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红】《I need you, only needs you》①

文章之前的话:

1.这篇文的世界观是做梦梦到的,大概是这样一段奇怪的优筱对话:

筱娅(撩开小优的耳发):哦哦,这个红宝石的耳环。中佐还真是舍得呢

优:啊?这玩意儿有这么贵重吗

筱娅:当然了~我看看,这个纯度能达到90%呢~简直无价之宝啊,让我都想把优桑一起卖出去了~

优:……去你的

筱娅:啊哈哈,不要这样嘛。(稍微操作了一下诡异的仪器)哦哦好厉害啊优桑,密度已经非常不错了。这样下去,隔很远都能偷听到女生洗澡时打闹的声音了吧~

优:谁会干这种事啊!!!

→  →

虽然奇葩,但是我自己觉得好玩,就这么写成了文……暂时在第一章应该还看不懂。特殊名词用【】弄起来了。其实看不懂对第一章也没什么影响,因为第一章就是在撒糖……

2.真的是ABO设定下的AO,但因为这篇深红上来就是老夫老妻了,所以……其实一开始想写AA,但是因为实在是想写婚礼结局所以……

3.剧情展开一定很诡异,因为我根本就没想好。但管他呢,来来来张嘴吃糖。

4.毕竟是长篇,大概会有刀子。小虐怡情哦,不用担心

5.想问问大家吃米优还是优筱。这个cp还没有决定。

6.年龄操作有。OOC大概……

7.真昼还活着。真昼大概是OOC最大的。因为鬼咒武器的设定被废了,所以真昼妈妈的霸气状态应该是,稍微没了……但是对于原本真昼的描写略少啊,我有点方……

8.吸血鬼的设定还没有想好

9.all红也许。谁知道呢,反正也没有想好……





1


    深夜捡起了一只平安锁。


    那物什做工还算精致,除了上面看起来是黑色的花纹之外,整体都是水晶一样半透明的紫色。


    “那个是我的”


    好听的,清脆的男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深夜有点惊讶地看了过去。


    黑色的微卷的头发,大大的紫色眼睛正有点紧张地盯着自己。


    果然是红莲。


    “……是梦吗”


    深夜看着自己明显已经是成人大小的手。但是这个只有两三岁大小的红莲的眼神一如记忆深处,还是以看着同辈人的样子盯着他看。


    “还给我”


    红莲说着,轻轻地攥着衣角。


    “……给你”


    深夜弯下腰,把那把平安锁递出去。红莲迟疑了一下,伸手要从他手上接过平安锁。


    远处传来女孩的呼喊。


    “红莲大人,小心!”


    是小百合。看起来是十三岁的大小。她冲过来一把抱起红莲,用敌意的眼神瞪视着深夜。


    深夜回以苦笑,把平安锁丢给了红莲。


    红莲一把接过,然后睁大眼睛警惕地审视着深夜。


    恍惚间小百合身边又出现了一名十三岁的少女。是时雨。


    这年龄差完全对不上号。果然是梦……


    “啊,我果然是太想红莲了吗”


    这样自言自语着,深夜苦笑着抓了抓头发。


    小百合一手把红莲抱得更紧,冲深夜说道:“柊家的人不准靠近红莲大人!”


    “我要是想动他的话,你们谁都阻止不了”


    深夜耸耸肩说道。


    听了这话,时雨立刻紧张地抄起了苦无。


    然后红莲突然说道。


    “他不是坏人”


    “诶,可是,他是……”


    “他不是坏人”


    深夜有点惊讶地看着红莲。他攥着平安锁,拽拽小百合的衣角示意她放他下去。


    就算是在梦里,小百合依然对红莲绝对服从,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红莲。


    红莲朝深夜走过去。然后,半途被另一个人抱了起来。


    “深夜,你如果保护不好他,我就会把他夺回来”


    女性的声音。


    深夜看过去。灰色的长发,凛然的瞳孔,粉色的嘴唇。


    是真昼。


    “如果你敢让他受一点伤,我就杀了你”


    真昼这样说道。


    “我……”


    然而对此红莲依旧说着。


    “他不是坏人”


    深夜盯着红莲看。他似乎“长大”了一点,看起来足有五岁大了。


    红莲突然露出了难过的表情,紧紧地咬着下唇。


    “深夜去哪里了?”


    他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抓着真昼的衣袖问。


    “……他可能回不来了”


    这个回答是男人的声音。


    深夜一个恍惚,就看见抱着红莲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濑荣。


    红莲已经自己站在了地上。一濑荣蹲下来,抱着他。


    听到父亲这样说,红莲的眼角开始泛红,眼睛也在变得湿润,强行地屏气忍耐着。


    “等,红莲,我在这儿,我——”


    深夜着急地这样说着。


    然后眼前的红莲变成了十三岁的样子。


    周围开始着火。


    烫。


    好烫。


    红莲一把将小百合从燃烧的废墟地下拉出来。小百合哭泣着,背上一片焦黑。


    “红莲大人,快走……”


    “先别说话!”


    红莲皱着眉,将小百合推向一个密道的入口。然后他的目光突然朝自己看了过来。


    “深夜,你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


    他大声喊着。


    “赶紧走!”


    深夜无暇思考,只是跑过去用力握了一下红莲的手。


    “你先走,我去找荣先生……”


    “你是白痴吗!如果你被发现了的话——”


    “红莲!”


    深夜用力扣住红莲的手,扣到指节发白。


    就算知道是梦。


    或者说,重来一遍。


    “——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不会苟活”


    一定还是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后,对面的红莲突然扑过来抱住了他。


    “好了别喊了,只是个梦而已”


    成年男性低沉的声音。


    深夜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熟悉的已经成年的红莲。他抓着深夜脑后的头发,注视着他的眼睛。


    “梦见什么了?”


    对此深夜露出了一个笑容。


    “如果红莲晚点叫我的话,说不定会继续梦到我们滚床单哦”


    “净瞎扯”


    红莲叹了口气,按住深夜摸上自己耳垂的手。那修长的手指正轻轻地摩挲着上面的耳环。


    “该不会还在梦到那天吧”


    “嘛,嗯,其实梦到了红莲小时候哦。哭鼻子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去你的”


    两人无言地对视了一会儿。深夜带着笑意热烈地看进红莲的眼睛,这让红莲最后闪烁着躲开了目光。


    “红莲,你从窗户进来的?”


    “嗯”


    “不是吧……这可是三楼”


    “……换你也能做到”


    “嘛,红莲果然很温柔呢。怕上楼的时候吵醒小优?”


    “……啧”


    “啊哈哈”


    笑着,深夜轻轻地在红莲唇上印下一吻。红莲没有躲开。


    “于是?肯定负伤了吧。三宫家怎么说也不是吃素的”


    “都处理完了”


    “诶呀~红莲总是这么逞强呢,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劫大家族的时候得叫上我才行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


    “……要你多嘴”


    说着,红莲站起身来,把刚刚丢在窗户底下的一个包裹解开。包裹不大,里面都是一看就价值连城的宝石。


    “三宫家的【原石】质量确实好。纯度基本都在百分之七八十左右”


    深夜也站起来,朝包裹里看了一眼。


    “真多啊。这下三宫家损失可大了”


    “基本上是一整年的心血吧。还有,深夜,你给我把衣服披上”


    “啊哈哈。红莲怕我着凉?”


    “怕你发情”


    “真过分啊~明明都一个月没见了哦?”


    摊开手这样说着,深夜还是拿起床边的外衣穿了起来。红莲径自走到了屋里的书桌附近,随手从信件堆上拿起了一封。


    “真昼的信?”


    “嗯。基本每天都在信件轰炸”


    “……真是的”


    “而且内容基本上都是威胁我呢。万一真昼一生气,我可活不了,我很害怕的~”


    “得了吧你。就算是为了保我,真昼都不会对你下手”


    “所以我是红莲重要的依靠啊~”


    “明明是我有先见之明”


    “啊哈哈”


    红莲简单浏览了几封信之后,叹口气放下信问道。


    “优最近怎么样?”


    “很好哦。【粒子密度】平均已经0.53%了”


    “……其他呢?”


    “目前用的最好的兵器是太刀。体能训练做的很认真,基本都是超额的。不过【战饰】知识和文化课的成绩都让人很头疼呢”


    “这家伙……”


    “所以说,眼看着是朝战斗方向发展了嘛。本应该让红莲教的”


    “现在的程度小百合和时雨就够了吧”


    “还是名师好一些吧”


    “……嘛。反正这批原石也差不多够你用一两年了,我尽量多待”


    红莲稍微看了一眼表。凌晨3:42。


    “你还睡吗”


    “当然”


    看着深夜闪闪发亮的眼睛,红莲无奈地凑过去在他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开始脱衣服。


    “今天让我歇一会”


    “我知道”


    然后,深夜抱着红莲,两个人一起滚进了被窝里。


    “辛苦了。还有,欢迎回来”


    说完,深夜微笑着抚上红莲的头发。


    红莲也微笑着回手抱住深夜,把额头抵上深夜的额头,发丝纠缠在一起。


    “睡吧”


    深夜闭上眼睛,感受着怀里人的体温,安心地想道。


    ——接下来,一定是好梦吧。


2


    优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出卧室,就看见红莲站在走廊一个书架前面正在挑书。


    “啊,笨蛋红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优的大喊大叫,红莲笑道。


    “怎么,想我了?”


    “才没有!”


    嘴犟地反驳完了,优别扭地,一脸担心地看过来。


    “出什么事了吗?”


    “啊?”


    “你比哪次出去的都久”


    这样说着,优咬着嘴唇,拉住红莲的衣角。


    “我还以为会比上次还……”


    红莲愣了一下。上次是他失手了,带了后背上一道又长又深的骇人伤口踉踉跄跄地回来,吓得优抱着他一个劲儿地哭。


    念及此,红莲柔和了目光,揉了揉优的头说道。


    “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


    优看着红莲,然后抱住了红莲的腰。


    “欢迎回来”


    小孩子把脸埋在红莲的衣料里,闷闷的声音透出来。


    红莲又用力地揉了揉优的头。


    厨房里传来了深夜的声音。


    “小优,再不去洗漱可要迟到了哦~”


    优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间,


    “呜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大叫着冲向了洗漱间。


    红莲对此无奈地笑了笑,


    “乱吃飞醋”


    “我只是好心地提醒一下嘛”


    这样说着,深夜把咖喱饭盛好了摆在餐桌上。红莲走过去坐下来,


    “……又做这么多咖喱。说过多少次了吃不了……”


    “红莲难得回来嘛。尝尝看,我的手艺可是进步空前哦~”


    眼看着深夜在自己对面坐下来,一脸期待地盯着自己,红莲只得无奈地叹口气,开始了他的早餐。


    洗漱完毕的优也穿着制服跑了过来,迅速地拿起勺子开始狼吞虎咽。


    “唔唔,好吃!深夜果然最会做咖喱了”


    “是吧~红莲吃着怎么样?”


    “一般般吧”


    “说谎”


    “……啧,少自恋了”


    对两人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优只顾着风卷残云般地结束他的早饭,很快就将一整盘咖喱打扫干净。


    “我走了!”


    放下空盘子,优抓起他的书包就往门外跑。


    “路上小心~”


    “赶紧吧”


    深夜和红莲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等声音沉寂了一会儿之后,深夜突然站起来,吻上了红莲的嘴唇。


    “……唔!?”


    红莲一惊,然后就感觉到深夜将刚放进嘴里的一勺咖喱饭都渡进了自己嘴里。想用舌头抗拒,结果却只是被深夜挑逗了一番。


    等深夜放开了他,红莲咳嗽着把咖喱饭咽了下去,羞恼地道,


    “你干什么!”


    “在施展让咖喱饭更好吃的魔术”


    “唔”


    红莲因为害羞一时语塞,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这口咖喱好吃吗”


    “才不!”


    “诶诶,那一定是因为魔术失败了……我再来一次”


    “停停停停停”


    用手挡住深夜再度凑过来的嘴唇,红莲红着脸动了动嘴唇,小声说道。


    “其实挺好吃的”


    “诶,红莲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要”


    深夜对此装聋作哑道。


    “说我做的咖喱最好吃?说不是我做的咖喱都吃不下啦?”


    红莲直接堵住了深夜喋喋不休的嘴。


    “诶唔?”


    这次是红莲将嘴里的咖喱饭渡喂给了深夜。深夜一开始还有点发懵,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笑容满面地任凭红莲喂他。


    等红莲放开他,深夜就一脸享受地把那口咖喱饭全部吃了下去。


    对此红莲笑道。


    “这种魔术我就不会失败”


    “是是~实在是太好吃了,我还要~”


    然后,深夜笑嘻嘻地看向红莲。


    “做梦吧你”


    红莲说着,然后露出笑容,


    “不过,我也稍微想多吃点了”




    等两个人闹完了也收拾完了,红莲倒在床上一边轻喘一边抱怨道。


    “太多次了”


    “反正红莲明天肯定不用出去。好好歇着吧~”


    这样说着,深夜笑着在红莲额头上吻了一下,躺下来抱住红莲。


    “……店面没人管没关系吗”


    “没事,一般都没人来的”


    “毕竟是大名鼎鼎的【战饰专家】柊深夜大人的作品啊,价格高的都要上天了”


    “红莲可一分钱都没付过哦”


    “……切”


    红莲开始盯着深夜的左耳发呆。


    那上面有一只耳环,和自己右耳上的那只刚好是一对。这是深夜十八岁时,第一次用纯度95%的原石做出来的极优秀的战饰。


    正式的表白和标记就是在两人戴上这耳环之后。


    那时的深夜摊开朝自己借来的诗集,温热的手拉着自己的手,指着那诗句,用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温柔地念出英文每一个好听的发音——


    I need you, only needs you--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Let my heart not stop iteration this speech.

    (让我的心不停地重述这句话。)

    Tempts my all sorts of desires day and night,

    (日夜引诱我的种种欲念,)

    all is passes goes against cheats false and void.

    (都是透顶的诈伪与空虚。)

 

    Hides likely on the dark night in the hope brightly dim in,

    (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

    also makes a sound in my subconscious deep place the call--

    (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

    I need you, only needs you.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Just like the storm with attacks with all one's strength tranquilly,

    (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

    seeks the termination actually in tranquilly,

    (却寻求终止于平静,)

    my revolt is attacking your love, 

    (我的反抗冲击着你的爱,)

    but its call also--

    (而它的呼声也还是──) 

    I need you, only needs you.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怎么,想起甜蜜的往事来了?”


    “……啰嗦”


    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起来了,红莲干脆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PS:

1.念朝对方借来的诗集里的情诗,是张晓风的梗。讲真,我可妒忌晓风阿姨从高中到结婚的这段恋爱了……超级浪漫OTZ念的也是泰戈尔,只不过是“如果你不能爱我的话,那么就请接纳我的痛苦吧”大概这个意思的诗句。

2.诗是泰戈尔的,名字叫《我需要你,只需要你》。超级喜欢就用了ww

3.期待大家告诉我米优还是优筱。小优的性别会由cp决定√

4.肉就这么拉灯过去了,请自行想象吧→ →(无力炖肉了

5.然后,对面的红莲突然给了他一个头槌。

“说过的情话用不着你再说第二遍”(误

“啊啊啊我知道了啊/////!”(唔//

“死你麻痹,给我好好滚去活着”(【躺平

6.谢谢观看这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物。以及,希望吃得开心!(鞠躬

评论(10)
热度(33)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