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绯樱(ABO,路罗AO)-04

Fourth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路飞身上,尤其是欧米什,朝着路飞睁大了她闪烁着泪花和希望的眼睛。房间里一时极静。


    “我不要。”


    路飞干脆利落地说道。欧米什眼睛里又开始蓄起泪水,但路飞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在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前,也不要你走。”


    “可、可是,哪里有……”欧米什垂下目光,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戒律警察的辖区,是有omega保护区的哦。”罗宾微微露出兼有安慰和欣慰的笑容。路飞说话看似不经大脑,但最终做出的选择永远都是好的。如果让这个柔弱的omega加入里世界的话,恐怕不出几日就会凄惨地死去。


    尽管路飞是异能者,但也是未经生死锻炼的尚未淬火的刀坯,罗宾自己本职也只是情报活动,战力并不可观,罗罗诺亚突然出现立场不明,山治也绝无足够的力量,谁也护不住欧米什。戒律警察的辖区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真的吗?”欧米什睁大眼睛,“如果去那里……我也可以平静地生活吗?”


    “如果你没有隐瞒任何特别信息的话,那是真的。”罗闭上眼睛,用强调的语气说完前半句,声音冷硬,“不会因为无聊的理由被定罪杀掉,但不受歧视就别妄想了。如果还想活着就去那边。”


    “好!”路飞嘻嘻一笑,“那就先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草帽当家的,”罗有点无奈,“你的去向才是个大问题吧?”


    路飞一歪头:“啊?”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出手的吗?”罗叹口气斜瞥了路飞一眼,“现在你们已经不得不进入里世界了,这种半吊子的心态可活不下去。”


    “嘻嘻,是嘛。不过,我是不会死的!”不以为意的笑容。


    “……随便你。”罗起身,“忠告就到此为止,接下来的事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那——”罗宾的声音发到一半,罗便直接答道,“不用我的能力也能拼上。”


    “喂,等等啊,特拉仔!等等啊!”路飞大声喊,直到罗的脚步稍微放缓,回头用“你又有什么事”的目光看着他,“你要走吗?”


    “啊。”


    路飞有点不高兴似的鼓起了嘴巴:“才不让你走掉!”


    两只零件手嗖一下伸长了,一下子把罗缠了起来。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罗一个重心不稳摔在地上,鬼泣刀鞘碰撞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你是笨蛋吗!?”几乎被捆成粽子的罗声音里蕴含着怒气,“快放手!”


    “我不放!这回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谁要跑啊!快放开,我没时间陪你胡闹!”


    索隆默默地把头转向了一边。


    ……真要生气的话,你手里不是有路飞那小子的心脏么。居然像个小孩子似的跟那家伙吵嘴架?看着辣眼睛。


    山治的烟掉了。


    罗宾只是神神秘秘地掩嘴一笑。


    总而言之混乱的事态收拾了一番后,两堆零件已经拼完,除了路飞头上多了一打还在冒烟的包以外没造成任何意外。至于罗,虽说散发着修罗一般的气场坐在椅子上,眼神冷飕飕简直能用来杀人了,但是却依旧尽职尽责地进行了解说。


    “世界政府的统治是以天龙人为权力核心的,这一点你们知道吧?‘王军’就是为天龙人政府服务的军队,直接隶属世界政府,和各辖区政府直属的普军不一样,集中了很多数量稀少的异能者,其中的元帅和大将都称得上是当世最强的人物了。……我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们这群白痴别轻易动天龙人,哪怕是被排斥在权力中心外的废物,一样受到大将的直接保护,你们敢动一根手指,生还率就接近于零。”


    罗说着,看了一眼路飞。这话实际上主要是对这小子说的,但是,路飞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让罗无奈至极。


    ……算了,虽然剑士当家的和原巴洛克工作社的妮可·罗宾不需要这种新手教程,但至少草帽当家的还勉强算是支棱着耳朵在听的,不管他听得进几分,自己都必须说。


    “接下来你们要前往的戒律警察辖区,是脱离于世界政府外的独立统治区。他们比起国家,其实更像是一个超大型的组织,全体国民除去幼儿和omega就是一个完整的军队,整体就被称为戒律警察。虽说多数都是原政府通缉犯的子孙后代,不过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正义论,经常插手世界政府辖区和‘黑海’的事,是介于它们之间的灰色地带。omega在他们那里虽然被拒绝参军,拒绝任某些重要职务,但至少受到保护,享受一些法律权利,已经相当不错了。”


    “至于‘黑海’……算是里世界黑色地带的统称,聚集着数量最多的逃出的奴隶、罪犯和强大omega。当然,”罗看了欧米什一眼,“我所指强大,至少是能超出黑海alpha平均水平的。你根本连边都摸不着。”


    欧米什一抖,眼泪又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像你们这种程度的新人,”罗又看向路飞,“一般而言只有两种选择:一,通过成为自由雇佣杀手、临时卖家或者中间人,成为‘自由之白’的隶属者。当然,临时卖家和中间人的财力和影响力,你们没有。第二,就是加入一些成型的组织……”


    “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我不想加入别人!”路飞抱臂拒绝道,“我要当船长!”


    “……第三才是组建自己的组织。但是,”罗稍微地眯了一下眼睛,“黑海向来不宽容新人。”


    “嗯?那怎么了吗?”


    罗看着路飞灿烂的笑脸,从那双眼里看到了绝对的自信,于是笑了一下:“看来没必要再说下去了。”他站起来,朝路飞手里丢过去一个红色透明的正方块,“这个还给你。”


    “呜哇!”路飞接住自己的心脏,然后抬头看向朝自己走来的罗。


    “草帽当家的,我有自己想做的事,不可能一直留在你旁边。”罗走到路飞面前站定,微微扬起嘴角,“一个omega对你而言,也没有海贼王重要吧?”


    路飞有点不开心地反驳道:“不是‘一个omega’……”


    “努力变得更强吧。”罗对路飞试图说的话置若罔闻地打断,表情认真起来,“如果你足够强了……我就来见你。如何?”


    路飞直直地看着罗的眼睛,炙热明亮的视线让罗快要无法再继续直视他。终于,路飞嘻地笑了一声:


    “一言为定!”






    罗走后,路飞周身的气氛依然是随时冒花的状态。装回了心脏,他还笑嘻嘻地说道:“特拉仔果然是个好人嘛!真想早点再见到他啊!”


    “那家伙,居然把心脏还回来了?”索隆用出乎意料的表情看了路飞一眼。那个黑医肯定有自己的目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这还不算什么大问题……最关键的是,路飞那小子好像真的对罗上心了。索隆有点头疼,说实话他不希望这小子和罗有什么牵扯,毕竟,罗可不同于其他的omega,要知道一直以来索隆都是拿他当头等危险的alpha对待的。


    完全没有体谅索隆复杂心情的路飞站在原地,露出一副费力思索的表情。


    “那么,就叫‘草帽海贼团’吧!”路飞一手按住自己的宝贝草帽,一面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振臂欢呼起来,“成立啦——!!我的海贼团!”


    “喂,别那么大声。这可是‘自由之白’的地盘。”索隆出声警告道。


    “海贼团……”山治抽了抽嘴角。


    “呵呵。”罗宾笑得宠溺。


    “那么……嗯……一、二、三,加上我,一共有四个人了!”路飞一副兴奋的样子,挥舞着双臂嘻嘻笑着,“真不错啊!嘻!”


    “你这小子……”索隆抽搐着眼角,“该不会也把我算进来了吧?”


    “不对吗?”路飞歪头反问。


    “混蛋,野刀子可是不能属于任何组织的啊……”索隆扬起一边嘴角,“不过,我不讨厌有胆量的家伙。那就一起干吧!”


    “哈哈哈!”路飞爽朗地大笑起来,随后看向了欧米什,害得突然被注目的欧米什浑身一颤,“好!接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家伙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谢、谢谢!”欧米什的眼里亮起光辉。






    大份大份的报纸像是一股迅猛的灰色海浪,迅速席卷了整个世界。


    罗打开报纸,不出意外看到自己的照片和信息。大概已经被归档了吧,兴致寥寥地瞥了一眼,罗又将目光投到路飞的照片上。照片上笑得爽朗而又灿烂的阳光少年,实在是没法给世界一个恶徒的形象——想到王军贴照片时肯定头疼了一阵,罗就忍不住要发笑。


    说起来,草帽当家的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本以为还会被纠缠不休,没想到一个约定就解决了问题……虽说本来只是拿这个约定当空头支票的,但罗却有点改变主意了。说不定这家伙会发展成一个可以利用的大人物。


    赏金似乎太高了一点。罗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了解的初悬赏,稍微皱了下眉头。而当目光落到欧米什的悬赏身上,罗的瞳仁猛然一缩。


    五千万贝利……!?


    罗脑海里迅速思考所有关于欧米什的信息。电光石火之间罗已经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如果这个结论成立的话,她就是比异能者还要稀少得多的怪物,政府一定会用尽全力抹杀她,就像是……


    ——带着这家伙,草帽当家的得被多少人盯上啊!?


    等、等等,我在想什么……


    轻轻啧了一声,罗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脑子有点短路。不得不承认,草帽当家的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家伙,和自己应付过的、见识过的所有的人都不一样。但再怎么有趣,利用也就是这段关系的终点了。既然那家伙自己投身黑海,罗就没有理由不把他纳入自己的考量。


    这样考虑着,罗在无人的岔路地敏捷地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幽暗角落里的酒吧。酒吧看起来陈旧而破败,熏人的酒气和震天的音乐从中疯狂地传出,有几个醉醺醺的小混混正在门口耍着酒疯,似乎正把一个年轻的女服务生堵在墙上。


    “还真是……越来越脏了啊”


    罗皱眉抱怨一句,将报纸捏作一团。


    “哦~ 生面孔啊,小哥……”其中一个笑嘻嘻地转身看向罗,朝罗的手臂抓去,酒气混杂着刺鼻的信息素扩散,“身上气味很不错嘛,是——”


    话语被一团灰色的东西打断,只溢出一声闷响。罗的动作在场无一人看清,但是那个试图抓住罗手臂的人嘴里已经塞着一团报纸倒地打滚,发出被阻隔的凄惨的呻吟,鲜血从嘴里溢出来。


    周围的混混惊得酒醒了一半,刷拉一下将罗包围起来,面朝着罗拿起了小刀和手枪一类的武器。


    “你、你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不许动手的吗!?”


    “你们,”罗一面以一副嫌弃的表情向后稍退了两步,避开地面上的血迹,一面抽出鬼泣,搭上肩头,“才是生面孔吧?”


    被按在墙边的女服务生恐惧地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开嘴,说不出话。


    “让我想起了讨厌的事情啊……”罗扫了女服务生一眼,表情阴翳,冷厉的眼神让按着那服务生的混混触电般地撒了手,“还有,别挡我的路。”


    被罗的气势所震慑,那些小混混胆怯地骚动起来,向旁边退却。罗旁若无人地向前走了两步,突然驻足,转向那个女服务生说道:“白饼干一份,牛奶一份。饼干敲碎了再给我,牛奶要配吸管。”


    女服务生瞳仁一缩,拖着僵硬的双腿,颤抖着站到了罗的面前。


    “欢、欢迎您到来……”


    她抿了抿嘴唇,从始至终没敢抬头看罗一眼。


    “死亡外科医生先生。”






    “‘biscuit&milk’?”索隆皱起眉头,“你在开玩笑吧。路飞去那儿还不得把房盖打穿了?”


    “呵呵,没有办法嘛。”罗宾轻笑,动作优雅地用指节轻敲着从方才指着的地图没有标识的区域,“‘biscuit&milk’是今天所能到达的区域内唯一的可去之处了。”罗宾顿了顿,看向虽然还保持着清醒,但明显已经神游天外的路飞,无奈地轻笑了一下继续道,“不过,也很容易把事情闹大。”


    “记得没错的话,那地方是有和平盟约的吧……”山治皱眉说完,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脸上挂满了黑线,“啊,没错,那地方路飞可去不了。可恶,要是再离巴拉蒂近一点就好了……”


    “为什么去不了啊?”路飞一脸的不明就里,“嗯……bis……什么?”


    “翻译过来是……饼干和牛奶。”罗宾贴心地解释道,“方便起见,直接叫牛奶饼干的时候比较多。”


    “是饭店吗!”路飞眼里立刻冒出星星。


    “我才不承认那种地方是餐厅……”山治眼里流露出厌恶。


    “嗯。比起餐厅,倒不如说是黑海酒吧比较合适。”罗宾说道,“除了容纳表世界的一些毒品、肉/体、违禁品交易外,它更多的是作为黑海内部一个常用的接头点。为表明身份,来此接头的人一般会点菜单上没有的白饼干和牛奶,然后敲碎饼干而不吃,再吸饮牛奶,意思是……‘敲骨吸髓’。”


    “好浪费!敲碎了还不吃!”


    “那是重点吗!”山治一手刀敲在路飞的脑袋上。


    “总之,”索隆一脸嫌麻烦地下了结论,“去哪儿都不能去那地方。我可不想再多一帮人追杀过来。”


    路飞抬起头,一脸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会被追杀啊?”


    “因为和平盟约。”山治说,然后看到索隆有点意外的眼神。


    正义的性格不适合在黑海生存。罗宾眼神稍暗,看向依然一头问号的路飞——永远不会对不公的事袖手旁观的草帽路飞,气氛上就不适合biscuit&milk。


    不允许动手,但却一定会动手。这就是矛盾。


    “……等等”


    一直默不作声的欧米什突然说道。


    “我有办法,让大家在那边安全度过今晚。”








    万籁俱寂的夜晚,欧米什坐在罗宾的旁边。罗宾浅浅地吐出均匀的呼吸,正在浅寐,而欧米什则完全醒着。她按住自己的胸口,表情有几分犹豫,又有几分悲伤。


    “……呼。真的,可以吗?”喃喃自语着,她的眸光泛出水色,“可恶……我明明只是想平静地生活啊……”


    “ROOM”


    耳畔响起这声音的瞬间,欧米什的瞳仁缩成针尖大小的一个点,还没来得及发出半点声响,下一秒周身的环境就完全换了一个面貌。昏暗狭小的空间里,面前的男人大半张脸在帽檐投下的黑影里隐去了,看不清表情,也摸不透目的,只有一股昭示着危险的血腥味从他身上持续不断地散发出来。


    欧米什瞪大恐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罗,慢慢地去摸索出口。罗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凉如初雪的信息素缓慢地代替血腥味,控制了整个空间。


    “你来干什么?”欧米什颤抖着开口。


    “我才要问,你们为什么要来‘biscuit&milk’?”罗皱眉,“你们应该庆幸没撞见什么坏事,不然打破了这里的和平盟约,又得出事。”


    “我不知道……”欧米什低下头,冷汗从她额头上沁出,“你、你要干嘛……?”


    “……算了,你的事比较重要。”信息素的释放戛然而止,罗自顾自地转移话题说了下去,“你是真不明白,还是想瞒着草帽当家的?”


    欧米什瞳仁一缩:“我……”


    “为了抵抗信息素的袭击,军队里是不乏beta的,一个普通的omega为什么能让整支军队为之发狂的?”眸光刀锋般一闪,罗咄咄逼问,“即便是养女,你的家境并不怎么拮据,为什么会被卖出抵债?以你表现出的能力,为什么押送你的人都是正统的王军,而且数量如此之众?还有刚刚的事……这样看来,草帽当家的还真是捡了个烫手山芋啊。”


    “——”欧米什眼里闪过恐惧的光。她捂住自己的嘴,身体不受控制一样地大幅颤抖着弯折下去,然而下一秒,她的面孔便因为惊愕扭曲了。


    “你——”她猛然抬头,用几乎窒息一般的声音求证着,“你的‘检测方式’,你、该不会也……!?”


    罗在黑暗里缓缓扬起了嘴角。


    “是啊。所以,虽然费点心,但既然草帽当家的还不够强,我是多少可以抵抗他信息素的影响的……那时候拿走他的心脏,也只是想方便杀了他。”


    “那、那你才是,你到底想干什么!?”欧米什突然失控般地大叫起来,“如果这是真的话,你明明可以让路飞君的标记失效的!你卖他这个人情也好、留着这点联系也好,是想利用他做什么?还是说……你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罗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去。鬼泣的出鞘带起一阵凛然寒风,刀锋刷的一下抵上欧米什的喉咙,少女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罗冷然开口:“别吵。还不明白吗?你是没有容身之处的。所以,如果对草帽当家的还稍微有点感恩的话,就乖乖跟我走……”


    欧米什咬紧嘴唇,平定下表情,突然伸出一双幼细冰凉的手,缓慢、坚决而又大力地将罗的面容扳过,迫使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那双焦糖色的瞳仁里,慢慢地、慢慢地涌上了一层又一层浓白的雾气。


评论(5)
热度(61)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