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a sudden ending.”


    当我猜测着揣测着痛苦着思量着的时候,当我想要藕断丝断一刀两断的时候,我还在继续着我的童话,不甘心地、难过地、一并抱着放弃的心情和渺茫的希望地,继续地写着——


    我一个人写,一个人读,一个人哭,一个人笑的童话。


1


    事情是这么开始的。


    一个梦。一个非常特别的梦。


    梦里,我坐在颠簸的船上。船是大概郑和下西洋那个年代的样式,我穿的也正是中国古代女子的那种长衣。我清晰地记得,嗅不到海风的咸味,也没有晕眩,只有波浪温柔地晃动着,还有越跳越快的急躁的心脏。


    该怎么解释清楚这种心情呢?梦里的我,就好像那是一个既定事实一样地,期待着与他会面。而那种期待,也如同既定事实一样,正是一位女子远渡重洋去见久别恋人的期待。


    当我看到他的穿着欧洲古装的背影的时候。当他朝我转过身来的时候。我清晰地相信着他就是他。是我一直认定的,非常好的一位朋友。


    并且希望他转过身来,看着我。


    然后梦醒了。


    摸摸心口,一切都是幻觉,只有那高速的、要跳出胸膛一般的心跳不是。


    现在回想起来,这真像是个预言,或者说是诅咒。


2


    我记得很多这个童话的伏笔。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听到别人叫他孙猴子。这是以后再没人叫的外号。


    然后我笑了,也这样自来熟地叫他。他就朝我笑笑。


    然后,在这之后——有一天,放学之后他突然要求和我先走,避开另一个我常跟他一起走的男性朋友。他跟我说,那人喜欢我。我惊笑道,不是吧这才半个月啊。他说我了解他,他跟别人说话不那么说。然后他说你知道吗你像我小学时候喜欢的女生。喜欢你懂吗?我懂我懂我懂的。因为我小学也喜欢过一个男生。但是我因为害羞没说。然后他走远了,我又不甘心,追了上去,想光明正大告诉他他也像我小学时候喜欢过的男生。这是实话所以没什么好害羞的,我这么想着但是却没能这么做,磕磕巴巴像表白一样。


    然后他在昏暗的路灯下惊讶地看着我,然后说,那你初中可别再喜欢了,这可和小学不一样,你知道的吧。


    我那时候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我们一起表演了一个完璧归赵的历史话剧。他是秦王,而我是王妃。当然不止我一名王妃。我的任务不过就是搂着他的胳膊晃一晃,用嗲嗲的声线向他索求那块和氏璧,以此表现秦王在这历史剧中,作为反面形象所具有的骄奢淫逸罢了。


    讨厌触碰男生的我,居然没有反感。


    在这之后一天,我们放学一起走,同时作为语文课代表而一起讨论着读书报告会的问题。然后一个欠嘴的女生在后面挤眉弄眼吹着口哨发出怪声。他追出去老远去逮那女生,我就站在原地笑。


    我当时给自己找的理由是运动能力不好。现在想想我是有点乐在其中。


    有一回傻了吧唧的在运动会上丢了校服。那天天冷,我又因此体验到自己蠢炸了的事实,忍不住就哭了起来。他大概是不太耐烦看女生哭的样子,但还是把他的外衣给了我。然后,自己买了一套新的。我想还他钱的时候,他却坚决不要。我打趣他说“是不是哥们儿”,结果他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失落之余,我还是不想欠他,就想偷偷塞他书包里。没想到他很敏锐,我一碰,就一溜烟地跑出了校门外。


    他的校服大,我现在穿还是大的。那个余温我大概永远不会忘。


    然后有一回,忘记了因为什么,总之,我哭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想埋怨自己泪腺发达。然后,他就像头牛一样犟地认定了是他惹我哭的。虽然我带着哭腔也拼命想要告诉他说,跟他没关系。但他却很烦躁的样子说,“怎么回事我自己知道”。那时他眼神看起来很可怕,我也就被噎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他闷声不响地就走在我前面,我也就抽噎着跟在了他身后。


    他当时吓到我了。但是,大概是我自作多情泪眼朦胧,记忆中他回头瞪我的眼睛,似乎有些发红——不是泪眼,而是瞪得用力的那种红。


    还有一次圣诞节他送我礼物。一支白钢笔。我不会告诉你我把它放在我的珍藏盒子里到现在也没舍得用。他当时跟我倒苦水,说他把这种笔也给了另一个妹子一支,那妹子居然说笔不好使云云,白瞎了他东西没到拿自己的珍藏凑数的那份心思。我说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的时候心虚的很因为我根本没用。他说是吧是吧。我横下一条心说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给我的礼物,所以没舍得用。他惊讶地看着我,目光和语气都一下子软下来。他说这笔其实挺好用的。你用吧。


    当时整颗心都软下来软的不得了不得了。


3


    其实这货有很多地方特别让人哭笑不得。


    比如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先前我捧着大堆作业本而他两手空空,我笑骂他是不是男人,他居然说我为什么要帮一个人妖。现在也是,我明明不需要去语文办公室,根本不顺路,他却要我捧着全班五十本默写本从二楼去三楼的语文办公室。


    唯一的不同是,先前我还寻求他帮助,后来我只是郁闷地答应了。


    结果还是同班另一个男生看不过去了从我手里接走作业本。


    然后他还把自己发作业的活儿统统推给我。我现在也已经习惯了每天发作业了。然后,我周末忘记发了,然后周一他跟我一起走的时候笑着说,以后你就一直发吧,也别继承我周末不发语文作业的光荣传统了。


    笑得真他妈好看。


    同样性质的事是有一天作业多,我急着回家,他要在学校上晚自习所以让我先把明天的默写考题写在黑板上。我就跟他生气,然后赌气地在黑板上写。他就跟过来站我旁边,半晌戳了我脸一下。我憋不住笑了怎么也怪不了他了,然后伸手也去戳他的脸。我知道他下一步应该是打我所以下意识地后缩闭眼。不成想没挨揍,正奇怪地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听到他一声微不可闻的吐气声然后一个脑瓜蹦弹在我头上,疼得不得了。可是我却笑了。


    求你给我条活路让我有个一刀两断的机会吧。


    还有那次圣诞节后来,我给他买了一盒肉松饼,特地包装。但他居然说他讨厌包装。我说那你总不讨厌肉……他说哦我不爱吃肉松饼。我当时几乎是崩溃的。我赌气说不爱吃你还我啊。他居然就真把那盒肉松饼往我怀里一塞。我又急又气只觉得鼻子一酸又要哭,忍住了又丢给他,心里默念要不要你也得要的台词。然后他到底还算是收了,虽然我深深怀疑他到底是怎么处理这盒肉松饼的。


    不解风情的混蛋笨蛋大笨蛋。


    我一直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抄袭这种事我其实是不齿的。可是有一回英语大练他问我,爱国这个词怎么写?说来也是上天注定的伏笔,这词我们没学,但是英语课上我溜号看字典的时候正好翻到这个词并且抄了下来。就在他问我的那天上午。然后我就忙不迭抽出笔记翻到那一页递给了他。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真是堕落了。老师抵触我们恋爱真是不无道理。


    这样性质的事还有很多。而且,说真的,我在学校哭五次三次都是他的错。


    可是怪不得他。


    是因为虽然没意识到,但我心里有他,所以才那么容易被他弄哭。


    因为在意他怎么看我。


4


    那天我和橙子和他一起去图书馆。他各种各种掐橙子脸然后我就不让他掐。他说你不让我掐我就掐你了。我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说好啊你掐啊。他就真上手了。掐两下脸又嫌不好玩,转而玩我的耳垂。


    你要知道那儿在肉文都是个敏感部位啊。


    痒。奇痒。


    他倒是玩的津津有味的,我左半边身子都酥麻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咬着下唇忍着。


    实在受不了了才开口说好痒啊。


    他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又转而掐橙子脸了。还念念有词,说还是师傅①脸好玩。


    那一刻的心情我再怎么不想承认都是嫉妒。


    后来橙子跟我说,你就是从那天开始变得特奇怪的。


①他和橙子是我们班书法活动的师徒关系。


5


    去图书馆那次我和橙子还追问他喜欢我们班谁。


    他说是有喜欢一个女生。


    然后把那个女生名字的笔画拆得特别零碎拼成了奇怪的字。


    我们谁都没有耐心把它拼回去,也拼不回去。他压根儿就不想让我们想出来是谁。


    他就瞎扯。说喜欢这个喜欢那个。连他最讨厌的人的名字也搬出来。


    我们自然是不信。


    后来橙子跟我说,你知道吗他跟我说,“我喜欢你的话呢”。


    我问她你是怎么回答的。


    当时橙子不知道我喜欢他。于是橙子说,她回答“啊哈哈你开玩笑吧”。然后两人就一路无言并肩走到了校门口。


    后来她知道我喜欢他了。


    我就问她,如果我们两个真在一起了你会怎么想。


    橙子说也会难受的吧,毕竟他告白的对象是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


    想起橙子说我不想打击你,但是我听说他有喜欢一个女生的时候我就潜意识认定是我。


    我知道橙子没错。我都知道是橙子,不是我。


    橙子一点错都没有。


    错的是嫉妒得想哭的我。


6


    上数学课那段时间,我一开始穿了一套黑的。


    他说真丑。


    天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完全不在意衣着的我就又换了一套。


    他说还不如昨天的。


    正好我妈妈给我买了三套新的。我就又换了。


    他说你真是……


    橙子拿这事调笑我。


    然后我炸毛了,说,是因为我妈妈恰好这时候给我买了这些新衣服!


7


    我偷偷看了星座。


    一看就看了整整一个假期。


8


    你想知道我第一个梦白天发生了什么吗。


    那天,雨下得特别的大。噼里啪啦,真正是雨势大雨脚猛,能击落飞鹰的那种大雨,地上的积水一直淹到和马路牙子齐平。我没带伞,本来是死着一条心想跟他和另一个男性伙伴一起放学回家,不成想忘了东西,一溜烟跑回班级。取到手才想到,他们肯定走光了,我是注定要被浇个透心凉。


    心凉了,慢慢地走出来。不成想他拿着伞,正站在楼道口和班级距离的大约中间位置。


    嗯。


    我知道他想从教学楼里走,但是……


    我下意识地去想,这路线不对啊。至少,他应该站在楼道口,才算得上是顺路。


    我跑过去,心跳得很快。他跟我说,“走吧”。


    “走吧。”


    我知道他百分之九十八是顺便。看我这幅样子不知道说什么才这样说的。但是我突然产生了错觉,是我傻傻地忘了东西跑回去,大雨滂沱中只有我爱的人拿着伞站在那里等着傻乎乎的我——那种俗套的言情戏码。


    心跳着,我慢慢地跟在他旁边,偷偷看他的侧脸。


    ——我一直,一直。


    从认识他开始,就觉得很帅气的侧脸。


    然后面对着雨。他说要借我伞。


    我想到之前也有另一场雨。然后我拒绝了另一个男生的借伞,因为觉得尴尬。然后他也没打伞,我们两人浇着回去的。


    ——虽然我知道如果我拒绝,这货还是会打着伞走的。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我接受了。


    而且是欣喜若狂的接受。


    你得知道,我根本没有想过他会借我伞。而且我们两个人一起打的那种。


    我不说话了,心跳的太快。我跟着他,在他伞下。其实这小伞哪能罩住我们两个人呢,我还是挨点浇的。


    在走路的时候,因为道已经被水淹了,我们就从马路牙子上走。花坛碍路,我站立不稳,好几次趔趄,又不敢扶他,生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会惹得他厌恶我。


    结果他说,“站不稳扶着我就行”。


    于是我放松下来。我扶到他。如果不是自己绷紧了身体,估计会摔到他身上那种。温度和支撑感。心跳和不知道红没红的热辣辣的脸。


    然后站在雨里等班车队伍过去。


    他的伞斜向我这边。我看到他舔伤口。


    他注意到我的视线,说“被雨浇还是挺疼的”。


    能理解吗?一瞬间的感动,内疚,心疼还有心跳。我说,你把伞偏回去。他有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没动也没说话。我说你偏回去。他还是不。于是我压制着心跳向他靠近,说,那我近一点,就能罩住我们两个人了。


    他更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但是谢天谢地,他没躲。


    雨大的不得了。我那一瞬间希望班车队再长点再长点再长点长到我能一辈子站在他身边他伞下。


    ——现在想想,不想欠他的我都欠下了,笨拙不已的我欠这个平时吊儿郎当关键时候能在我身边的家伙太多太多太多太多。


    所以我现在这样痛苦地辗转反侧地想着他看着他,绝望又带点希望地思考他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她其实是有借有还对吧。


    就像林黛玉还了贾宝玉一生的眼泪一样。


    ……我只想知道能不能再借不难。


9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想知道你到底喜欢谁。


    给我个理由在老师对这件事的极度厌恶之下偷偷地坚持下去。


    或者给我个理由让我把这个我停止不下来的童话彻底一刀两断戛然而止。


    别这样藕断丝连啊。


    就算我欠你那么多也是。


10


    谁说女追男隔层纱的。


    出来我保证打不死你。


11


    有些时候,把本来该是对手戏的戏码给唱成独角戏,真是想哭。


12


    大抵从始至终都是我自作多情自编自导自弹自唱。


13


    写的累了。


    无论是这篇还是心里那篇。


    想的累了。


    无论是虚无缥缈的现在还是虚无缥缈的未来。


14


    想要,毕业的时候,送你一封信。


    结尾是。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然后给你标注好这是夏目漱石说的。去不去查含义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


2015-12-10   恋爱 .  BG . 
评论(2)
热度(7)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