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绯樱(ABO,路罗AO)-03

Third.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位传奇的alpha。他将他的一生全部奉献于在各地的冒险,到了最后,他征服了世界,成为了王,得到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可是,上天从不会让任何人永远顺风顺水。就在他称王后不久,他最心爱的omega为了他而死去了。王悲痛欲绝,曾经执着追求的一切都被他弃之脑后,失魂落魄地守在爱人的遗物边,心如死灰。”


    “为了让他们敬爱的王者重新燃起生命之火,他的伙伴找遍了世界的全部藏书,问遍了世界所有的渊博学者,最后,却只找到了一个传说。”


    “传说中,世界的尽头有一座岛……不仅周围的海域无比凶险,从岛的边缘开始,几乎非常人所能承受的环境就像守门人一样守着这座岛的门扉。樱花山就在所有的险境之后,在这座岛的正中央。它从山脚起长满了茂密绚烂的樱花,颜色清烈有如浅粉色的火焰,世人称之为‘绯樱’。”


    “绯樱是只在樱花山上生长的传说中的植物,它们在夜晚打开蓓蕾,白天花瓣就纷纷扬扬地凋零,如同一场流火,美得不可方物。但是,绯樱却因为人的鲜血呈现出美丽的红色的,因为所有闯进樱花山的人都将迷失在无尽的樱林中,最后被花瓣埋葬于地下,成为绯樱的养料。”


    “这样凶险的地方,却埋藏着唤回死者的密码。传说,只要有人能够三步一跪拜,在死前到达樱花山的山顶,再向花神祈祷的话,他就可能会得到花神的馈赠,唤回自己的爱人。”


    “尽管王的伙伴们担心王的安慰,但他们却更加相信王的奇迹。”


    “于是,王放弃了自己一直追求的王位,分发掉自己得到的全部财宝,和自己珍惜的同伴们一一道别,毅然决然地踏上了旅程。经过酷暑、严寒、疼痛、疾病、心伤和失去,当他熬到山顶时,几乎已经瘦成一把枯骨。他热泪洒地,高声祈祷,花神也为之痛哭不息。三天三夜的泪水化成了一颗璀璨的钻石,王嘶哑咽喉里的鲜血为钻石染上了艳色。心爱的omega终究还是没有回来,王于是带着钻石回到了故乡,从此销声匿迹。他用钻石打造了一对美轮美奂的婚戒,最后,和这一对爱情信物一起不知所终。”


    “从那以后,人们将一种开放在早春的红色樱花称之为‘寒绯樱’并加以栽培,用它在寒冷中开放,繁荣里凋零的寂寞身姿,来纪念王和他爱恋终生的omega。那一对婚戒也被称之为‘绯樱钻戒’,成为了传说中的无价之宝。”


    罗宾合上了书。低年级的孩子们都有些感动。


    “妮可老师,”莫查睁大泪汪汪的眼睛,“有人的祈祷成功过吗?得到的不是钻石,而是心爱的人?”


    罗宾摸了摸莫查的头。“很遗憾,从未有过。人死不能复生,花神就是因为这样的苦痛,才会潸然落泪哦。”


    “但是,肯定会有上去骗花神的钻石的坏蛋吧!”一个小男孩握着小拳头说道。


    罗宾笑了:“旁边的险境,就是为那些坏蛋准备的。”


    “那、妮可老师,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大坏蛋怎么办?”小男孩睁大了眼睛,再次问道。罗宾也笑着摸摸他的头:“花神会判断曲直,不会给他钻石的。”


    “可是,最后,钻石到底到了哪里去呢……?”


    罗宾的眼神暗了暗。


    “别担心……钻石最后,一定会——”


    “轰!”


    一声巨响,突然打断了罗宾的话。小孩子们纷纷尖叫着往罗宾旁边凑去。还不等罗宾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有非常熟悉的大声喊叫传了进来——


    “喂!你们快给我放开她啊啊啊啊啊——!!!”


    “路飞!?”罗宾惊愕。他在干什么?


    “妮可老师!有枪声……啊!”窗户玻璃突然间碎裂,有流弹射进这个二楼的房间。罗宾连忙组织学生往外撤,慌乱间外面喊声、枪声、打击声连成一片,罗宾的喊声瞬间就被洪流所淹没。


    路飞……


    在把最后一个学生推出门外后,罗宾猛地关门,抽出手枪便向窗口冲去。





    “放开她啊啊啊啊啊——!!!”


    拳头疾风骤雨一样落下来,几乎将那些警察卫兵打飞一片。慌张的叫声立刻传了出来——“能力者!是能力者啊!海楼石准备!开枪!枪!”枪声霎时成片,但路飞躲也不躲,直接冲向了那个身负枷锁,目光呆滞的瘦小少女。


    山治从六楼的窗口向下瞄了一眼,立刻明白这个高度单凭体术是应付不了的。他嘁了一声,就冲下楼梯去。现在也不知是想救那个年轻lady的心情多一点还是后悔和路飞说明情况的心情多一点了,说实话果然还是应该自己想办法救人,让路飞跟着就行了……不到头来路飞还是会硬冲的吧。啊啊啊反正大麻烦已经闯下,只要专心致志救人就好了……!


    这种处决omega的情况也不算少见,但是这么年轻的omega实在是太可怜了。山治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架势是什么罪名——因为某种原因丧失生育能力。但是这样的罪名只有已经嫁为人妇的omega才能成立,但是这个小lady怎么看也不是到了婚龄的年纪啊!


    “路飞!”随着玻璃的破碎声,罗宾双手持枪从二楼一跃而下,堵在路飞前面的敌人顿时成片倒下。


    “罗宾!谢啦!”路飞一面朝罗宾喊着,一面伸长了手将那个少女拎了起来。那截枯木头一样的少女直到此时才稍微有了一点反应,抬起头来看路飞。


    “你……是来救我的吧?”


    声音抖得仿佛下一秒路飞就会杀了她似的。


    “啊。”路飞平静的表情下面蕴藏着暴怒。拎着的那个少女看着路飞的表情,突然间开始颤抖和啜泣,最后竟然大声号哭了起来。


    路飞咬牙。


    “可恶……竟然让这么年轻的lady流泪……”山治看着那个嚎啕大哭的少女,忍不住心里直发堵。


    “路飞!”罗宾突然有些紧张地喊起来,“把她交给山治,军方的抑制剂撑不了多久了!”


    “啊?”路飞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但山治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脸色霎时苍白。那小lady是个omega,靠着毫无收敛信息素意识的alpha这么近,没有抑制剂的话,恐怕——


    “……唔……怎、好热……”


    一种浓稠而甜蜜的气息,缓慢地扩散到了空气当中。


    那少女生有焦糖一般颜色的瞳仁和奶白色的短发,清秀的面颊上翻涌着草莓般的嫣红,在蒸腾的牛奶和焦糖香气里被衬得有如一道诱人的甜点。她仿佛深深晓得后果,两手惊恐地绞叠着捂住了嘴,浑身颤抖不休。


    “诶,蛋糕?”路飞半晌才一脸好奇地嗅到气味。


    这家伙根本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山治一咬牙关,朝路飞大声呼喊起来:“路飞!快把那位lady给我!”一边喊着,一边朝路飞的方向张开双臂。


    “晚了……”罗宾迅速扫了一眼周遭眼神正在生出兽性亮光的alpha,脸上稍微地流下了一滴冷汗。


    路飞看了一眼恐惧得几乎扭曲了面容的少女,又看了一眼周遭的alpha。


    “喂,山治,罗宾。”


    山治看向路飞,那家伙半张脸都在草帽的阴影下面。咬了咬嘴里的烟,“喂,事先说明,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打——”


    罗宾只是定定地看着路飞。


    路飞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握拳大喊道:“——跑!!!”




    

    普通的艳阳高照的日子,所有的建筑物和行道树都一无所知地懒懒晒着太阳,平静而安宁的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有序地进行着——


    当然,从现在起是不可能了。


    “喂路飞,你知道该往哪儿去吗!”


    “不知道啊。嘻!”


    “现在是该笑的时候吗啊啊啊啊!!!再这么跑下去我可要虚脱了啊!虚脱了!”


    “呵呵呵。”


    “罗宾小姐笑的时候也是如此美丽!”


    总之,虽说是小镇里最闹腾、但总之还算是个老实的表世界人的异能者蒙奇·D·路飞,其同学、红脚哲夫的养子兼西餐厅巴拉蒂兼职厨师山治,其历史老师兼学校图书管理员、过去背景神秘的妮可·罗宾,这三者的诡异搭配正在奔逃,背后还追着一片几乎失去理智的alpha军队,引得人们纷纷凑过来看热闹。


    “总之,只要甩掉他们就好了吧?”路飞得意地咧开嘴角。


    “别想得这么简单,笨蛋!”山治冲路飞喊,“这样一来,我们肯定会被通缉的,基本就别想过原来的日子了!”


    “那正好啊,海贼一定会被通缉的吧?”


    山治捂住了脸。


    “……这家伙没救了……”


    “我倒是觉得很帅气哦。”罗宾轻轻扬起嘴角。


    “罗宾小姐的话就是真理!”山治立刻眼冒桃心地看向了罗宾,身体呈超高难度面条状扭动。


    “我看你这色厨子才没救了吧!”


    突然间,某个意外的声音横插了一杠。


    “……诶”


    “喂,你!”那位意外之客继续自顾自地转向罗宾,向她丢去一支针管,“抑制剂!”


    罗宾一把接过,但却没有即刻使用。费力喘息着的omega少女眼神迷蒙地看向她,却看见她锐利的目光。


    “罗罗诺亚·索隆……”


    “索隆!?”


    罗宾话音未落,路飞就惊讶地大叫起来。然后他转向罗宾大幅度挥手,“罗宾!索隆是朋友!没关系的!”


    “……这样吗。”罗宾依旧将针管在手里仔细审查了一下,然后些微地变了脸色。


    无论是成色、气味还是微雕标识……不会错的,这是“死亡外科医生”才知道配方的特别抑制剂,有着远远超越世界政府辖区流通抑制剂的水准,是黑市上珍贵的商品。


    “你们这是打算往哪儿跑啊?”索隆又转向路飞。


    “不知道啊。”路飞诚实地答道。


    “……”短暂地沉默了一下,索隆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变成一句话冒出嘴,“你这小子,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山治迅速整理了一下已知信息,然后对索隆说道。


    “喂,绿藻头,你是‘野刀子’吧?在‘黑海’有地方吗?”


    “当然有啊。幸好你们惹事的地方离戒律警察辖区的边界不远,我带你们——”


    “拜托你只说地址就行了!”


    “啊?我怎么会记那种东西。”


    “开什么玩笑!?”






    阔别多年的家活脱脱像一个酒窖,昏暗得要命,还散发出结构复杂的陈年腐味。罗一面皱眉一面考虑着要不要把自己的纪念币和书再换个地方,一面把自己从图书馆借来的新书摆在一边,自己靠到座椅里随意地捡起了其中一本,点亮了灯后开始阅读。


    说实话对one piece并不感兴趣,罗也和世界上大多数人一样认为那不过是个毫无根据的传说,不然现在肯定是海贼泛滥。


    “海贼王……吗。”


    得到one piece,恐怕不一定是海贼王吧。罗一边翻书一边想,如果说这个等式成立的话,那么one piece一定是吸引了几乎所有的海贼来争抢——即,这当中的最强者,才是所谓海贼王。


    只有强者有资格得到财宝。只有强者有资格得到权利。只有强者有资格得到自由。


    那个草帽男孩,至少现在还没这个资格。


    “……嘿。”


    D之一族的梦想(Dream)……哈,就让我见证你的命运(Destiny)吧。





    只是一会儿的时间,突然间,外面就变得又吵又嘈杂。


    “怎么回事……”


    罗皱起眉头,几次尝试把注意力投到书本上,然而均告失败。怒从心起,罗哗啦一下把窗帘拉开,朝街上一看,脸上立刻僵了起来。


    那是……草帽当家的,剑士当家的,还有妮可·罗宾和另外一个人。


    罗黑着脸看到某个绿发剑士带着这一些人往这边冲来,似乎还在和一个金发的男人大吵特吵。


    “果然,不该信任这个路痴……”


    已经友情捐助了抑制剂的特拉法尔加·不想惹麻烦·不想撞上草帽当家的·想看书·罗又刷的一下把窗帘拉上了。


    眼不见为净,待会儿也就耳不闻了……然后就能安静看书了。反正这个小破屋子也年岁已久了,至少现在不被发现的话,接下来就会转移地点……


    门被啪的一下打开了。


    “这里是……咦”


    罗自这一瞬间开始顿悟,自己之前根本从未深刻理解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无上箴言。


    抓起鬼泣,竖起手指,罗干脆利索地给自己来了一针抑制剂。


    “ROOM!”







    先前索隆刚和罗见过面的交易所里,立刻就堆满了人。


    人……其中一部分是还能正常说话的碎块呢。


    “哇,好有趣啊!真的一点也不痛诶!”路飞的脑回路依旧和常人不一样。


    “……”索隆默默地黑着脸。


    “喂,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山治——完好无损的人之一——依然没有放松迎战的架势。将追兵杀尽是当然的,毕竟眼前的罗自己也是悬赏犯,现在的情况却不是能完全信任他的。


    “总之,谢谢你了呢。”罗宾朝罗微笑。罗瞥了她一眼,便撇开眼神。


    “闯祸的和给我添麻烦的家伙就先碎着吧。”罗揉了揉太阳穴,总觉得自己自从碰上路飞后运气值就开始直线下降。


    “是啊,添麻烦了。”罗宾依旧保持着笑意,“死亡外科医生先生很强呢。”


    “再强也不会愿意让这颗人头增值吧?”罗几乎是把自己丢进了椅子里。ROOM的使用相当耗费体力,那三个跑也就跑了,剑士当家的跟着跑什么?特地祸水东引吗!?


    不,这不是主要的。


    罗的视线,转向了那个大难余生的omega。


    罗宾已经坐到了获救的少女旁边,和蔼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胆怯地扫了罗宾一眼,这个和蔼地发话的女人就在之前还用手枪毫不犹豫地杀了很多人,“欧米什。”


    “欧米什……是怎么写的?”


    “O-C-C-A-S-I-O-N。”


    “……法语的‘契机’……真是好名字。”罗宾展露了笑容,轻轻地揉了揉少女的头。少女浑身条件反射地一颤,抓住衣服,似乎费了劲才忍住没有惊恐地尖叫并挥开罗宾的手。看着一副隐忍表情的少女,罗宾收手,脸上流露出同情。


    似乎意识到接下来大家就要问她的经历什么的,路飞竟然把头往草帽上一倒,就地睡着。山治早就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弄出了大堆美食,两眼桃心地凑到了欧米什身边——omega的相貌都很精致,欧米什也不例外。


    索隆瞅了欧米什一眼,又对比了一下罗。omega的队伍里是怎么出现一个论长相当alpha也没什么不对的家伙的……


    “我……是被卖出去抵债的。所、所以,因为被……因为被……所以丧失了生育能力什么的……呜呜……”看起来才刚性成熟不久的年幼少女抽泣着,“他们说……他们说这是罪。”


    “不是的哦。”罗宾温柔地说道。


    “啊那群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可爱的lady……!!!”


    罗的眼神在阴影中微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索隆稍微地锁起了眉头。


    “那个……谢谢你们救了我。你、你们是里世界……的吧?”欧米什低着头,眼泪一颗一颗地顺着脸颊往下流,纤长湿润的睫毛和湿漉漉的眼神让人止不住地心生怜爱,“我的话……反正,也回不去了吗……可以让我跟着你们,吗?”


    “别开玩笑。”索隆毫不犹豫地泼冷水,“就凭你这个omega?”


    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欧米什呜咽了一声又开始抽泣。山治怒气冲冲揪起索隆的领子,但是下一秒不知出于什么心情又放下了,表情忽明忽暗。


    罗宾笑道:“这件事,得让路飞拿主意吧?”


    正把头倒在草帽上呼呼大睡的少年似乎感受到众人聚集的目光,睁开了眼睛。


评论(4)
热度(55)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