给小孩儿看的”……(。


*“超酷的朋友喜欢的电影自然也是最酷的”帕式讨好(。看起来是经典讨好模式但内心却完全不是讨好动机,啊,帕的脑回路是门玄学(。


*“那是那之前都是生命,看着他们保持着活着的样子慢慢地……”(。我恐惧看到“尸体”的最大原因,这句话已经太太太够精准了……


*裂痕含义,依然不懂(。


*雪人那里的那个“是吗……”(。





*我实在是不能更喜欢面爹刻画的帕杉的日常了(。啊,这又是我词库枯竭的部分……大概,就领略一下我的心意(什么)


*好多地方笑傻我(。但笑着笑着就(。这个文章大环境实在好压抑啊。


*狂吹面爹这种有点电波式的跳跃却流畅、画面感十足、入骨三分的语言风格。这个电波系状态真的是天分啊(感叹),而且特别合适……






最后依然是……狂吹您!!!疯狂表白您!!!!

在自习室狂乱起来又被当成疯子了(。

今天早上五点半被闹钟吵醒迷迷糊糊扫了一遍就被震撼到了,细读果然(。

之前给同学安利您的时候,她就跟我说过“Light Sleep”一篇就可以封神了我听的巨爽,今天也给她看,结果她刚“……啊”地出了口气我就忍不住狂high乱舞,于是只收获到了周围惊恐的眼神.jpg没听到她的评价qwqqqq

这个深度,真的……我真的……(哭泣)

到家十点半写到十二点半脑子不大清醒,有什么地方hmmm乱七八糟的还请您见谅qwqqqqqqqq

无以言表的喜欢您



晚,晚安(逃走了


评论(9)
热度(25)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