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绯樱(ABO,路罗AO)-02

Second.


——————————肉已被屏蔽————————————



“……”


罗将鬼泣对上睡得正熟的少年的咽喉。那家伙大大咧咧地躺成大字型,睡的直冒鼻涕泡,那张幼嫩的脸怎么看都是个孩子——罗越是看越是觉得羞耻,自己就是被这么个男孩翻来覆去地操到最后直接昏过去的?


窗外刚刚迎来黎明。罗是很难睡熟的人,但是大概是因为折腾得太过,今天竟然沉沉地睡去了——如果对象不是这个少年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这么被杀了啊!


不是没有像这小子一样狂暴的alpha,但是……


跟一个来路不明、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omega睡过之后,还能踏踏实实好像睡在亲人旁边一样的家伙,也就他独一份了。


“ROOM。”


罗眼神一动,刺了下去。








“……嗯?我这是在哪儿啊?我记得昨天遇见了有很好闻味道的人,然后……”


“然后你和他上了床。”


听到带着隐隐的无奈和怒意的熟悉声音,路飞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揉着太阳穴的青年。罗看到他睁开的明亮的黑色眼睛,又大大地叹了口气。自从遇见这个家伙,自己无语的次数一下子就从零开始直线飙升。


“上/床?那是什么?”路飞一脸好奇。


“如果你还记得昨晚干了什么的话,那就叫上/床。”罗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又开始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大骂自己的心软。


为什么没趁着他睡着杀了他?就算这家伙是被自己卷进这摊浑水里的,也应该让他自认倒霉才是!就这样下去的话,虽然不会再对别人发情,但是只要再见到这个少年,立刻就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啊!而且,这样一来,从不属于任何alpha的自己从此就烙上了“奴隶印记”,这应该是自己绝对不能忍受的事之一。


那边的少年还在费劲地思索着:“昨晚……啊,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是把你欺负哭了吧……对不起啊!嘿嘿!”


“你还是闭嘴吧!”


罗恶狠狠地冲路飞比了一个中指,然后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儿?”


衣服被抓住。罗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路飞伸长的手臂。清澈得一望见底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罗又捂着脸叹了口气——一边对自己的心软自暴自弃了,一边则是对于标记之后这具异常依恋这个alpha的身体感到吃惊。


毕竟之前标记过他的alpha都是在睡梦或昏厥中直接被杀。


“关你什么事。……先穿好衣服!”


“那在我穿的时候不准走哦。”


“谁管你啊!”


罗感觉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竟然就这么乖乖地站在门口,看着路飞迅速地钻进自己的衣服里,然后嗖的一下扑过来,用伸长的手脚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对啊,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罗盯着路飞纯良无辜的笑脸。


“……特拉法尔加·罗。”


说完,罗就几乎想给自己一巴掌。缠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却显得特别开心,试图重复,“特拉……特……特拉奥……”


“特拉法尔加·罗。”


罗彻底自暴自弃了。


“对对,特拉仔!”路飞阳光灿烂地笑着,把头埋进罗的颈窝,“特拉仔的气味有点变了呢……但是还是很好闻啊!”


还不是你的错……不,大概是我的锅吧。


罗觉得自己连话都懒得说了。


他突然间就抽出鬼泣,朝路飞来了一刀。路飞“呜啊”一声从罗身上躲下来,借此机会罗将手里的东西用力一捏。


“唔呃!”路飞一下子痛得倒地蜷缩起来,“你、你干什么?”


“草帽当家的,这很公平哦。”罗向路飞晃了一下手里跳动着的心脏,面带微笑,“下次见面的时候,如果你想,就能轻易要了我的命……这么一来,我也得有同样的筹码才行啊。”


“啊!那是什么——!”路飞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心脏?我的!?”


虽然眼看着对方是惊讶和好奇,而非自己期待的恐怖和愤怒,罗还是收起心脏说道:“就是这样。那么,再见。”


“等等!”路飞直接跳了起来。


“ROOM——”一声过后,罗的身影便消失了。路飞呆呆地看着他刚刚站过的位置,盯了半天。




任何稍微知道路飞性子的人,今天都觉得太阳打西边升起了。


“喂,路飞?”山治小心翼翼地拿着一块肉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少年一伸脖子,咔嚓一下咬住,依旧闷闷不乐地咽了下去。


“我说你怎么回事……”


“我不开心。”


路飞一句话就回答了事。


“这不是废话吗!”山治大翻白眼,“我问你发生什么了啊!”


路飞一脸委屈地撅起嘴,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一遍。


山治的嘴一点一点张大了。


“喂路飞,你没搞错吧?!特拉仔是谁啊!你该不会冒犯了lady吧!?”山治抓住路飞的肩膀。不这不是主要问题,决斗?上/床!?槽点太多了点吧喂!


“特拉仔?”惊讶的女性声音在旁边响起。


“罗、罗宾小姐……”山治咔哒咔哒地转头看她。标准的眼神死。怎么能让美丽的lady听到这种下流的话题啊啊啊啊啊!


路飞立刻看向罗宾,问道:“罗宾,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路飞,你大概,是被omega的信息素吸引过去的吧。”罗宾说着,将手里的一件纸质物翻了翻,往路飞眼前一抖,“顺便,你说的特拉仔……是指他吗?”


纸上赫然是罗的头像。


“以残忍手段著称的异能者,别名‘死亡外科医生’、悬赏两亿的的特拉法尔加·罗……据我所知是一个恶名昭著的自由雇佣杀手、黑市贩子和地下黑医……路飞,你……”


“对对对!”路飞指着报纸,一脸认真地说道,“他还把我的心偷走了!”


嗖……


山治清晰地感到一阵寒风吹过。


罗宾定定地看了路飞一会儿,突然问道:“路飞,你说,你们上/床了?”


“特拉仔说的。”


“你确定就是他散发出很好闻、很吸引你的气味?”


“嗯。”


“……竟然是omega……那,他拒绝你了吗?”


“没有啊。”


“看来也不是强迫。但,为什么你能活着回来?”罗宾淡定地问出可怕的话。


“我也不知道啊,明明特拉男把我的心都偷走了……”路飞一脸的困惑。


罗宾愣了一秒,突然伸手掀开了路飞的衣服。


“罗宾小姐……?”山治还没把最后一个音发完,所有的声音就卡在了喉咙里。路飞依旧一脸困惑地盯着他们两个,坦然地露出胸口……和左胸心脏处的一个空洞。








罗走在幽暗的长廊里。脚下是光滑平整的大理石,鞋跟敲击在上面,发出缓慢而清晰的响声。他在一扇门前站定,用指节按节奏扣了六下,然后默默地等待。


“吱呀”,门开了。罗罗诺亚·索隆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杯喝到一半的烈酒。“你怎么来了?”


罗扛着鬼泣,自顾自地走了进去,顺势带上了门。








昏黄的灯光下,令人闻之色变的自由雇佣杀手和赏金猎人坐在同一张酒桌前,各自的爱刀都放在手指一勾就能够到的位置。诡异的气场使得两人周围完全是生人勿近地带——幸好这间小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


“你怎么知道,我还在交易所待命的?”绿发的剑士瞥了罗一眼。


“我为什么不知道?”罗笑着反问,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口酒,“不过,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我有话问你。”


“什么事?”索隆喝着酒,锐利的目光却始终停在罗身上。


“东海出身的话,那么你应该认识吧——叫做蒙奇·D·路飞的橡皮人。”罗轻轻晃动着酒杯,看到里面自己支离破碎的倒影。


索隆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你碰到那家伙了?”


“是。”罗放下酒杯,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拿出了还在跳动的心脏,“顺便,就把他的心脏带——”


轰的一下,寒锋一般的剑气咆哮流窜,转瞬之间锋锐的刀尖已经抵上罗的喉结。


“看来交情不浅呢。”罗面不改色,“但是,不要误会了。我现在已经是他的omega了,只取走心脏很仁慈吧?”


在罗释放出信息素的瞬间,索隆的眉梢跳了一下,便收起了刀。这个小房间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再吱呀吱呀地发抖,重新从炼狱变回了人间。


“真不像你的风格。为什么?”索隆再次坐下,拿起酒杯,“别说是顾虑我有个东海出身。”


“如果我说是呢?”


“嘿……那就等于直接承认你心软了。”


“随你怎么想。”罗将左腿搭上右腿,换了一个舒服而恣意的坐姿,但是表情却不那么畅快,“告诉我,那家伙的嗅觉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索隆对这个问题抽了抽嘴角。“对食物的话确实是的。”


罗的脸黑了。……我是食物吗!?


索隆看着罗的表情,脸色也渐渐变黑了:“你那个狩猎方式……别告诉我路飞那小子是闻着你的信息素过来的!”


罗单手捂脸,半晌点了点头。


罗罗诺亚·索隆,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看着自己老同学不知道怎么捅出来的大篓子兼自己赏金两亿的恶劣同行,心里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半天挤不出来一句话。


·路飞那小子向来对omega信息素没什么兴趣,甚至因此被怀疑过alpha的性别。
·按罗习惯释放的信息素的量,就算是一个生理完全正常的alpha,不在发情状态下靠近到一定范围内都闻不到,只能隐隐受一点撩拨(被黑医用钱威胁做过实验所以一清二楚……往事不堪回首)
·路飞绝不会强迫别人做这种事,而且他性成熟以来从没因为任何omega发过情,也对这种知识毫无兴趣——也就是说他甚至连怎么做都不清楚,所以这种事态的发生绝对是因为他失去了神智。
·罗从来只和自己确认要杀的对象上床,遇到这种情况肯定只会给路飞一针,所以路飞是在罗顺着他之前发情了,不是因为罗的挑逗。
·路飞这辈子也能主动要一个omega了?不对不是欣慰这种事的时候!
·罗……避孕措施做好了吧。
·不对我都在想些什么!总而言之综上所述罗这家伙恐怕相当对路飞的胃口,但是他们两个无论是身份生活个性还是命运轨迹哪里都一点也不般配吧?
·路飞看人第一看人品。罗这家伙虽然相处久了会发现人还不错……但是第一次见面的话,路飞到底是看上他哪儿了?
·然而路飞那种人,一旦确定了自己要的,就死也不会放手(还不听人说话)。


整理了一下心情,剑士先生对着正在耐心地发呆的罗,突然莫名有种拍肩安慰的冲动。


“如果下得去手就快杀。不然,如果他真想要你,恐怕到婚礼现场你都反应不过来事态是怎么发展的。”


罗稍微地愣了一下,然后耸肩道:“这么说的话,你不会阻拦我杀他了?”


索隆动了一下手指,剑鞘里便流出一道寒光:“当然不是。”


“所以才说,现在更不能杀了……”罗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和剑士打架。他提起鬼泣站起来,准备离开。


索隆看着罗走到门口,突然说道:“喂,忠告你一句。比起让路飞远离你,你最好选择自己远离他。那小子不是会听人说话的家伙。”


罗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评论(3)
热度(67)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