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博】千年(花吐症,转世,一人死亡)

……放飞自我。




*

 

弈秋紧张地蒙着被,装出熟睡的模样。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时不时睁开,偷偷地瞄着门缝,看着偶尔划过的缕缕淡光。


门外,传来极低的声音。


“……”


听不清。弈秋将被子稍稍拉开一点,好让耳朵露出来。但声音停了。弈秋吓得又把被子蒙上。一股极淡的桔梗的香气悠然传来。


是谁?弈秋的心突突地跳。他熟悉这股花香——两个多月以来,这香气每晚都会出现,就那么静静地萦绕在他的旁边。


来了。那股花香在靠近。半晌,在老位置停下不动了。弈秋听到极低的、拼命抑制的咳呕声,然后花香更浓了,伴着一丝铁锈似的味道。


时间仿佛静止了。弈秋想想,有点害怕:明明关严门了,但这“人”进来的时候却一点声响也没有,连脚步声也没有。莫不是妖怪吧?不由得想起自己读过的灵异故事,弈秋更加害怕,恨不得当即跑出去找八百阿姨一起睡。


想到八百阿姨今天难得在家,弈秋又舒了一口气。她不会让坏人进来的,那么,应该就没什么可怕的。


多少驱散了恐惧,弈秋心里又生出好奇。他苦苦熬到午夜,不正是为了探明那“人”是谁么?现在临场退缩了,可就得不偿失了呀。


定了定神,弈秋喊一声:“谁?”猛地掀被扑了过去。结果,既没扑中人,也没砸在地上,只是摔在了什么柔软的活物身上。他一回过神,那香气就遁远了,只凭着余光瞧见一道白色的残影,一切便都归于沉寂。


“唔……”弈秋揉了揉头,身上还残留着皮毛的触感。若不是空气中还有桔梗的余香,他几乎要怀疑这是一场梦了。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弈秋抱起枕头,悄悄地溜进了八百比丘尼的房间。

 

 

*

 

“呵呵。”


听了弈秋一五一十的叙述,八百比丘尼抿唇一笑。但那笑里,却比往常多了一抹淡淡的忧伤。


“阿姨,那是什么啊?”弈秋好奇地问,“和你一样是妖精吗?”


“嗯,算是吧。”八百比丘尼微微点头,“是桔梗花的妖精哦。”


“但他身上有毛!”弈秋不相信。


“呵呵。”八百比丘尼又露出微笑,“那么,就是狐妖吧。”


弈秋撅起嘴。


“阿姨又耍我……”


“不去睡吗?明天还要上学哦。”永生的巫女温柔地笑着,宛若一位母亲。


“哼。”弈秋气鼓鼓地噘着嘴,把下巴搭在枕头上。


“要我陪你睡吗?”八百比丘尼摸摸男孩柔软的头发。


“……那个,”弈秋眼神很远,“他也和你一样有名字吗?我想知道他的名字。”


“有的哦。”八百比丘尼垂眸道,“……只是我们不知道。”


“这样啊……”弈秋有些失落地看着自己的脚尖,“那个,如果我问他,他会告诉我吗?”


“那就看他的想法了。”八百比丘尼轻声说。


“真想和他说说话啊……”弈秋低声道。八百比丘尼为他腾出一点位置,那孩子便爬上来,很快地睡着了。

 

 

*

 

一放学,弈秋便溜到了图书馆里。


八百是不怎么管束他的。她行踪飘忽不定,极少出现于弈秋以外的人面前,要是去参加个家长会什么的,就会化成另一幅模样,化个假名过去。也是因此,弈秋对她是妖精一事深信不疑,当然对她“八百比丘尼”的名字也乖乖地缄口不提。


“唔……”望着书山书海,弈秋有些胆怯。他尚年幼,有很多生字还不认识,基本阅读都有些障碍。


“小朋友,儿童阅览室在那边哦。”工作人员友善地为他指路。


“不,我不是去那里……”弈秋有点怕羞地搓着手,“请问……嗯……妖怪绘本之类的,在哪里?”


工作人员微微一笑,帮他查了一番。弈秋连连道谢,然后飞奔到阅览室,一架一架地找着书。


“在哪里呢……”找着找着,突然,一本书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本书和妖怪无关。但是,装帧非常古典漂亮,最关键的是,古旧的书页隐隐散发着桔梗的清香。弈秋将这本书抽出来,咽一下口水,轻轻翻开。


映入眼帘的,是有些看不明白的,密密麻麻的字迹。这一页的页脚,不知被什么人轻轻折了一道痕迹。


“花……吐症?”看了看标题,又往下看了看解释。大面积的文字弄得男孩云里雾里,最后,他只好放弃,合上书放了回去。

 

 

*

 

“您觉得这样就好了吗?”


“这样就好。”


“是吗。”


茶慢慢地凉下,月亮浮上天边。


两人相对无言。

 

 

*

 

妖鬼的死亡,应是魂飞魄散吧。


八百比丘尼站在弈秋的书架前,久久地凝视着那孩子借来的古籍。她伸手翻开,凝视着那些关于花吐症的记载。


花吐症,异疾也。


恋慕之情郁结不得发,渗透心血,融入骨髓,是为病灶。患者每念及心上之人,便喉痒重咳,口吐花瓣,病况日渐加重,直至三月以后,花枝爆体而亡。触其所吐之花,将同罹此疾。唯一治愈法乃两情相悦之吻,吐尽恋花,根除病灶,而后多加休养,否则必死无疑。


……怕也只有此病能夺那人性命了吧。


也许是活了千年命数已尽,这次的时间着实尴尬。八百比丘尼叹息,无论转生多少次,源博雅都会在最初与安倍晴明相遇的年龄再一次爱上他,花吐症自然毫无威胁。若是这次也到了那个年纪就好了。


这次遇到博雅的时候,他便是荒草里的弃婴,无名也无姓。眼看他这一世缘分尽断,想来,那就是预言吧。


八百比丘尼望着水晶球,知道博雅此次再活不到相遇的年龄。

 

 

*

 

男孩费力地拨开没胸的长草,有些踉跄地紧跟身前女子的步伐。他穿着学生制服,明亮的眼里稚气满满。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他有些热,但荒林交错的阴影让他多少可以忍耐,也就坚强地不发一言。


“阿姨……到底怎么了?”他有些胆怯地问。他从未见过女子这种神情。


女子垂眸。若此处有人,定会惊异她的穿着——那分明是平安时代的服饰,是一袭保存完好的经年旧衣。“我们要去见一位重要的人。”


“您认识他吗?”男孩问。


“……认识很久了。”


“那,我认识他吗?”男孩又问,清澈的眼里有疑惑的光。


女子默不作声。荒林眼看着到了尽头,女子站定,轻轻一挥袖,那山体的幻象便忽地扭曲消失,最终显露出一处清幽的房院。


男孩吓得抓住女子的衣袖。


“来。”女子安抚地握住男孩的手。男孩不知所措地紧紧跟着她,又像是被这居所吸引住似的,好奇地四下打量。


乍看起来,满园都是肆意疯长的野花野草,像是被荒置了上千年似的。但若再看,便会觉得那生机勃勃的景象别有一番风致,种类繁多的香花药草显得格外悠然随意。想必住在这里的,也会是位云一样不定、风一样难捕捉的人吧。


意外地喜欢这里,男孩很快便沉醉其中。但女子却无心欣赏,只循着不和季节的桔梗香气站到门前。


“晴明先生……”她喃喃道,将手放在门板上。


“‘生命’?”男孩抬起晶亮的眸子。


女子不语,只推开了门。


扑面而来的桔梗香气。


“里面也有花吗?”男孩也闻到了花香。


女子再度长叹。


永恒、不变、无望的爱。”她喃喃道,“您还要继续吗?”


男孩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女子回身,不出所料地看到大片被血染成暗紫色的蓝色花瓣。那些枝蔓和花朵松松散散地架着一个人形,面前还好整以暇地摆着两只酒杯、一个酒壶,手边的篮子里还游着香鱼。那些花靠着廊柱,毗邻庭院,姿态意外地很是安然。庭院里有着花期未至的樱树,恣意的花草,若是夜晚,更是抬头便能看到一轮明月,是个好位置。


“别怕。”女子牵住男孩的手。男孩躲在她身后,有点发抖。


“阿姨,那是……”


“那就是我们要见的人。”女子垂眸,看到男孩愕然的眼神。


良久无言,只有伴着淡淡血味的桔梗花香悠悠回荡。男孩渐渐地止了害怕,神使鬼差地朝那些花朵走过去。


“弈秋,别碰那些花瓣。”女子提醒道。语毕她又沉默。就算那孩子真的染上此疾,今生也不会再有发作之日了吧。


男孩听话地不再前进,清澈的眼睛满是迷惘。


“他就是妖精先生吗?”男孩突然问。


“是啊,但是他不会说话。”女子温柔地道,“不如吹笛子给他听吧?弈秋的笛声,他一定喜欢。”


“嗯!”男孩用力点点头,拿出一支笛子。


幼小的嘴唇贴上笛身,哟哟呜呜的笛音飘扬而出。这是一个年幼孩童稚嫩而不无失误的笛音,但无论技法还是意境都高于同龄人太多,仿佛他生来就是为了吹笛似的。


一曲罢,男孩眼里含了泪雾。


“妖精先生,还好吗?”他用哽咽的声音向花朵搭话。他是怕鬼的,但无论哪一次,他都没有害怕过身为妖怪的安倍晴明,哪怕这一次见面时尚为幼童,也绝不会例外。


微风拂过,花瓣轻轻地浮动着。


男孩跪坐在那些蓝色桔梗的对面,良久,又将笛子贴上嘴唇。笛声响起,女子的眸子随之波动起来,里面闪过千百年的时光。



END.





小小的后记:


只是想写花吐症,没想到最后发展成了这个模样。

八百姐姐那句加粗台词是桔梗花语。

3k字放飞自我小短篇。带了无数回小博雅的八百姐姐辛苦了。不断被花吐症折磨的晴明先生也辛苦了。一直被缘分牵引着一次次转生的博雅也,辛苦了。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1:

对于抚养小博雅一事,八百:啊啦,别介意。这也是让我无聊的人生有所寄托的好事呢。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2:

八百和博雅的生活费是晴明提供的。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3:

博雅的确是好汉子,转世一直都是人,从来没进过畜生道。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4:

八百姐姐曾经给某一次的博雅起过以安倍为姓氏的名字。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5:

这一次小博雅希望长大后挣钱住上和晴明住处一样的房院。八百笑了笑,到底没告诉他,这房院就是属于他的,这房院的主人一直都在这里等他。

PS:没有来得及实现。早夭。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6:

晴明每次吐的花都不一样。这次吐桔梗是因为【无望】。


不影响文章的私设7【酒茨酒注意】:

人间的传说戛然而止之后的某个时间,茨木童子死了,魂魄散尽,只在曾经与酒吞喝酒聊天的森林里洒下大朵大朵血红色的花。

巧的是,这正是晴明某次花吐症复发的直接诱因。




……放飞自我,拒绝谈人生!

评论(6)
热度(61)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