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炽同人】如果在ABO设定下将原著人物全员性转(接上④)

【利用】

“我的人格,早就因为同时饲养两只鬼而崩坏了。”真昼凝视着坐在床上的红莲,目光里是说不清楚的复杂的情感。

然后他轻轻一笑道:“即便是已经崩坏的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今天的。红莲,我爱你,还有,谢谢你。你实现了我的愿望。这下……”

他张开双手,黑暗在他的边缘勾勒出沉重的线条。

“——这下,那个只是执着于你的,软弱的人格,就已经满足地放弃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了。”

红莲慢慢地,整理着自己凌乱的水手服。

良久,她像是开玩笑似的,笑了一声说道:“为了这个目的,你就利用了一个女孩子宝贵的初/夜?”

“……是。”

“那么,原来的真昼呢?现在的你,已经完全是鬼了吗?”即便是已经穿好了衣服,红莲也只是低着头,神经质地整理着上面并无大碍的褶皱,问道。

“是这样呢。”

“别开玩笑了!”红莲突然低吼出声,然后声音弱下去,微微发着抖说道,“……明明,快要哭了一样。”

真昼以悲伤的表情,看向这边。

像一个正在走向毁灭的,孤独的少年,以那样的姿态,看向这边。

落寞的影子在墙上拉得很长。


【告白】

“……可恶”

一把抓起落在地上的刀,却不可避免地因为虚软和疼痛而踉跄。

外面又响起爆炸声。

然后手机,也同时响了。红莲死死咬着牙,迅速接通。

“小百合吗?”

但是对面,并不是熟悉的小百合的声音。

是美十。

“红莲!你还活着啊……你现在在哪里?”

“你在哪儿?”红莲握紧了刀柄。

“学校的视听教室。这里还有别的学生。”

“我马上就过去……”

“请不要过来。”对面立刻响起美十拒绝的声音,“过来就会被杀。”

“那为什么给我打电话?”红莲一阵心焦,“你不是朝我寻求帮助的吗?现在把详细情况全部……”

然后美十打断了她。

“不是的。这通电话,是为了表达感谢……”

红莲抓起桌子上的笔记。完全无视掉疼痛和不适感,努力地飞奔而出。

美十还在继续说话。

“我是十条家的少爷。尽管只是个beta,但是因为地位的缘故,大家也从来不会对我说真心话……”

红莲焦急地注视着不断下降的楼层数。

“但是,你不一样。你会对我说,吵死了、麻烦死了……这种话。我本来觉得很无礼,但是……”

到了一楼。红莲夺门而出,四下一望,却没有发现战斗过的痕迹。

“很开心。被像普通的男孩子一样对待了。这样的话,我也就可以和普通的男孩子一样,轻松地笑出来了。”

美十的声音有点颤抖。大概是在忍耐恐惧或是哭腔。

“别说了,现在告诉我详细情况……”

“不,请听我说。”

尽管是颤抖着的声音,美十的口气却不容拒绝。

“你先听我说……”红莲一个着急,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几乎摔在地上。

但是美十并没有听。

“我或许,马上就会死了。尽管只是一个没用的beta,又那么弱……但是,好不甘心啊。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恋爱……”

“闭嘴,你不会死的!我会……”

“红莲。”美十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你说,如果这样的我,喜欢上身为alpha,又那么强大的你……是不是有点贪心呢”

“这种事清醒过来再给我好好确认啊!死了的话,一切就都不可能了!”

“……”对面沉默了。

红莲握紧了手机,把耳朵凑得很近很近,就好像希望辨认有没有受伤的战斗的声音似的。

“美十!你在听吗?”

“美十!”

“……红莲……血,止不住。好疼……”

“门已经被打破了……”

“冷静。冷静美十!我马上就——”

“我真是没用啊……居然对女孩子,说这些话……能听我说这些,我很开心。谢谢你……”

“别过来。不然红莲也——”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止了对话。

红莲几乎站不住了。

“可恶……”

小声地,红莲说道。


【掌中】

无力的嘶吼过后,红莲在黑暗的巷尾看到了,不该存在的东西。

一个引擎发动着,却没有人的摩托。

还有旁边的东西。

一把刀。

深深地被插在地面里,闪烁着残酷美丽的光芒的,漆黑的刀。

“……”

红莲呆呆地,看着那把刀。

是真昼握过的那把刀。让红莲感染了鬼的毒的那把刀。

人类无法触碰的力量。不该触碰的力量。

但是,是红莲现在,无法拒绝、必须接纳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了,真昼。我放弃了。我也,成为兔子吧。成为鬼吧。”

已经厌倦了。

对于总是愚蠢又可怜地,在真昼掌心里疲于奔命、处在被玩弄的位置的这个事实,已经厌倦了。

像是有无形的丝线,红莲永远也无法挣脱的丝线缠绕着。

然后,被迫在真昼掌中,按照他的意愿而起舞。


【托付】

拨通了暮人的号码。红莲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表情了,但是,她自己,已经感觉不到无力和痛苦。

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怎么了?”

冷漠的声音。红莲勉强地,扶着摩托。

“……你没事吧。”

顿了一下,对面回道。“哈,这是什么。你在关心我?你在哪儿?”

然后红莲答出了这个位置。早在真昼提出见面的时候,这个地址就已经被牢牢记在心底了。

“池尻……那是什么位置。”

然后红莲无视掉暮人有点疑惑似的自语,开口说道。

“我和柊真昼见面了。”

“然后呢?”暮人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去。

“杀了《百夜教》的人的是真昼。”

“所以呢?不管怎么样,战争已经无法停止了。”

“哈……我的选择是,从现在起,接受真昼的《鬼咒》的研究。然后用这股力量,去救同学。”

“……”暮人沉默了。

“但是,如果我输给了鬼,变成了只知道破坏的怪物的话,就杀了我吧。刚刚告诉你的地址,有《鬼咒》的资料。”红莲这样说着的时候,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她想起曾这样向她请求的真昼。

不过,暮人不是自己那种软弱的人。不会说什么要救你之类的无聊无用的话语。红莲这样想着,不知道是自嘲还是怎样,苦笑了一下。

“是谁指使的?”

“没人指使。只不过是没有力量的,一濑的废物而已。按现在的情况,除了你也没有可以托付的人了。所以,拜托了。”

“……为什么,相信我?”

“因为,你相信了我。”对于这个问题,红莲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对面陷入了沉默。

想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红莲眯了眼,拇指要按下去的时候,暮人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知道了。一起击退《百夜教》吧。”

红莲的拇指落了下去。

挂断了电话。

然后打给了深夜。依然是立刻就接通了。

“红莲?你还活着啊。”

然后,红莲开口道。

“我和真昼睡了。”

深夜一下子陷入了沉默。能听到细微的,有些变化的呼吸。

红莲依然没什么表情地等待着。

“……那现在你不是很不妙?”良久,深夜意有所指地,用带笑似的语气开口道。

“生气吗?”红莲依旧按照自己的步调开口。

“……嘛,怎么说呢。谁叫他喜欢的一直都是你。不过输给你的感觉真是不爽呢。这是为什么呢。”

“鬼知道。”说完这句话,红莲笑了一下。笑的是——按照这意思,大概挂断这通电话,自己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了。

“啊哈哈。那么,恋爱长跑的成功,怎么样呢”

“成了不能再糟糕的情况了。”

“也是呢……看看这状况就能明白了。那么,你要怎么做?”

“接受《鬼咒》,变成鬼。”

“哈?”对面传来深夜惊讶的声音,“为什么?”

“现在,美十、小百合、时雨、五士他们,正在被《百夜教》攻击。”

“嗯。”

“我要去救他们。”

对于红莲的发言,深夜良久才幽幽叹了口气。

“——你,其实是个笨蛋吧。”

完全没法否定,也不想否定。红莲没有说话,于是深夜接着说道。

“那么,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如果我死了的话,真昼就拜托你了。”

“这是让我杀了他的意思吗?还是让我想办法救他呢?”

但是红莲,就在这时挂断了电话。

已经没必要说下去了。

该托付的事情,都已经托付完了。

那么现在就是——

红莲转身,看向那把漆黑的刀。


【选择】

受够了。

已经,受够了。

红莲直视着,自己内心的一切。

从想被夸奖这样的小愿望,一直到保护所有人的宏愿。

从想变厉害这样的普通愿望,一直到想被人抱的下流愿望。

所有的东西搅动着。

翻涌着。

然后笑嘻嘻地告诉红莲——

无法,实现。

因为是一濑,所以无法实现的,想要有面子、想要被尊敬、想要有权力、想要与他结合的,这些心愿。

因为是人,所以无法实现的,想要有力量、想要保护谁、想要活下去、想要救下他的,这些心愿。

无穷无尽的黑暗。

无穷无尽的绝望。

想要前进。

想要继续。

所以红莲走向了那把刀。

走向了真昼操纵好的,那个方向乃至那个结局。

小声地说着借口。

“为了不再失去任何东西……为了救大家”

以下定决心的表情。以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以自嘲的表情。

心中麻木的波澜一下子涌动起来。

尖叫着警告着不让红莲靠近那把刀。

“我,不做人了!”

咬紧了牙,这样低吼着。

红莲握紧了刀。

世界,骤然被染成全黑。


【憧憬】

身后是悲鸣、悲鸣、悲鸣。

深夜站在鳞次栉比的大楼中间。站在混乱的如同开着狂欢的祭典一般的燃烧的涩/谷。眯着眼,看着天空,思考着。

自己应该怎么做呢。

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呢。

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呢。

说起来,刚刚,红莲打了电话过来。

那家伙说和真昼睡了。

有点吃惊于,还想要救真昼的心情这一事实,大概更吃惊的是,比起输给红莲的不甘,更多的竟然是担心她。

刚刚被真昼睡过。不过是个少女,即便是alpha,她真的能负荷得了接下来的战斗吗——

这样的担忧。

她说变成了最坏的状况。现在的状况,大概是真昼一手操控的吧。沦落为鬼,完全地被黑暗所吞噬的真昼,已经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了吧。

“他就不怕,把心上人搭进去么……”

这样低低地自语了一声。

有点搞不明白,真昼到底是这样地深信着红莲,还是根本不拿她当回事了。

然后,被逼到这种程度的红莲,前进了。

接受《鬼咒》,成为鬼。

这样的选择。

当然是错误的吧。这世界上是没有,重要到让人类放弃做人的东西的吧。

但是红莲依旧这样选择了。

她有野心。

有奢望。

有目标。

不像自己呢。不像那个除了被不相干的人定好的轨道外,只有个像是胡诌一样的并不重要的“击溃柊家”心愿的自己。

“那家伙果然更有魅力。”深夜自嘲似的,呵呵笑了起来,“这样的话,真昼选择她,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呢。”

刚刚,红莲说了很蠢的话。

她说要救他们。

为了救下处于险境当中的,小百合、时雨、美十和五士,她要放弃做人。

“真是。当自己是超级英雄吗”

深夜发出微不可闻的叹息,然后意识到自己深深地,憧憬着这样的红莲。

为了小百合。

为了时雨。

为了美十。

为了五士。

为了别人,而选择放弃做人的那个笨蛋。

用女孩子的肩膀,女孩子的器量,为别人支撑起崩塌的世界的,那个笨蛋。

“……真是,不像是清醒着的呢”

为了自己,而不断不断地杀人的柊深夜。

憧憬着那个耀眼到让人眩晕的,为了他人而活的,那个一濑红莲。

“不过,现在打算去救她的我……大概也相当地,不清醒呢。”

开始走动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也算是“前进”。


【鬼影】

第一次这么靠近死亡。

五士呆呆地,看着就这样砍下来的刀。

要被杀了。

就要被杀了。

近乎要因为这近在咫尺的恐惧,而涕泪俱下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在挥刀的士兵背后,成片地响彻。

对此,刀子停下了动作。

“不要杀我!不要——啊啊啊啊!”

“怪物!怪物啊!”

这样的惨叫声,不断不断飞速地,向这边靠近着。

士兵们回过头去。五士也回过头去。

然后厕所的门,被一道漆黑的刀光斩开。

闯入眼帘的是一片赤红的天花板和墙壁。像是被血红的油漆涂满的,那样滴滴答答淌着新鲜而黏稠的血液的世界。

无数破碎的肉块、尸体和内脏。

然后就在那赤红的死亡的世界里伫立着的,是一个少女。

那是五士所熟识的少女。

“……红莲……?”

五士喃喃道。

然后红莲,轻轻地,朝这边回过头。

长长的黑发被鲜血黏成一缕一缕的,凌乱地扯动着。身上的水手服尽染嫣红。

在那片血红当中,红莲露出了一个,可以说是妖艳的微笑。

尖锐的獠牙从她口中露出。

袭击五士的士兵呆住了。“什……”

只来得及吐出一个音节,红莲就跃入了洗手间中。

刀光一闪,所有的士兵就尽数变成了肉末。

红莲浑身都被染成了赤红。无论是发丝、制服、皮肤,全部都是不祥的血红,散发着可怖的血腥气。唯有那把刀还崭新如未出窍,但是诡谲美丽的黑光却让人格外的毛骨悚然。

五士看着。

看着救下自己的那道黑光。

“……呼……什么嘛”

看来,自己活了下来。

苟活了下来。

又是被眼前的少女,被一濑红莲救下的。

五士瘫软在地。

“真的假的……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的话,还真是厉害啊喂”

做好了死亡的觉悟,突然放松下来以至于浑身都没有一点力气。望着浑身鲜血的红莲,五士说道。

“喂红莲。”

红莲并不应声。

“老是这么跑来救我,我可就要爱上你了啊?”

这样开着玩笑。

然而红莲并没有理她。红莲的眼睛在黑色和白色之间来回地转换着。她俯视着这边,眼神阴暗,喜悦和痛苦的神情不断地交织。

很痛苦似的喘息着。

“喂红莲?”

试探着问了一声。

“血……”

喘息着,红莲说道。脸上的表情似愉悦似痛苦。

“再给我些血……”

“喂红莲,你那是……”感觉到蹊跷,五士慌张地道。

然后,红莲的眼睛睁圆了。就差说出发现猎物这样的话一般,她笑意盈盈地举起了刀。

“把你也杀……”

然后骤然回复成痛苦的神色。

“唔、啊啊……快、快逃,笨蛋——我、唔、呼呼……噶、哈哈……啊——”

不成调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

然后紧接着,又显得很是喜悦的样子。

阴晴不定。很是蹊跷。

然后红莲突然抓住自己的胸口,力道大得像是想要连同肌肉和肋骨一起捏碎自己的心脏一样,踉踉跄跄地退出了洗手间。

然后,鬼的身影一路远去,所到之处只留下哀鸣和鲜血。

五士想要站起来追。

然后被刀子刺穿的胸口,就一阵疼痛。

“啊啊,可恶。”

五士拼命地站起来,注视着红莲远去的方向。

因为她看起来非常痛苦。

所以。

“真是惹上麻烦事了啊……”

向前走去。

评论
热度(50)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