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绯樱(ABO,路罗AO)-05

贴吧更新了,然而lof忘了……补发


Fifth.


    罗的身影幽灵一般擦过稀落的人流,动作敏捷灵巧无一丝犹豫,但是瞳仁却不断在浑浊和清透之间挣扎切换。


    “被反咬了一口呢……”


    低低地懊恼了一声,尽管如此,罗的唇角仍旧扬着一个嚣张的弧度。与被挫了锐气后会有的反应截然相反,他心里充满了玩兴、同情和期待——尽管只是一瞬间,罗也确信自己的见闻色绝不会出错。他也是万没想到,那个拥有着omega最优秀基因的小姑娘,手上所缠绕的“单向红线”,所指竟正是草帽路飞。


    “红线”,即无视性别、种族、基因、立场和世间一切法则,直白而准确得令人绝望地揭露恋爱命运的特殊现象。本来仅仅只是一个“只对某个人的信息素产生特殊反应”的纯爱童话一样的东西,但是,在见闻色霸气的作用下,却真的是鲜红发亮、如同血线般感知得到的实体了。


    眼看着一些红线的主人随着宿命一步步为对方舍生忘死、不吝一切,虽说对恋爱之事不感兴趣,但这个“只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有时也会让罗颇感烫口。


    只是这回,除了安心以外,罗发现自己别无所感。至少欧米什拼死也不会让那个草帽男孩死去,罗因此不再有非要带走欧米什不可的理由。


    当然……对罗自己来说,带走欧米什也是有利的。她的“诱导”,当真是驾驭得炉火纯青,甚至连罗本来猜测的“对比自己更强者无效”的限制,看来都不适用。显然,她和罗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诱导”这个能力所依靠的“魅力值”,怎么看都是长相甜美的欧米什更为适合。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罗已经见识了欧米什的“诱导”,看来暂时是没办法达到罗所担忧的程度的。就算她还会再成长下去,为了这个可能性而和罗所看好的草帽路飞埋下裂痕,也是笔不够划算的买卖。


    “可能稍微,要迟到一点吧。”


    罗看了一眼时间,脚步轻快地走向了自己的目的地。他的瞳仁最后闪烁了一下,固定回了原本的金色。






    ——这是……哪啊?


    路飞在迷迷糊糊中,总觉得哪里很奇怪。明明自己一动没动,面前的场景却在不断颠簸、晃动,声音、火光、哭声、疼痛、白色的城镇,都一窝蜂地涌至自己脑海当中,像某个第一人称视角的独特电影,或者说……像某人的记忆。


    确信自己对这些场景毫无印象,路飞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但是很快,单细胞的路飞便入戏颇深,对展现在面前的人间惨剧义愤填膺,只可惜无论是喊声还是拳头,统统没办法在这场梦里施展开来。


    不爽之间似乎看见一位修女朝自己走了过来。她眼里噙着泪花,朝自己这边伸出了满是白斑的手:


    “罗,你也一起来吧!有些军人说可以放小孩子们一条生路啊!”


    ——罗?


    “修女!我妹妹快死了,我现在不能走!”


    路飞感到“这具身体”在说话。


    “……听好了,罗……”修女蹲下来,她清秀的面容上带着一种圣洁的光辉,“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绝望的……天父那仁慈悲悯的救赎之手,一定会像这样伸向你们的……”


    视野随着行动改变。路飞看到重病的妹妹、死去的父母、修女的尸体和孩子们——


    “混蛋——!!!”


    路飞蓦地睁大眼睛,扑棱一下跳了起来:“可恶!我要把这些家伙统统打飞——!”


    “你在发什么疯啊,路飞!”头上瞬间挨了山治一手刀。路飞哎呦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能发声也能动弹了,左右一看,还是原来房间的模样。


    “刚刚……”


    挠了挠头,梦里的场景又潮水一般地涌上来。


    “做噩梦了?”山治没好气地问道,但语气还是放软了。


    “……”路飞少见地沉默了。他的眼里,倏忽闪过一道寒光。






    欧米什依旧是提前了很早出来清理现场。


    “诱导”的能力并不是无限的,而且欧米什如今做不到同时对多人进行“诱导”。在心里暗恨自己的稚嫩,欧米什压抑住泪意,紧紧握住了拳。


    ……那个特拉法尔加·罗和她一样弱小的时候,又是过着怎样的日子的?


    眸光暗了暗,欧米什狠命地按着自己的胸口。过久了在死神的指甲旁边蜷缩入眠的日子,她常常忘了自己还不过是个少女。


    分神之间,她又扳过了一张脸。视线一定焦,欧米什便触电般撒开了手。


    那正是特拉法尔加·罗。


    “原来如此……看来昨天,我的猜测完全正确啊。”罗似笑非笑地看着欧米什僵硬的表情,目光瞥向她的左手——准确来说,是上面那条红得凄艳的单向红线。


    注定无果的感情。


    “见闻色……你在,看什么?”欧米什循着罗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左手,但是一无所获。


    “‘红线’。”罗毫不避讳地答道,然后如愿看到欧米什愕然的表情,声音里也就不禁带了点恶作剧般的促狭,“想知道对象吗?”


    “……不。”欧米什的脸上虽然烧了起来,但却握了握拳出言拒绝了,“我想,我大概清楚了。”


    “是嘛。”罗笑了笑。抗拒不了英雄救美戏码的小姑娘。


    “但是,我有一句忠告给你。”欧米什抬起目光,脸上的红晕幻觉一样消失殆尽,她毫无畏惧地对上罗的眼睛,“看清别人很容易,看清自己却很难……对了,”她突然问了个怪问题,“你有没有梦见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罗微眯起眼睛。


    “我梦见了啊……”欧米什无奈地笑道,“所以,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说着,她的拳握得更紧,“‘红线’的特质之一,就是会在梦境中交换……记忆的片段。当然,单向红线自然也只是单向。”


    罗的神色已经暗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欧米什说这些话时,没有丝毫撒谎时会表现出的现象。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红线本身就几乎是一种无人知晓的东西,其特质自然不会有人研究。


    况且,如果她说的是真的的话……


    罗感到自己手心里传来一点刺痛。他意识到自己正在用可怕的力度握拳,瞥了一眼,差一点把手心里的丝丝嫣红看做细线。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有点不正常了。


    “我才是,Queen基因omega所有特性研究成果的完全继承者。你了解到的东西,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欧米什看了一眼罗的左手,声音里不无苦涩,“我虽然不妄想反抗命运……但为了我想要的,我将不惜一切代价。”


    罗的眼神稍微一跳。还真的有人研究过?


    “这算是宣战么?”尽管留意了欧米什的视线,罗的声音里依旧含笑,“我无意与你争夺什么……”这种无畏,才是这家伙的本性么?还是说……嘛,爱情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


    “不是宣战。我也,无意与你争夺什么。”


    罗挑眉,用有点惊讶的视线看向那低着头的少女。欧米什却已沉默下去,那双一直糖浆一样柔和的眼睛反射出锋锐的碎光。






    路飞一伙吃饱喝足要从门口走出去的时候,早上八九点的阳光正大把大把地洒进这个一向阴暗混乱,此刻却温顺有序的空间。细微的浮尘在光柱里有如漫天的星火,每一处缝隙都洋溢着温暖的光辉。


    “那个,”欧米什突然拉了一下路飞的衣袖,低声说道,“罗君……他就在这里。”


    “啊,我知道的!”路飞按着自己的草帽,咧嘴一笑。就像他们初见时一样,哪怕只有零星一点的,那种淡淡的初雪般的香气,路飞也能捕捉得到。


    欧米什咬了咬下唇,“那,那么……”


    “不是约定好了,等我变强再见的嘛!嘻嘻。”路飞头也不回地跨过门槛,他的身影一瞬间被室外铺天盖地的阳光所吞没,“我是不会打破约定的。”


    等到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了光线的尽头,罗才拉低了帽檐,方才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







    说实话,那个草帽男孩的过去,罗看着的时候几乎只感到了羡慕。


    虽说很荒唐,但是罗很容易就能判断出那一定是某人的记忆,而非纯粹的梦。意识到这一点的罗本就心怀疑窦,被欧米什那么一说,头就更大了。


    他绝不相信自己会对那个心智不成熟的任性男孩抱有恋爱之情,至于对方对自己就更不用说。他们之间也不过就是那一点身体上的联系,罗保留这个标记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


    但是……


    感觉到自己思绪的混乱,罗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可是头痛反而更为严重。他叹了口气,自从碰上路飞,自己的一切就都被搅乱了。


    不是没有被碰过,但是那家伙手的温度偏偏不一样;也不是没有被吻过,但是那家伙嘴唇的触感偏偏不惹他厌烦。实话说,和路飞做的那一次,应该是罗最放松享受的一次,尽管罗打死也不想承认自己会喜欢一个alpha的拥抱。


    “那么,是单向红线吧。”


    罗自暴自弃地这样想着,凝视着自己的左手。自己是看不见自己的红线的……他稍微感到有点遗憾,虽然现在他并没有对路飞产生什么特别的情愫,但这显然意味着他在未来将会陷入痛苦的单恋。想来那个家伙也不会是理解这种感情的人,罗感觉自己的表情已经有点扭曲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


    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试图盘算下一步棋却逃不出思维的混乱,最终几乎脱力地仰倒在了床上。






    自从晚上做了奇怪的梦以后,那些人间地狱一般的景象就不断地萦绕在路飞脑海里。一想到特拉仔很可能就是这些事的经历者,路飞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一阵阵抽痛。


    “路飞君……”坐在轿车后座的欧米什抓住路飞的椅背,“你梦到过奇怪的事吗?”


    “嗯?你怎么知道的!”路飞吓了一跳。


    欧米什垂下目光,眸子被泪雾濡湿。她又抬起头,却换了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罗君的?”


    “特拉仔人很不错啊。”路飞立刻咧嘴笑了,“喂,欧里,你也做过奇怪的梦吗?那是怎么回事啊?”


    欧米什抿了抿嘴,用极轻极低的声音说道。


    “……罗君的过去。”


    “啊?”


    “我说,那是罗君的过去。”欧米什抓紧了裙子——那是大家给她新买的。


    “真的吗!?”路飞瞪大了眼睛,然后目光倏地锐利起来,拳头一下子握紧,“这么说,那些都是特拉仔真的经历过的……”


    欧米什看着路飞毫不掩饰的义愤,咬住下唇开始掉眼泪。


    Queen基因的omega是不可能好过的,罗君能这么好地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值得你笑的奇迹——这样的话说不出口。她仅仅是这么看着路飞,掉着眼泪,就连开着车的山治腾出一只手给了路飞两拳后赶忙凑过来安慰都毫无用处。


    罗宾只是以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那个,路飞君,我应该……不需要去戒律警察的辖区了。我,很开心……就在这里放下我吧。”


    “嗯?为什么啊?”


    “我是……‘没有容身之处’的。”欧米什抹了一把眼泪,“我只会给你们惹麻烦……但、但我已经决定,不要再用什么‘安稳的生活’来逃避了!我会自己为自己打开一条路,既不要依赖于别人,也不要决定于命运……”


    “不对!”路飞突然一把抓过欧米什的肩膀,大吼道,“你根本就是在说谎!”


    山治罕见地对这种无礼的举动沉默了。他咬着烟,没有回头。


    路飞说对了。这位lady她……恐怕是没有独立闯荡的气概和期望的。她的幸福,就是找到“容身之处”,平淡、安稳地度过此生。


    可惜,一定有什么东西不允许她停下脚步。


    “我没有说谎!”欧米什激动地回道,眼泪不断地从眼睛里涌出来,“看到罗君之后我就想通了,我是因为一直在逃避现实,才落得如此地步的!我必须变强,因为幸福也好安稳也好,对我这种人,生来就是必须用抢的啊!”


    “特拉仔他明明一点都不幸福!”路飞吼道。


    “……”欧米什瞪大了眼睛。


    “如果戒什么那里不让你待的话,就再找新的地方!总之,”路飞转过头按下草帽,坚定的目光看向前方,“闭上嘴,你的去留我来决定!”


    欧米什看到罗宾无奈的苦笑,倏忽明白了,为什么自己那天已经对罗宾和盘托出,她却没有劝告路飞丢下自己这个包袱不管。


    完全,说不通——


    “你就别和路飞对着干了。”索隆突然开口道,“那小子认定的事,别人就别想改变他的想法。相信他就是了。”


    “相信路飞吧,小欧米什。”山治扬起笑容,“我也会负起骑士的责任,护送你到最后的!”


    “你还是这幅德行啊,好色河童。”


    “什……!你这可恶的绿藻头——”


    “先擦擦鼻血再说话吧。”


    这帮人……欧米什垂下了目光。要是我害他们失去任何一个人……恐怕自己都不能允许自己继续活下去了吧?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活得滋润的就都是出卖、利用自己的人。任何妄图保护自己、珍惜自己的人,都没有好结局。特拉法尔加·罗和自己的经历应该是相似的,所以他才孑然一身,不去寻找容身之处……


    那家伙选择的才是Queen基因的omega应有的生存方式。而我,不过是个胆小鬼……连和他一样远离这些人的勇气都没有。


    “我……输得心服口服。”


    “嗯?你说什么呢?”路飞转头一看欧米什,立刻被吓了一跳。尽管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却哭得比任何时候都厉害,泪水稀里哗啦弄湿了她的裙子又打在车座上。


    “路飞,你这混蛋快给我道歉!”山治恶狠狠地对路飞说完了,立马浑身冒星星地转向欧米什开始安慰。


    “对不起欧里!我太凶了!你别哭了……”


    “呜、呜呜呜……”


    欧米什颤抖着肩膀,把哭得一塌糊涂的、不甘心的脸深深地、深深地埋进了新裙子带着香气的柔软褶皱里。


评论(1)
热度(67)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