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绯樱(ABO,路罗AO)-01

刚刚在贴吧发了两遍,都特么说我小广告太多系统删除了fuck!

正好100粉了然而我爬墙了呢(远目)

反正好不容易考完了中考来开心一下吧啊哈哈哈哈!



First.


    墨蓝色的天低低地俯下身来,吞没了阴暗的云块留下的蓝色轨迹。微凉的晚风拂过这个幽僻破败的小花园,里面肆无忌惮的野花野草桀骜地仰头朝天,仿佛都在放声大笑。树上有中型的野猫大睁着鬼火一样的竖瞳,将周边猎物的蠢动尽收眼底。


    特拉法尔加·罗正坐在落满灰尘的破旧长椅上。他垫着一层报纸,毫不在意地将那些风云人物的脸坐在身下。他看了一眼手表,将右腿搭上了左腿。空气里持续不断地混入极低浓度的属于omega的信息素,只有距离极近的发情状态下的alpha才能准确捕捉,如同隐晦低哑的诱人暗示。妖刀鬼泣就靠在他手边。


    死亡外科医生特拉法尔加·罗,是里世界最为赫赫有名的外科医生,也是有名的自由雇佣杀手。他在黑市兜售昂贵而精良的,只有他懂得配置的抑制剂和避孕药,并以beta的身份示人。事实上也从未有人怀疑过他的性别——那些觉得他是个alpha的人除外。死亡外科医生,这就是别人对他的全部了解,连名字都不曾暴露。


    这是因为他这个人在世界政府根本没有档案。


    突然,一股朝气蓬勃,年轻气盛的alpha的信息素毫不掩饰地传来。罗抬起眼睛,果然看见一个与之相符的,看样子还是个少年的alpha冲这边跑来。


    “……这么年轻?”罗有些怀疑地嘀咕了一声。他在等待的目标,在情报上可不是这么描述的。但是这个位置就连白天都难以见到一个人,别说这样的深夜了。再者说,时间也几乎正好。八年的自由雇佣杀手生涯里,罗什么样的奇葩都见过,怎样与真人不符的情报也都读过。这些稍微打消了罗的疑虑。转眼间,少年已经站到了罗的面前。


    最多不超过18岁。罗扫了少年一眼,迅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少年也歪着头,亮着眼睛,满脸好奇地打量着罗,嘴里还含着一根骨头,似乎还在嚼上面的肉。


    “你是谁啊?”


    少年咽下嘴里的食物,继续含着骨头问道。


    “……”


    罗知道这是个误打误撞闯过来的年轻alpha了。电光火石间,鬼泣已经悄然出鞘。如果让这个少年活着离开,难保他不会把这个位置透露出去。那么,自己就又得费劲找接头点了。要知道,这个小花园可是他费了很大劲才弄到手的。


    “和你没关系。赶紧滚吧。”


    罗不耐烦地说着,又收起鬼泣。一个不满18岁的alpha,太年轻了,不该被卷进这等麻烦事里。赶紧打发他走得了,下次换个地方就是了。


    “喂,你是不是藏了什么好吃的?”少年对着罗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完全无视罗那副应该算是看起来很危险,曾经吓哭过小姑娘的表情,叉腰问道。


    “……哈?”罗头上顿时冒出一排黑线。


    少年鼓起鼻孔,左闻闻右闻闻,回过头来盯着罗说道:“没错,那股好闻的味道就是你这里发出来的!就算不给我吃,至少让我看看嘛!”


    “我没带什么吃的。倒是你,赶紧给我滚。”罗抄起鬼泣,黑着脸站起来。他明白眼前这家伙指的一定是自己的信息素——虽然他很不明白浓度那么低的信息素为什么会钓过来一个alpha——这些话如果不是一个白痴说出口的,那就是个混蛋。


    不管哪种,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眼看着对面的青年拔了刀,少年居然一对拳头笑了:“是嘛。要打架啊。”


    “我警告过你了……”罗扬起左手,“ROOM!”


    淡蓝色的领域立刻覆盖了周边。少年一副吃惊的样子,似乎要说话,罗便等着他反应过来自己是谁。无所谓了,就算他发觉自己是omega,反正自己马上就能除掉这家伙——这样想着,罗听见那少年惊叹了一声:


    “是异能诶!好酷!”


    又一排黑线。好,这货是个白痴没跑了。


    “但是,不要小看我……”少年扬起一个自信的笑脸,“橡皮橡皮——枪!”


    少年的手嗖的一下伸长了。罗的瞳仁随之缩小了一下——异能者?下一秒他所在的位置已经换上了那架倒霉的长椅,轰的一下就散架了。


    “嘿,不错嘛……看来不是个普通小鬼啊。”罗扬起嘴角,一记斩击迎上。


    “呜啊啊啊!”少年一下子闪开,他身后的石雕立刻被分成了两半。“屠宰场!”一刹那间少年便和罗面前的石子交换立场,随后罗便一刀砍了过去。


    “哇啊!”少年嗖一下按住罗的肩膀,直接从他头顶翻了过去,“好危险!你连普通异能者都不算啊!”


    罗不置可否,一手抓住少年的手腕,拽着他一下子砸向地面。少年也用伸长的脚试图去踢罗的后背,罗却一闪身和旁边长椅碎成的木片交换了位置,留少年费劲地把脚从冲着自己的方向扳回地面,顺便一拳把那块掉向自己的木片打碎了。


    “你的能力超麻烦啊!”少年站定后抱怨道,不过下一秒就恢复了困惑的神情,“可是,你身上到底藏着什么好吃的啊?每次靠近你都觉得超级好闻……”


    罗的脸更黑了。


    少年散发alpha信息素已经毫无自觉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罗为了等待目标,并没有刻意抑制自己的发情。尽管携带了抑制剂,但考虑到接下来的“幽会”,他现在不能用。然而和一个alpha近距离扭打,已经几乎让罗出现了发情的状况——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绵软无力,变得渴望与alpha紧密接触,身下变得濡湿。这种状态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


    “还要打吗?”少年的表情竟然变得有点关心,“你看起来不太舒服耶!啊,好闻的气味变浓了……”


    不妙。罗看着眼前少年的眼神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当机立断收起会让他更加没力气的ROOM,一把摸出抑制剂。就在他打算注射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另一个alpha的气息。


    “呀咧呀咧,在我之前先接待了别的alpha吗?”


    “不过是一个误打误撞闯过来的笨蛋罢了。”罗手指一动,抑制剂就藏匿在了衣服里面。


    “没处理掉吗?也是呢,你们omega就是不擅长战斗。”这样轻佻地说着,目标alpha已经走到了罗身边,用手指挑起了罗的下巴。罗冲他邪邪地一笑。


    “喂,你说谁不擅长战斗啊?”少年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这家伙很厉害的!”


    “是吗!也是啊,毕竟你是那个死亡外科医生呢……”alpha的手指抚上罗的脸颊,又顺着脖颈滑下。罗面色一寒,那个alpha却依旧笑着说道,“原来你一直都是用这种方式处理目标的啊!真是个淫/荡的家伙呢。”


    “嘿……”罗冲他一比中指,“那么,是现在被我杀掉呢……”罗凑近对方的耳畔,牵引着对方的手抚上自己的腰肢,肆意地释放着信息素,一瞬间整个空间都变成了一个甜蜜而诱惑的黏稠牢笼,静静地衬托着罗略带沙哑的嗓音,“还是想牡丹花下死呢?”


    还不等那个alpha做出任何反应,一个拳头突然照着他的脸飞来。猝不及防之下,那个alpha就被打飞出去,呼啦啦掀起一股灰尘。然后,罗的肩头被抓住,整个人被往后扯着踉跄好几步,然后一下子失去平衡跌坐在了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不开心啊。”


    是少年的声音。那声音显露出隐隐的震动人心的怒气,使罗微微吃了一惊。随即少年喊道:“喂,起来!我要打飞你!”


    这家伙果然是个白痴吧。罗皱眉,但是却看到那边那个alpha竟然站起来笑了。


    “死亡外科医生,看来这小子也很中意你呢……我接受决斗。”alpha笑着的脸上登时青筋毕露。


    嘿……


    罗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决斗吗。


    不是没有人为了他掀起过决斗,但是罗这一次却是前所未有的感兴趣。那个橡皮人少年,这个变数实在是太大了,不仅能捕捉到自己那仅仅一星半点的信息素,而且实力看来也不弱,挑起了罗全部的好奇心,同时,自然也给罗提供了一个坐山观虎斗的机会。


    不管是谁输了都是好事。


    罗退出alpha信息素最浓烈的中心圈,悄悄给自己注射了一支抑制剂,随后拉低了帽檐,在大面积的阴影里勾起了嘴角。




    “决斗是至少有一个alpha参与的,由争夺omega引起的战斗。决斗需要两人都同意,除非是有人侵犯了已有丈夫的omega后,身为丈夫的alpha发动的决斗。在决斗中杀死对方是不犯法的,不如说,决斗就是一场以其中一人死亡为结束的战斗。赢家拥有占有并抹去输家标记的权利,哪怕赢家是强/奸犯也一样。”


    为的是诞下更优秀的后代——就因为这个理由,omega成了害某个家庭家破人亡的红颜祸水,成了造人歧视和敌视的发泄品,成了不忠和淫/荡的代名词,甚至连遭到强/奸都是omega的错,丈夫可以任意将它转卖或者丢进处理所。


    罗的眉眼间积满了阴霾。


    眼前两个alpha正打得天翻地覆。那个罗要杀死的目标,如果是他赢了,也一定消耗了不少体力,自己杀死他就方便得多;至于那个戴着草帽的橡皮少年,如果是他赢了……


    “也得杀掉呢。”


    罗将空的抑制剂注射器收好。他很少使用抑制剂,因为标记自己的人死去到下一个人标记自己的空档期,自己的omega气息会“致哀”——即完全消失。这只有半个月左右的空档掌握得当的话,能完全抑制住发情,而且完全不会像抑制剂一样或多或少对身体有些损伤。


    这也是为什么罗不直接杀死性别为alpha的目标,而是和他们上/床后再送他们下地狱的理由之一。


    “致哀现象虽然也是向尊贵的alpha表达敬意,但是因为影响下一步发情,是未完成进化的缺陷。”


    ……哼。


    一样的归罪于omega。罗不屑地想着,目光又落回战局。


    转眼间,那个草帽少年已经占了上风。罗暗暗心惊,这家伙果然不是普通的少年。为什么自己没有听说过他?自己的目标也露出了恼羞成怒的表情——很正常,也是被出大钱猎杀的成名人物,现在却面对一个完全没听说过的少年吃了瘪。


    有意思。


    罗重新把目光落回草帽少年身上,直到他挥出了最后一拳。




    “咳咳、咳咳咳……混蛋,竟然输给……你小子……”


    草帽少年踩着他,却没有动手杀了他的意思。“以后,不准你再碰那个人。”草帽说着,碰了一下双拳,“不然就打飞你!”


    “以后?”


    那个alpha有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旋即反应过来眼前是个极其缺乏常识的家伙。“误打误撞闯过来的笨蛋”——真是一针见血的评价。


    眼看着草帽的脚挪开了,那位alpha瞬间从手里摸出一把利刃,猛然向他刺去。感觉到杀气而回头的草帽只来得及听到一声“ROOM,屠宰场”,然后便眼前一花,远远地看到罗和那个alpha刃对刃对峙着。


    “诶”


    还没等他的大脑转过个儿,那边已经传来一声爆鸣和一声尖锐的惨叫,随即炸开一朵血花。罗丢下左手的手枪,一脸嫌弃地拍了拍身上溅上的血。


    “喂~!多谢啦!”草帽少年笑嘻嘻地冲罗挥手喊道,“虽然我自己也能搞定的!哈哈!”


    “为什么不杀了他?”罗一动手指,手枪又回到了他手中。


    “为什么要杀他啊?”草帽少年一歪头问了回去。


    罗握了握拳。“你到底懂不懂决斗的意思啊?”


    “不就是打架吗。”


    罗无力了。他捡起鬼泣的刀鞘,收好刀,一步一步地冲草帽少年走了过去。


    “嗯……?好闻的气味又变淡了。你明明在向我靠近啊。”


    白痴。


    罗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顺便判断对这小子子弹大概起不到作用,于是顺手又扔了枪。


    “诶,怎么回事……好难受啊……”草帽少年一脸困惑地盯着罗看。


    废话。罗心想,决斗的胜者享用战利品,已经是alpha血液里镌刻的本能。就算是罗已经打了抑制剂,也仅仅能不让自己出现该死的发情状况罢了,无法控制这个alpha。


    罗用空出来的左手摸出一支alpha抑制剂。


    “名字?”


    “问我吗?我是蒙奇·D·路飞,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对那个D多多少少上了点心。正当他打算告诉这小子乖乖的待在那儿别动,让他打完这一针就可以赶紧滚蛋了的时候,他突然间就被那双伸长的手按倒在地。


    后颈砸到地面的一刻罗的意识出现了空白,只听到路飞恍然大悟似的说了一声:“有好闻味道的就是你啊!”


    脑袋里嗡的一下。抑制剂已经脱手,虽然有备用的,但是手却被路飞的脚制住了。罗还没判断好局面,路飞就已经凭本能吻上了罗的嘴唇。


    “……唔!”


    侵略性的气息瞬间在口腔中扩散。罗勉强看向路飞的眼睛,这一看他就愣住了。并不是没见过alpha发情,但是发情前和发情中变化如此彻底巨大的也就见过这一个了——不再是纯良的困惑的眼神,而是流露出兽性的光芒。


    alpha的信息素席卷而上,几乎让罗颤抖着动弹不得。明明刚刚注射完抑制剂,罗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热,变得兴奋,变得渴求。对这具身体感到厌恶的同时,罗脑袋里迅速过了一下利弊,然后便将双手从路飞的压制中脱出,搂住了年轻alpha的后背。


    接吻结束的时候,罗对着路飞的耳畔轻轻吐了一口气。


    “我们去别的地方继续……草帽当家的。”


评论(4)
热度(77)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