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炽同人】如果在ABO设定下将原著人物全员性转(接上③)

前言:

完蛋了这种章节用这个设定改写出来实在是太带感了……

天惹噜x

整个章节都几乎想改写了x

觉得之后就要浑身沾着血腥和血肉,像真昼一样,愉悦又悲哀地微笑着,拿着刀的红莲,黑色的长发凌乱地飞舞,紫色的眸子混进去新鲜血液一样鲜艳又浑浊的的红色的样子……

我的天美炸了xxxx

完蛋了x

明天考完试多改写几篇这种带感的章节x

犒劳自己x


《鬼之恋》

真昼的笔记,前面的那些部分字体还显得稚嫩些,但已经显得很有锋锐,字迹流畅圆润,但转折决绝。

房间里已经完全暗下去了。笔记已经有些看不清。

红莲微眯着眼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钟。

已经七点整了。

“真是的,那家伙打算迟到到什么时候啊……”

有点抱怨似的这样说道。

但更像是叹息。

“……”

微弱的脚步声,轻得像是没有重量一般。

有人影在背后轻轻地闪动。然后站定。

“迟到的过分啊,真昼。”

这样说着,红莲也不清楚自己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就这样无理由地相信来人是真昼。

然后,红莲轻轻扯下了装着妖刀的袋子的绳子。手握住了刀把。

窗帘对面的男人大概注意到了,目光随着红莲的手轻微地动了一下。

但是没有回音。

“……这算什么,完全不知道和女孩子有约的样子?”

这样笑着。

不清楚笑的程度有多勉强。

稍微有点羡慕小时候就得开始练习微笑的真昼……呢。

握紧了刀把。

这样的话,对面的就是鬼了吧。

绷紧了肌肉。

“啊哈哈……打算随时,可以杀了我?”

真昼笑道。

“是你让的。”

“你做得到吗,红莲?”

真昼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透彻。

……不知道是在提醒红莲的实力还是心理。

“真昼还在吗?”

“放心啦红莲,我就在这里。”

“不。你不是真昼。”

“那现在站在这里的我是什么呢?红莲。抬起头来看看我——无论是头发,眼睛,脸孔还是身体——”

“你不是真昼。”

“红莲真过分呢……那么,我是什么呢红莲?”窗帘后面的身影轻微地颤抖起来,是那种笑的颤抖,“抬头。红莲,这么不想看我吗?”

然后窗帘突然翻开。

红莲眼前一花,手上的妖刀瞬间就被打飞了。紧随其后的是手腕火辣辣的疼痛。

真昼一手环着她的腰,轻笑着,另一只手从红莲的颈部游移上脸颊。

就在红莲暗暗准备使用符咒的时候。

真昼突然,推开了她。

力道很大,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红莲直接跌在了地上。然后她像是凭借身体本能一样,迅速地站起来,将旁边的妖刀顺手捡起来,摆好态势。

然而真昼站在那里不动了。

“……对不起,红莲。我来晚了……”

红莲看着这样的真昼。

从小到大,无论背负着怎样的黑暗,为鬼怎样的絮语烦扰。

都那样无邪而坚强地微笑着的真昼。

用手掩着面颊,月光把他没能遮挡住的眼泪用反光的效果勾勒出来。

“……没关系。”

想要上前一步拥抱那样哭泣着的真昼,但是,却连手里的刀都放不开。

危险在滋生在呼啸在流窜。

所以,连表示着不信任的妖刀,都无法从手中丢掉。

……但是,就算是这样。

红莲上前,拥抱住了真昼。

似乎还想要推开自己,但是却停住了。然后真昼的声音哽咽起来。

“红莲……”

“我在听。”

“我已经不是人类了……没有拥抱你的资格……”

“没有这回事。”

“……别这样红莲。趁现在……你的刀还在手里吧?趁现在我还有意识……”

“……你比谁都清楚我动不了手。不是么。”

“红莲。我们现在,要比‘一濑’和‘柊’隔着更远……不可能再……”

因为几乎快要跟着真昼的哽咽哭出来了。

所以红莲彻底地丢掉了刀,把头埋进真昼还有着人类温暖的怀抱里,压抑着哽咽说道:“至少现在……我和你在一起。”

真昼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他像是疲倦一样,将头放在红莲的颈窝。

发丝搔得红莲痒痒的。血液流动着的颈窝被靠近,这在如今的红莲已经是一种本能上的危险。

但她克制住了。

因为靠过来的人是真昼。

没办法把他的空虚和黑暗填满。只能这样拥抱着真昼,什么都做不了。

肩头的衣料被泪水浸润。

红莲想开口再说些安慰的话,但是她已经没法开口了。

再开口,她就要哭出来了。

向来不把自己当女人看的红莲,一瞬间深深感受到了自己身为女人的软弱。

……但是,明明是个Alpha。

就算自己身为男性,又能为真昼多做些什么?

“……真昼……还不迟,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会救你”

这样说出根本无法兑现的诺言。

至少现在对于红莲,这些话简直像是童话一样。

“……我来救你”

“不可能了”

真昼打断红莲。他像是放弃了一切一样,微笑着。

“……真是丢脸呢……哭得一塌糊涂。”他笑着擦了擦眼角的余泪。红莲抬起头看着他,她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

“红莲……你还喜欢我么”

这样的问题被抛向红莲。

不知道。

这是红莲最为准确的答案。

十年未见了。十年未见的真昼,以及这十年不断变幻的世界,还有十年间走进自己生命的一濑家,小百合,时雨,五士,美十,深夜——

小时候,无疑地,真昼就是她的全部。

但现在她有部下。有同伴。有那么多背负着的生命和信任。

……但还是来到了这里不是么。

如果真昼是鬼的话。

如果真昼没能到来的话。

那么现在的自己,就算是背叛了一切吧。

孩子气地来到这里。

孩子气地赴约。

孩子气地把所有的忍辱负重,所有的人生和使命,全部白白葬送在这里。

那么她对真昼,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呢。

真昼在她思考的时候,有些淡然也有些惨然地,微笑了。

“果然接受不了吧。”

“和鬼……和这样丑陋的怪物,恋爱,什么的……”

红莲不耐烦地打断了她。

“……可恶。现在不该和你有所接触的。明明现在……我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毫无疑问吧。

自己这种行为,是对所有的追随和信任的一种背叛。

就算对这次见面有一点点的算盘也好。

有一点点就足够安慰自己。

一点点都没有吗?“将真昼拉入己方”

或者

“杀了他”

什么的计划。

一点计划都没做吗?

红莲绝望而烦躁地咬住自己的下唇。

她什么计划都没做。

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然后,现在,丢掉自己的刀。和真昼拥抱着。以他突然变成鬼,杀死自己,也没办法多加反应的距离。

“可恶啊啊啊……”

红莲的眼泪,终于一下子落了下来。

无法放开怀中的真昼。

对同伴的愧怍。

红莲终于,像个正常的,背负了这些、经历了这些的16岁的少女一样,哭了出来。

紧紧地揪着真昼的衣领。

“我在做什么啊……我都在……做些什么啊……”

不知道是在质问谁一样的举措。

红莲哭了。

真昼,用悲伤得近乎让人心疼的目光,看着她。

然后俯下身。

嘴唇上传来过于温柔的触感。

潮湿温暖的,柔软的触感。

……并不是怪物。不像个怪物。做出这样举动的,只会是真昼。

红莲在这个吻下,放弃了自己内心里“一濑”的部分。

放弃了“帝之月”的部分。

放弃了Alpha的部分。

现在的她,只是那个小小的女孩,喜欢真昼喜欢得像是把他当作全世界一样的,小小的红莲。

她抓紧了真昼胸口的衣服。

然后分开。

“……讨厌这样么,红莲?和我这样的怪物,接吻……”

没给他言语的回答。

然而红莲,环住真昼的脖子。

吻了上去。

……即使是现在,如果红莲愿意的话,所有的理性的思考都可以轻易地回到脑海中。

世界毁灭也好。圣诞节也好。柊家也好。一濑也好。

但是。

红莲放弃了思考。

“呐真昼。”

她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正确还是错误。

“抱我吧。”

她不知道仅仅是这样的举动,是不是足以让真昼从黑暗中走出来。

……但是,看着真昼还带着余泪的眼睛,惊讶而幸福地睁大。

红莲也毫无疑问地,感受到了幸福。


然后,当后背落到柔软的、浸透着真昼透彻的香气的床铺上的时候。

红莲开口道。

“别把我让给鬼啊。真昼。”

评论(2)
热度(23)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