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博】赤月之下·壹(现代背景吸血鬼paro,中长篇剧情向)

来自yicoの前言.


自从开了吸血鬼的脑洞之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妄想了超级多的情节,甚至做梦梦到的都是模糊的剧情,感觉自己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明明快开学了作业还没写完,结果却开新坑……感觉自己真的超级浪。真的超浪。


这篇是现代背景吸血鬼paro,世界观混杂了特别多的作品和百度资料,我只能明确告诉大家,魔法来自DND,阵营和很多细节设定源自爱欧大大的《血族Bloodline。我是爱欧大大的死忠粉啊誓死等着血族重新开更啊过心花和职阶都有好好追啊(下跪)!其实爱欧大大的魔法应该就是从DND扒的x


这只是一篇剧情向小言情hhh没什么技术含量。我也就是挑战一下自己的中长篇驾驭能力,以及尝试着做出一篇不弃坑的作品x只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就好了。


顺便一提,虽然我热爱开车,但是剧情向的文字我一般都是拉灯的。如果饥渴难耐的话可以看看这篇的前身《秘密交易》www这个背景下晴博的肉基本都是那个调调哦。


顺顺便,这篇涉及特别多cp。真的特别多。特别特别多。且让我给大家列个表。

 

安倍晴明x源博雅(主要cp贯穿全文,无预警。性格都是小说手游混杂体,我流晴博)

大天狗x源博雅友情向无预警

源博雅x神乐亲情向无预警。神乐设定是普通人类+不认识晴明+身份一直是和博雅相依为命的妹妹,所以可能会有相对应的性格改动)

妖狐x跳跳妹妹

青行灯x妖刀姬(攻受无差偏灯刀)

觉x萤草(攻受无差偏觉萤)

凤凰火x八百比丘尼(攻受无差)

茨木童子x酒吞童子(攻受无差偏茨酒)

酒吞童子→红叶(已经结束的单恋,无预警

白狼→源博雅无预警

红叶→安倍晴明无预警

 

因为各自的种族身份可能会涉及剧透,所以就不列出了。大概就是这样的庞杂cp,每一章都会给大家好好预警的(除了表明无预警的cp以外)。


所有人的性格应该都会有一定程度上的微调,因为整个世界观、时间线、人物关系都被我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大调改……加之其中有些人物游戏也没有特别明确的剧情,我……如有OOC,都是我的错QAQ


这一篇大概是刀。啊大概是刀_(:зゝ∠)_

会有人物死亡注意OTZ

黑晴有。(感觉这么说完,反派就被剧透了个光OTZ)

最后瞩目私设:

【化妖】及【恶妖】两个概念。

这里就不放出设定了,文中会有解释的哟!

那么,希望大家喜欢QWQ






(微量灯刀灯预警,因为是微量所以没有TAG)


壹.

 

写下“博雅”二字后,神乐拿着笔,再写不出一个字。


最后一次见到博雅,已经是两年前的事。那天是一个暮秋的黄昏,整个世界一片金红,仿佛笼罩在血与火焰之中。在那片薄阳里,博雅像往常一样外出购物,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神乐找遍了整座城。学校、店铺、工地,无一有他的踪迹。同学、老师、好友,无一知道他的去向。报了警,却也没能查出任何结果。就在神乐忍不住哭出声的时候,突然,博雅寄来了一封信。


失踪了半个多月才寄来了信,怎么想都是出事了。但那熟悉的字迹确实是博雅的,信中也说他没事,神乐才稍稍安下了心。


第一场雪很快就下了起来。随着这场雪,博雅开始给神乐汇钱了。这笔钱没有让神乐安心——那不是一个小数目,甚至足够神乐过充裕的生活,实在难以想象年仅十七岁的博雅是怎样挣到这个数目的。也正是从这封信开始,博雅开始用左手字,并极力减少两人通信的次数。


……博雅,到底出了什么事。


神乐眸色稍黯。她有很多疑虑,却不想为难博雅;她想要替博雅分担,但他却不愿如此。这样一来,两个人的通信便都是报喜不报忧,久而久之竟有些无话可说。


总之,写一写学校里的有趣事情吧。如果博雅真的一个人承受着什么,那至少,也要让他在读信时露出笑容。



 

 

“咳——!”


博雅喉上漫起一股腥甜,眼前一黑,便跌落在地。挣扎着抹了一把痛得麻木的胸口,果不其然全都是黑红的血液。随之而来的愈合的疼痛让他咬破了嘴唇。


银弹嵌在脏器里,滋滋地灼烧。博雅咬咬牙,干脆直接将手探进伤口,胡乱鼓捣两下,将银弹连同半块肝脏一起取出来丢在地上。剧烈的疼痛和过度的失血几乎让他直接昏过去,但没有了银器,好歹是开始正常愈合了。


要挺过去。博雅给自己打气。


“吸血鬼向四点钟方向去了!后勤疏散平民,三号队堵截!”


模模糊糊地,听到这样的号令。博雅艰难地迈开双腿,喉咙干渴得要命。缺血。血。不受控制地,他泛起红光的眼睛瞟向大道上的平民。但念头一起,他便将獠牙咬进小臂,拼命地忍耐着。


博雅看着手腕上的银镯和戒指——那是晴明给他的魔法物品,他轻易是不愿用的。但这一回真的有点不妙。他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大规模地围剿。


记得晴明说,如果遇上大麻烦,就用镶着蓝宝石的戒指和银质手镯……


手指向戒指按去。但下一秒,战斗的本能让博雅一阵紧张,迅速地侧滚闪开。


“轰!”


他原本所在的位置顿时尘土飞扬。但戒指的效果总算被触发了——博雅看到一簇蓝光以一个球形轨迹在身边移动了一下,为他挡下了银弹、飞尘和碎石。


博雅想逃,但一面巨刃拦住了他的去路。


“别想逃——”


从烟尘之中,猛地脱出一个少女的轮廓。她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一片混沌,两眼发出赤红的光。


博雅立即按下了银镯。


“呜啊啊,是魔法……前辈小心!”


更远处,一个更为娇小的少女紧张地呼喊着。她手中似乎是一株极大的、半灵体状态的蒲公英。


两人都没有穿教士的制服。博雅心里咯噔一下,这恐怕是正式的血猎。


“哈——!”


持刀的少女又是猛的一击重斩。即便有魔法加护,博雅还是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了她那惊人的力道,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


“前辈……”


持蒲公英的少女也赶到了战场附近。她紧张地注视着持刀的少女,努力地大声说道:“是聂兹然蓝宝石护幕!但、但是,那应该是魔法物品的效果,这个吸血鬼不是巫师哦!只要拖住他,就一定没问题的!”


看来是逃不了了……


博雅咬着牙。


因为没有长亲,博雅始终游离于吸血鬼世界之外,唯一牵挂的亲人便是身为人类的妹妹。成为吸血鬼至今,他还没有杀过人。除了被血猎追杀、被吸血欲望攫去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还是个人类。


所以,他对于与人类为敌一事,依旧充满了迷茫。


可人类始终视他为敌。


“对不起了……!”


博雅暗自喃喃道,同时开弓。为了自保,他练习过将负能量凝成箭矢的方法。正要离弦之时,博雅将箭锋偏离了少女的心脏。


“已经可以了。”


突然,世界静止了。


博雅惊讶地瞪大眼睛。一个模糊的人影翩然降临战场。


“咿呀!”


那持蒲公英的少女有些惊慌地叫了一声。她似乎没有被完全定住,有些惶恐地注视着那个不速之客。


“是巫师……萤草,可以用侦测之眼吗?”


持刀的少女似乎恢复了神智,双瞳重新化为了澄明的金。


“好像不能了……”称为萤草的少女眼里冒出雾气,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没、没办法做动作、也没办法取材料……”


“好啦。”


来人的声音也和相貌一样被完全模糊,男声女声童声老声嘈杂地叠在一起。他径自走向博雅,穿过护幕,挥手召开了一扇传送门。


“唔……”


博雅瞥一眼银镯,大概猜到了来人是谁。因此,那人拉着他走向传送门时,他没有反抗。


两人的身影没入魔法灵光之中。

 

 



“……”


妖刀姬默默地活动了一下手臂。萤草缩在旁边,嘤嘤地掉着眼泪。


“呜呜呜,好可怕……刚才的那个巫师,真的好可怕……明明只是低阶魔法的,可是,我却……呜呜呜……”


“的确是,了不起的巫师。幸好如此。”


妖刀姬轻声说道。


“诶?为、为什么?”


“我,原不想接受这个任务。”妖刀姬垂眸。


“啊!怪不得前辈会被突然调到三号队。”萤草有些心疼地拉住妖刀姬的衣角,“是为了趁前辈失去神志……诶,诶?”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抬头道,“前辈为什么不想接受任务?”


妖刀姬眸色微黯,轻声道:“三年前,我曾在执行任务时误伤平民,是他的笛声让我恢复神智。那时,他还是人类。”


“诶!那他岂不是好人!”


萤草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这么说的话,之前去围剿过他的大家,最多也只是稍微失血,从来没有重伤或是死亡的情况诶……”萤草有些不敢相信,“我也听说过他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传言……那,这、这是真的咯?”


“嗯。而且……”


而且晴明先生与他关系匪浅。这件事妖刀姬所以知道,是出于意外。但她越来越觉得晴明先生是故意让她知道,好让她不要动源博雅。


毕竟晴明先生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她与巫师青行灯关系的人。他有筹码。


没有立场的巫师,对于血猎来说也是异族。


“而且?”


妖刀姬专注地注视着夕阳,那颜色和血没什么两样。也许很快,一切就要真的被笼在一片血色当中……


“不,没什么。回去吧。”


青灯应当有自保的手段。


也希望晴明先生能好好护住他重要的人吧。


萤草眨眨眼睛,不再追问。她跟上妖刀姬的脚步,两人的身影很快融化在了夕阳当中。

 

 



博雅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熟悉的室内。身旁牵着自己的,果然是满面笑容的安倍晴明。


“晴明,你……”


“那个手镯,是心灵连线。”


晴明微笑道。


“不,你刚才在做什么?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


“没做什么。”


“胡扯什么,身上还有血……你刚刚是在做任务吧?就这么把任务扔了?”


“不是博雅呼唤我的吗?”


“不是这个理。”


博雅有些生气。他凑过去,检查晴明的身体。


“……哪里受伤了?”


晴明微笑着指指心口的位置。博雅一下子紧张起来。


“没事吧!这、有没有伤到……”


博雅有些焦急,伸手就要解晴明的衣服。晴明笑意更浓,就着他凑过来的姿势将他揽进怀里,摸了摸他的头。


“晴明!伤势重的话……”


“的确伤势不轻。”


晴明的手指不知何时抵上了博雅胸腹处的血洞。因为缺血的缘故,直到现在还只是缓慢地愈合。


“博雅啊,受伤的是你。”


“那你刚才,又是在戏弄我?”


博雅撅起嘴。


“呵呵,可惜,刚才真的不是。”


“看起来一点也不可信。”


“是吗。”


“……不过,还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


“这次,博雅就算真的放开了战斗,也不会有胜算。”晴明的声音骤然严肃起来,“没想到是妖刀姬……”


“妖刀姬?那个拿刀的女孩子?”


“是。但她不擅长魔法,战斗时也会失去神志,因此才会搭配身为牧师、又是专门对巫师科的萤草。她们也是老搭档了。”


“她们应该是正式血猎吧。”


“嗯。妖刀姬和我同期,萤草要稍晚一些。正常来说,她们是不会被派来围剿博雅这样的新生儿的。”


博雅有些无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晴明轻叹一声。


两人无言了一会儿。半晌,晴明咬破嘴唇,低头吻住了博雅。


血液汨汨地流动着。博雅回抱住晴明,闭上眼睛。他身上的伤口蒸腾出高速愈合的蒸汽,很快,两人拥吻着落在被褥之上时,那伤口已然愈合完全,看不出半点痕迹了。

 

 



博雅有些倦懒地拥着晴明,任凭他用温水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这次吸血的时间提前了一些。晴明大概并没有恢复得太好,脸色更加苍白。博雅看着晴明难得露了倦容的脸,不由得有些自责。


“晴明,对不起。”


“博雅没有做错什么。”


晴明撩开他的额发,在额头上落下一吻。


“下次吸血的时间,还是后延一点吧……晴明。”


“博雅。”


晴明故意板起脸。


“呃……那、那个,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就算是给了报酬,可那也该是我单方面地给才是,但结果我也……舒服到了……”


博雅越说越小声,从脖根到耳尖一片通红。


“要不再追加一点?”


他试探地问。


晴明稍微地有些愣住。但随即,他的眉眼生动起来,露出了一汪春水一般的笑容。


“不必了,博雅。这可是我得到的,最好的报酬。”


“是吗?”


“是的。”


晴明又低头,虔诚地吻了吻吸血鬼的耳尖,姿态有如称臣时对手背的轻吻。有些不知所措地,博雅蹭了蹭晴明的侧脸,然后在他唇角还了一个吻。


两个人又静静地待了一会儿。


“对了,晴明,那边那个是什么啊?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


博雅指着一旁的台灯。说是台灯也不太对,那是一只特别古代的纸灯,但材质却让人看不出是什么。灯光昏暗得可以忽略不计,灯芯的形状也不像火焰,反而像是一张漂浮着的纸。


“信箱哦。”


“信箱?”


博雅惊讶地看着那只纸灯。


“这是魔法。”


晴明招招手,那纸灯居然缓慢地飘了过来,落在他白皙的手背上,然后化为了一张古典漂亮的信纸。字迹用的是淡紫色的墨水,还散发着淡淡的甜香。字体和连丝都轻佻又带些媚意,可以想象主人的性子。


但那都是些让人根本看不懂的、乱码一般的文字。


“这是……?”


“深渊语、精灵语、龙语、世界语四种语言混合,字母表错位后的结果。是最简单的加密哦。”


晴明说着,带些深思地看着这封信。

 

    ——有雌性人狼要买吸血鬼的情报。

           不明身份种族的女人要买巫师血猎的情报。

           小生可是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请记得把小生损失的钱和少女喜欢的苹    果糖汇过来哦。

           请小心提防。

 

“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啊?晴明?”


“黑市的魔法物品月末开始交易。”晴明微笑着点了点博雅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当时哄他这戒指只有戴在这根手指上才能生效,“可以给你换新的了。”


“其实不用的……又要花你很多钱。”


“那下次再碰到妖刀姬这种程度的对手,博雅怎么办?”


“……唔。”


“收着就是了。”


“好吧。但是,报酬你也要收着。”


“可以哦。”


晴明笑得眉眼弯弯。博雅却依然有些不心安的样子,半晌又问:


“晴明,你自己不缺钱吧?”


“当然不。博雅,你知道我的一件作品在黑市价值多少吗?”


“多少?”


“足够神乐五年的生活费。”


“这么多!”


博雅咋舌。但提到神乐,他的表情又有些难过。


“神乐的事,也多亏你了。不然的话……”


“神乐还好吗?”


“她也不肯和我说不好的事啊。”


博雅有些苦恼地笑了。


“博雅不也是?”


“我也没办法啊,总不能告诉神乐我变成吸血鬼了吧……这太难以接受了。”


“呵呵,博雅真是温柔。”


“这是身为兄长的本分。”


博雅认真地说。


晴明垂眸。


“啊,说起来,这个镯子,还有这些戒指,不都是你自己做的吗?你……”


“不要紧。对我来说很容易的。”


“是吗……”


博雅有些泄气似的,把下巴搁在晴明肩上。


“这样说来,我究竟欠了你多少啊。感觉永远都还不完了……”


“博雅觉得这样不好吗?”


博雅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


“……唔,挺好的。”


晴明莞尔,轻轻地抱住了博雅。


纸灯缓缓地归位。两个人从浴室中出来,在床榻上躺好之后,晴明轻轻一动手指,那微弱的光便也倏地灭掉,像一撮燃尽的火焰,连纸屑都没有剩下。



 

 

神乐写完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有些困倦,但却是开心的。分享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后,总会期待博雅的反应。以往的话,博雅会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眼角冒出眼泪来。


现在的博雅还会那样吗?


“神乐要多交些朋友,这样就不会寂寞了。”

反反复复这样叮嘱着的博雅,有好朋友了吗?一个人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的话,他会不会寂寞呢?


“我这边一切都好。神乐也要照顾好自己。”

总是说自己一切都好的博雅,真的一切都好吗?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不能陪在神乐身边,真的对不起。”

总是在道歉的博雅,有没有好好考虑自己呢。明明他一直都那么温柔、那么努力,是因为他的存在,自己才能这样幸福地生活。


神乐走到窗边。月亮非常皎洁、非常温柔,仿佛会答应她所有的请求。


“博雅是笨蛋、很怕鬼、还怕疼。所以,他需要人照顾的。”


她仰起头。月光洒在她的脸上。


“希望能再见到他。”


喃喃地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月亮会听到的。

 



——但太阳听不到。

 


TBC.






章后谈:

神乐:我对月思的亲哥,正在别人怀里睡觉【手动再见】

晴明:日常撩不动博雅(2/1)【给生活一个大大的微笑】

妖刀姬:发狗粮要回避未成年【冷漠.jpg】

萤草:呜呜呜好害怕啊那个巫师好厉害呜呜呜【说着用小蒲蒲锤断了晴明阿爸的肋骨】



yico:感觉最崩的就是神乐【烟】


呼呼_(:зゝ∠)_



评论(5)
热度(77)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