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祭》-敦芥 - 2016.11.27完稿

      勉强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热气、光影和声音让中岛敦感到些许晕眩。即便已经身处夏日祭的热闹喧嚣之中、即便被芥川用罗生门抓着衣角的感觉清晰可感,敦还是觉得自己仿佛在梦境中一般。


      说实话,敦根本没想过芥川会答应自己的邀请。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芥川说完“无聊至极”后自己要做怎样的表情,说怎样的台词——但是芥川沉默了一下,说了“好”。


      敦不想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有多蠢。看别人的反应就能知道一二——且不说一脸不耐烦地转身就走的芥川,他身后一直冷着脸散发出惊人杀气的樋口小姐居然没绷住笑,几乎是逃也似地捂着嘴就跟芥川跑了。


      想到这儿敦很无奈。这真不怪他,芥川的回答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想什么呢,人虎。”身后传来芥川不悦的声音,随即敦就被罗生门狠狠往后拽了一下,这才免于撞上迎面走过来的几个人。


      “哦、哦哦,抱歉……”敦忙不迭地道歉,然后赶忙摸摸头傻笑了起来。


      芥川鄙夷地看了敦一眼,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敦忍不住偷偷多看了他几眼——芥川今天没有穿那件漆黑的风衣,而是一身灰白色的稍大了一点的浴衣。尽管芥川选用这样长的衣料是为了方便异能的使用,但客观上来讲却的确使芥川身上那种冷厉尖锐的气质柔和了下来。他看起来不再像是黑手党的狂犬,而更像是一个苍白的病弱少年。


      “别看了。”芥川皱起眉,又掩着嘴咳了几声,“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呃……”敦心虚地移开视线,正好看到了一家章鱼烧摊子,“啊!对了,芥川,你……要不要吃章鱼烧?”


      “……不。”芥川不用鄙夷的眼神看他了,他沉思了一下,然后选用见了鬼一样的眼神打量他。


      不行了。敦简直无地自容,几乎要哭出来了。只要在芥川面前就根本无法思考,事先想好的台词规程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手和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就连呼吸都变得艰涩。


      沉默良久,芥川长长出了一口气。


      “苹果糖。”他用命令一般的口吻说道。敦愣了一下,随即眼里便迸发出惊人的光亮。


      “好!芥川你稍等一下……”


      “不必了。我跟你去。”芥川说,罗生门松开衣角,旋即拉住敦的手。


      罗生门其本体是操纵衣服的能力。但是,不将其作为凶器的话要怎么操纵,芥川已经忘干净了,只能是卸去一些力道,别把中岛敦的手给切了便是。


      饶是敦心里雀跃,也忍不住疼得苦笑。他忍痛领着芥川找到一个苹果糖的铺子,前面团团地围着一群穿着和服浴衣的少男少女,分外热闹。


      “我在这儿等着。”芥川松开罗生门,捂着嘴轻咳了几声。敦连忙答应道“好,等着我”,然后转身投入人群中去。鲜艳剔透的苹果糖在摊位上展示着,敦听到有单身的女孩发出“和喜欢的人一起看过花火会,才能算是青春啊”的感慨,看到艺伎扇后那些醉红的脸庞。少年少女们悄悄地牵着手,小心地触碰着彼此的指尖,被那一点点爱恋的温度弄得满脸通红。


      恋爱就是这样吧。终于把苹果糖交到芥川手上后,敦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的反应上。芥川接过苹果糖——这动作使得他的微凉的手指和敦的手相碰了一下——然后用他苍白的嘴唇触了触糖身。在红亮的糖果的映衬下,芥川的嘴唇、脸颊和手指都像添了几分血色,看起来更加的动人心魄。他白色的发尾被微风携着沾到糖上,于是他皱皱眉,简单地把头发往耳后一别。区别于女性,他的动作很爽利,但是依然漂亮得过分,落在敦的眼底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妩媚。旋即,芥川露出了像是挺中意这糖果的表情,便开始不顾忌地吮了起来;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单纯的孩子。


      “……可爱……”敦喃喃地说道。


      “你说什么?”芥川头也没抬地问道。大抵是人群太嘈杂,他没听清——不然苹果糖应该是没有揍敦重要。啊,用罗生门的话大概可以兼得。


      “我什么都没说……”敦尴尬地举起双手。他可不想在夏日祭上被罗生门追杀。


      芥川不置可否地出了一个鼻音。他转身走了两步,想了想,还是放出罗生门抓住了中岛敦的衣角,把他拽了过去。


      “你最近很怪,人虎。”


      “啊哈哈,是吗?”


      “……。”芥川斜瞥了敦一眼,敦在那一瞬间觉得芥川把他那点小心思全看透了。他僵在原地不能动弹,大夏天密匝匝的人群中他竟然觉得有点冷。


      所幸,芥川看上去没有刨根问底的兴趣,不再看他了。他径自向前走去,但他看起来对什么都兴趣缺缺,不做半点停留。敦有点尴尬地跟上去,心里有点悔意。芥川并不适合这种热热闹闹、灯火纷繁的活动,而自己也不知怎的,见到芥川就失掉了拉着芥川到处跑的勇气。不,就算多靠近芥川一点,他也害怕被芥川看出自己眼里别的感情……那之后会怎么样?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搭档关系也好、哪怕还是彼此不理解,见面就打的羁绊也好,都会怎么样?


      不应该说的。无论怎么理性思考,于公于私都不应该说的。


      “那个,芥川……对不起。”敦上前一步,拉住芥川的衣角。


      “为什么道歉?”芥川的手本能似的动了一下,似乎想要拂开敦的手。但他最终没有动。


      敦张了张嘴。但是紧接着,他发的声就被天边焰火爆炸的声响掩去了。紧接着是人群的惊叹、尖叫和欢呼。


      芥川眯起眼,抬头看向那壮观的焰火。敦怔怔地看着他,没说完的半句话卡在嘴边。芥川黑不透光的眼,被焰火的光芒映亮了。很漂亮——敦第一次看到芥川的眼瞳显得那么剔透。


      啊。敦突然想起镜花的眼神。芥川是带给镜花黑暗和恐怖的那个人,但也同样是仰头注视着光明的人吧。


      “……人虎!”


      意识到自己的手被握住,芥川的声音一瞬间带上了怒意。但是敦没有放手——他握住芥川的手,伸向天边斑斓的光。


      “焰火很漂亮吧?”敦朝芥川笑道。


      “……手,放开。”芥川压下声音。但敦继续说道:“喜欢的话就要说,想要的话就去要。芥川,你觉得这样对吗?”


     “自私任性的想法。”芥川说,敦终于把手放下了,但依旧紧紧握着他的手。“但是,”芥川沉吟了一会儿,“……这很自由。”


      敦转头看他:“自由地活着不好吗?”


      “自由……弱者是经受不起的。”芥川的声音轻的像叹息,“像高峰上稀薄的空气……弱者身处其中,会窒息而死。”


      他身边萦绕着一种悲伤的氛围。好冷,敦想,他看起来就冷。他的手冷得像一截冰。


      于是敦又握了一只手上去。芥川抖了一下,没有回绝。


      “呐……芥川。我也是弱者吧?”敦看进芥川漆黑的眼睛。光依旧透不进去。


      “当然。”芥川躲着他的目光,用另一只手捂嘴作势轻咳起来。


      焰火在天边渐次炸开,轰隆隆的。敦又开始感觉到那种手足无措、无地自容的感觉。是的,只要站到芥川面前,他就会感到慌乱、害怕、但是又有点小期待。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还有,同时的那种窒息感。


      “那芥川,如果我想要什么,就要了……我就会死吗?”


      敦的眼睛亮晶晶的。


      芥川有点讶异似的回看他。但随即他说:“会。”


      “好。”敦说。


      芥川愣愣地看着敦。他的白发后面有着深邃的夜色,夜空上绽放着辉煌的焰火。那些焰火把星星都吞没了。但是比焰火更亮而更斑斓的,是那双逐渐靠近的、坚定而温柔的紫金色的眼睛。


      芥川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很暖。


      很柔软。


      周围有一瞬间的静默,然后传来吹哨和欢呼的声音。芥川微微向后躲去,但是肩膀被敦搂住。他不动了。但是随即在暗处,芥川用罗生门的锋锐抵住中岛敦的腿。


      敦微微睁开眼睛,那双眼里没有动摇。他又闭上眼,温柔地舔吻着芥川的唇,始终没有攻城掠地的意思。温水一样的感情怀拥着芥川,他的嘴唇逐渐有了温度,脸颊也发起热来。


      “芥川……”敦轻轻地放开他。芥川的瞳仁还在惊讶地微缩着,脸上还带着缺氧造成的红晕。敦这时才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在所有人含笑的瞩目之下。他摸摸头,有点尴尬地笑道,“芥川……我感觉心跳的好快……呼吸也不畅。我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咳、咳咳……”芥川皱着眉头擦了擦嘴唇,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白痴吗你……”


      “嘿嘿……”敦傻笑起来,又握起芥川的手,“其实死了也没关系的……”


      “别瞎说。”芥川伸手敲他的头。但随即芥川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的深邃的眼里隐隐地透出了一点落寞。


      “跟我走。”芥川猛然拉住敦的手,急匆匆穿出了人群。敦愣愣地被他拉过去,拉向旁边空旷无人的原野。身后传来笑声。笑声、笑声和笑声。敦不觉得这些声音是好事。他有一种那些声音在推着芥川走向那片无光亮的黑暗的感觉。


      “芥川?”他试探着问道。但芥川不说话。他低着头,背对着敦向前走着,看不清表情,也揣测不出心理。敦感到芥川拉着他的手是冷的。


      ““芥川!”敦喊道。在那一瞬间罗生门横上他的脖子。


      “闭嘴跟我走。”芥川冷冷地道。他的手更冷了,几乎冷得刺痛了敦。敦从未想过一个人的体温可以这样低,就好像独自站在高峰的雪被之上冻过一样。


      “芥川……”


      “吵死了。”芥川皱眉。他的手稍微抖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了正常。


      “中岛敦。”他说,然后看到敦愕然的眼神。他出了一口气——这里已经没有人了——然后继续说道,“我说过,弱者是无权拥有自由的。”


      “但我……”


      “会死。”芥川冷冷地说,“刚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赶快滚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死哦。”敦笑道。但他的笑有点不安——芥川的表情让他不安。


      “那就死吧。”芥川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敦下意识地闭眼,仿佛罗生门下一秒就会指过来。但没有那种感觉。没有杀气。仅仅是芥川叹息一样的淡淡的声音。


      “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他说,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


      敦愕然地睁大眼睛。一股寒气从他的心底往上涌,弄得他的手指止不住地开始颤抖。啊啊,他忍不住涌上苦笑。死……啊啊。会死的啊。


      “需要理由吗?”芥川依旧垂眸说。他穿着苍白的浴衣,皮肤也是苍白的,看起来甚至有种瘦弱无依的感觉。他没有看敦——他的眼里会含着怎样的感情呢?


      敦张了张嘴。


      “芥川……”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盘旋着许多的疑问。他想问,想问芥川为什么答应他来夏日祭,为什么用苹果糖的事为他化解尴尬——那支苹果糖还在他那只手里捏着。他对自己怎么想?他对自己抱有怎样的感情?他……


      他有点混乱。他不明白该怎么应对。也许人在面对失恋的刹那会这样吧——


      “芥川,你……喜欢太宰先生吗?”


      这句话一说出口,敦就后悔了。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芥川的回答——不,他不会回答。毕竟是自己提到太宰先生……大概下一秒就会剑拔弩张吧。那种清晰、强烈、当时自己觉得甚为莫名其妙的恨意,他记忆犹新。


      芥川果然瞬间就僵硬了。他沉默着一动不动,头也不抬。敦也僵硬着,他绷着一根神经,既害怕芥川会真的动手,又莫名的希望芥川能出手打他一顿。


      良久,芥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淡淡地开口道:“太宰先生是我生命的价值、战斗的意义,是我会用这一生去追寻的‘一切’。……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清冷的声音和语气,像是深邃的冰洋,在浮冰之下激越着混乱的洋流。


      敦张了张嘴。那股寒意越来越明显,随着血液流进四肢百骸。他感受到自己心里涌起对太宰先生的恨意——他注意到这奇妙的感情波动,然后他感觉那股寒意已经让他动弹不得。


      他也看到芥川身上散发着的寒气。芥川身上全都是期年的寒冰,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就深深地冻得无法被融化的寒冰。


      如果可以,想让他也走到光明下……。


      “芥川。龙之介……”敦伸出手,拉住芥川。芥川因为他的称呼微微一颤。他穿着苍白的浴衣,而不是那件漆黑的风衣……这就是他柔弱的内里?不,这内里很坚强,而且恒久地保存着一种萤火一般隐约的渴望。


      “龙之介……我果然还是喜欢你。请……”


      “抱歉。”芥川没有用罗生门,而是用手挣脱了敦。他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将手里的苹果糖丢进了垃圾桶。


      敦心里又猛地痛了一下。


      “为什么道歉?”他问。


      “……我的态度应该更强硬一点。”芥川态度认真地鞠躬道歉,“是我处理不当。明天把这些都忘了吧。”


      敦一阵哭笑不得。但是芥川已经直起身,转身欲走。敦看着他的背影,一瞬间感到晕眩。他不适合这身苍白的浴衣。也不适合热闹的夏日祭。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狼狈,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孤犬,漠然地等待着天命。他正在走向唯一能容纳他武装他的黑暗之中。


      “龙之介,等——”


      不能让他走。错过了这个机会的话,从明天开始、从下次见面开始,只要提起这件事,重新穿回那件漆黑风衣的芥川绝对不会再露出这样的表情,再让他如此接近他的内心。


      下一秒,罗生门撕裂了敦的肩膀,血花四溅。敦吃痛,但下一秒罗生门就收了回去,将敦抛落在地上。敦抽搐着捂住自己流血的肩膀,但又立刻抬起头来,大喊:“龙之介!”


      但芥川龙之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那片黑暗里。他没有犹豫,没有停步,没有哪怕一次的回头。


Fin.



此文两解。

原稿是be,然而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改了改成了个sad end……(捂脸)

总之这个苍白的柔柔弱弱但是又坚强又倔强的芥芥戳到了我……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戳到你们。

其实芥芥是喜欢敦的,芥芥才是无法承受自由的那个人。他从头到尾没有否认过自己喜欢敦也从头到尾没有承认过自己喜欢太宰先生哦www

顺便敦确实该后悔自己那句话。那句话给芥芥找了个台阶下。

时隔许久的一次复健,总觉得文力已经差不多消失干净了。ooc属于我……请大家只要尽情享受这点可爱的小感情www

不说了,我还要补点作业qwqqq


评论(2)
热度(33)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