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博】赤月之下·贰(现代背景吸血鬼paro,中长篇剧情向)


灯刀灯预警





 

那是一片漆黑。


白得瘆人的浴缸里,浸泡着一个苍白的少年。他赤黑的长发湿漉漉地挂在身上,沾着已经有些发黑的血沫,形状诡异的半融化的浮冰在冒着寒气的水面上漂游。


白狼浑身僵直地站在那里,几乎无法动弹。


大人是唤她来收拾尸体的。她并非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久经战场,这种程度的尸体也根本不在话下,只是,她认得这个少年。


源博雅。


曾经在她危急之时,凭一箭救了她的源博雅。


“博雅大人……!”


她慌张地奔到他旁边,有些不可置信似的跪下。她颤抖着伸出手,探他的鼻息,却发现他已然全身冰凉。


“这、这……”


白狼不知所措地握住他的手,大脑一片混乱。


她想过很多重逢的可能性,一直期待着他长大的样子。现在看着他毫无血色、失去生气的英气面庞,白狼只觉得头晕目眩。


怎么会是他?


为什么偏偏是他?


“……冷……”


突然,听到了一声嗫嚅。


“博雅大人?”


白狼连忙扶他起身。博雅颤抖着,不受控制地蜷缩起手脚,身上不断地流出黑汗。


“神……乐。”


博雅说完,就再度失去了意识。但帮忙处理过几次初拥的白狼知道,这是身体开始异变的征兆——博雅活下来了。


作为一个新生的吸血鬼。

 



 

深秋的风迎面刮过来,隐隐有些疼。


白狼匆匆地走着。已经藏起了兽耳和弓箭,换上了人类的便衣,但她不似常人的容貌气质依旧吸人眼球,被人紧盯着的感觉让她如坐针毡。


她刚刚从妖狐的酒吧中出来。那种绮靡的环境她一向是不喜欢的,但为了得到博雅大人的情报,她必须去见那个情报贩子——那个被称作妖狐的,若无其事地开着异族酒吧的人类。


可是他竟拒绝了接单。


情报贩子若不接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人预先以等同甚至更高的价钱封他的口。


“是有人,在保护博雅大人吗?”


白狼喃喃道。


但那会是谁呢?据她所知,博雅大人唯一的亲人就是他身为人类的妹妹。在异族的世界里,说他举目无亲也绝不为过。


有谁会掷重金,只为他的情报不外泄?


况且,血猎之间争夺猎物、垄断情报的事情也时常发生。


博雅大人究竟是安是危,还不清楚。


走着走着,又走到了熟悉的街头。白狼愣了一下,只笑自己怎么随意走走都能走到这边来。她抬起头,看向那扇小小的窗户。


那是博雅大人曾经的屋子。


当年,她悄悄跟着他来过这里。那时这屋子里还住着四个人,他们的生活温柔幸福得令人艳羡,仿佛永远不会有尽头。而如今,随着父母长逝、兄长失踪,这屋子已经破落,不知那被剩下的小主人过得如何。


物是人非。


“神乐……博雅大人的妹妹应该还在这里吧。”


她喃喃道,鬼使神差一般走上楼去。只消看一眼便好。那曾经小小的孩子,还住在这里吗?如果是的话,她现在又是什么模样了呢?


上楼的时候,神乐正巧下来。白狼一眼便认出了她。


看着那已经有少女模样的女孩轻巧地走下楼,白狼安心之余,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触。她相貌的变化也很大。转眼间,她已经比博雅大人当年更高了。


但白狼旋即看到她身上的魔法灵光。


“没有见过您呢。”


神乐突然对白狼道。她没什么表情的面孔对上白狼,眼神里有着戒备。


“我是……来这边拜访友人的。”白狼说了谎,“你呢?上学去吗?”


神乐犹豫一下,稍微点点头。


“……请注意安全。”


想了想,白狼只说出这一句话。辨认出那个监视魔法的法阵,她心情复杂——她只能看出那魔法,却不会解。


神乐礼貌地道谢,然后下楼。白狼回头看着她的背影,禁不住有点心酸。


但愿她能平安。


白狼垂眸。但突然,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人狼的听觉十分敏锐,她轻易就能判断出那正是博雅家的门。心里一紧,她迅速地往楼上跑去。


“神乐已经走了哦。”


“我知道。”


听到了这样的对话。后者熟悉的声音让白狼一愣。转瞬就到了拐角,白狼敛步,默默地听那两人的对话。


但他们不再说话了。沉寂太久,白狼忍不住偷瞥一眼,刚好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走进房门。


安倍晴明。


她认得这个人。不,若是异族不认得这个人才是奇怪。万幸他是对任务漠不关心的类型,否则,他的恐怖传言应该会在异族世界里传得更广。


这么有名的血猎,为什么,和博雅大人在一起?


白狼按捺着翻涌不断的心情,做好战斗的准备。但她却不想直接动手——两人之前的气氛看起来并非敌对,相反,更像是相熟已久的状态。在弄清情况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


“神乐过得还好吧……”


“她之前,还说过想见我。最近已经完全不提了……她越是这么懂事,我就越是难受。”


“这么简单的愿望,我都没法满足她……我……”


“博雅,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谢谢你,晴明。”


两人又没了声音。白狼有些惊异,但多少也明白过来,这两人的关系大概很好。说不定不让妖狐透露博雅情报的,就是这个血猎。


但他真的可信吗?


正在白狼犹豫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被缚住了。愣神之时,她听到晴明的声音:


“你还要偷听多久?”


“唔!”


果然被发现了。


但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又是什么时候施的术?


完全没有看清。


那两人走过来了。晴明先走进她的视野,然后,博雅也跟了过来。


一袭红衣的博雅,相貌和先前完全没变。但已经不再虚弱的他,看起来要比那时英气得多、也更为俊朗了。


不知为何,脸上有些燥热。是术的效果吗?


博雅有些吃惊地看着她。


“这、这是……”


“人狼。”


晴明悠然地看着她的兽耳。白狼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形了。


“人狼?我还是第一次见。”


白狼心里微微有点酸涩,但又想,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定了定心神,她说:


“在下白狼。”


“你来这里是为何事?”


晴明问。


“……为了寻找主人的子嗣。”


博雅闻言,惊讶地“诶”了一声。晴明却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微微眯起眼。


“博雅的长亲是谁杀的?”


白狼垂眸。这个血猎仿佛知晓一切。


“是一恶妖。”


“恶妖……”


晴明面露思忖之色。


“可有更明确的特征吗?”


“在下当时并不在大人身边。只是,战场似乎有黑羽遗留,而这绝非大人之物。”


白狼如实相告。


晴明眯起眼。


“你似乎并不自责。”


白狼犹豫一下,闭上眼:“是的。”


被这样直白地回答,晴明也有些意外。人狼族是以忠诚著称的种族,难以想象他们会背叛自己的主人。


“等等,晴明,从刚才开始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啊?”


“嘘。”


晴明在博雅唇前竖起手指。博雅于是乖乖地不再说话。


“你和你的主人有什么隔阂?”


晴明追问。


“……大人他,伤害了我重要的人。尽管因此憎恨他是可耻的背叛,我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心。”


“这样啊。”


仅凭白狼一瞬间不自觉飘向博雅的眼神,晴明便差不多将缘由猜到了七八分。


这样一来,那想要买博雅情报的雌性人狼大抵指的就是她了。


“我明白了。那么,你是想认博雅为主吗?”


“……正是。”


白狼道,看向晴明的眼神依然有几分戒备。


晴明也不恼,只微笑着看向博雅,问道:“博雅觉得如何?”


“等等,这都是怎么回事啊?”博雅完全是状况外的样子,“她究竟是谁啊?为什么要认我为主啊?”


“她是效忠于你这一族的人狼战士,因为你的长亲被杀害,所以来找他的子嗣效忠。”晴明微笑着解释道,“这是好事啊,博雅。”


“啊?”博雅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这种规矩,不必要这么遵守的吧……”


“博雅大人,即便不出于规则,我……我也想向您效忠!”


白狼露出了有些慌张的神色。晴明见了,笑意更浓。


博雅犹豫一下,问:“那,你是想跟着我咯?”


白狼点头。


“当然可以啊,只是……”


“白狼啊。”


晴明突然开口,面带微笑。


白狼和博雅都看向他。


“博雅不习惯差使侍从。如果想跟着他的话,只做他的朋友便是。”


“对,就是这样。”


博雅笑了起来。


“……博雅大人希望怎样,白狼便怎样。”


白狼被那笑一晃,忙不迭低下头。


“晴明,那就给她解开吧。”博雅说完,又笑着看向白狼,“还没给你介绍过呢,他是晴明,是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


“嗯,是啊。”


白狼看向晴明。那个血猎解了缚之后,始终含着笑看着博雅,表情温柔得能挤出水来。


“……”


白狼不怀疑他了。


但白狼还是感觉自己没法喜欢他。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了。博雅从头到尾都不太明白状况,但是晴明说了,他便信了。晴明始终笑眯眯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怀疑白狼。


然后,博雅便走了。本来晴明和博雅便不是同住,只是规律地见面,让博雅进食。白狼也想跟去,却被晴明留下。


“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想请你暗中保护神乐。”


意料之中。刚才,白狼在神乐身上看到的魔法灵光,应该就是晴明留下的。


“……是,有什么危险吗?”


“嗯。”晴明叹了一声,“最近,博雅被盯得很紧。虽然还不清楚具体原因,万一事态发展起来,恐怕只是普通人类的神乐会直接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筹码。”


“为什么,拜托我?您……这么快便信任我了吗?”


晴明闻言便笑了。


“你又为何信任我,听从我的吩咐?”


“这……”


白狼一时语塞。


“博雅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若这真是某人与我的博弈,那么,我这边的‘将’便是博雅。”晴明轻声道,“博雅若死,全盘皆输。”


他的神情认真,看不出半点说谎的迹象。


白狼垂眸。正因看出了这份情意,她才信任了这个血猎。


“……无论发生什么,在下也,希望护博雅大人周全。”


“是呢。毕竟你……”


晴明微笑着看向白狼,故意拖长了声音。白狼脸上一红,连忙低头。


“呵呵。”晴明看着白狼背上的弓箭,摇着蝠扇,“所谓爱,既是力量,亦为软肋。无论为爱而执起武器,或是舍弃爱而解除枷锁,都是无可反驳的正确选择。”


白狼握弓,然后又松开手。


“那么您……不,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晴明依然微笑着。那一直叫人看不清晰的眼里,是一眼就能看破的执着。





 

 

妖刀姬缓缓地穿过阴森森的法塔。厚重的书籍几乎堆成第二层墙壁,极为昏暗,只有无数的蜡烛幽幽地燃着青色的焰苗。


这是青行灯的私人领地。


“啊呀,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女人的声音从每一个角落传来。妖刀姬淡漠地点一点头。


“怎么,压制不住你那一半吸血鬼的身体了?”


妖刀姬摇摇头。


“那么,是来久违地,听我讲一个怪谈故事?”


妖刀姬又摇摇头。


在黑暗的尽头,青行灯慵懒地乘着灯杖,缓缓靠近过来。青色透明的冥蝶在她身边翩然飞舞,像火焰一般不断破碎又重聚。


妖刀姬定睛看了她片刻,开口道:


“恶妖。”


“嗯?”


“我是对血族专科,并不了解恶妖。希望你能尽可能详细地告诉我。”


“哦……原来如此。”青行灯微微眯起眼,“好,我会告诉你。”


她随手一招,便有一只杯子出现在她手中。抿一口水是她讲故事前的习惯。


“曾经,有一位倾城绝色的女子,多才多艺,舞技绝伦。每当她化好妆容,身披艳服,一支舞便可令所有人沉沦,甚至发狂地爱上她。”


妖刀姬静静地听着。


“于她而言,爱情自然是无所谓的事物。只是,她却不曾想到,她曾经不屑一顾之物竟会缠绕她终生。”


讲到这里,青行灯露出了一个有些讽刺的微笑。


“她呀,爱上了她的救命恩人。”


妖刀姬不语,只垂下视线。


“那人的影子,在她心里久久地徘徊不去。月圆的时候想他,月缺的时候也念他;春来的时候思他,秋至的时候也忆他。渐渐地,她竟成了一副病容,每天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他们初见的枫叶林,在漫山遍野的火红中疯狂地起舞,一支比一支更难,一支比一支更美,惹得男子都来偷看,站在那里痴痴呆呆地便是一整天。”


妖刀姬凝视着青行灯。那青色的女子不会舞,她只有在讲故事时是最美的。


“爱即是欲念。这欲念盘踞了这女子的全部身心,吞噬了这女子的全部神魂,她在其中沉迷、堕落,身体便永远静止在了那一瞬间。她性情大变,心中只有她的爱情,无论亲人、友谊还是道德、人性,全部排在了这份欲念之后,变成无关紧要的词语。这样,她便成了恶妖。”


青行灯又笑了笑。蝴蝶扑闪着翅膀,化成青色的碎焰。


“这新的躯体啊,无论被怎样伤害,都会回归到静止的瞬间……只是,永生此物,就连吸血鬼都是仿造。人类已经学会了除去他们的手段,吸血鬼更是将之视为低等生命,见之便杀。于是,她收集恶妖为她所用,在这枫叶林中安顿下来,只为了让心中的爱情存活。”


“传言道,强大的恶妖,欲念不灭,其身不死。于是,这女子便开始食人,以他人之欲念,滋养自己的身心。这样许多时日过去,她便成了极强的恶妖,终日娇笑着在枫叶林里舞蹈,一支比一支更妖艳,一支比一支更危险,惹得男子都来偷看,一来啊,痴痴呆呆地便是一生。”


妖刀姬微微抬眼。


“就这样?”


“这个怪谈,可还没有结束啊……只是,需等作者续写这故事,我才能继续转述。”


青行灯掩口轻笑。


“她还活着。”


妖刀姬用陈述的语气说道。


“没错。你要去除掉她吗?”


妖刀姬点点头。


“我向你询问,正是为了解决一桩连续杀人案。你已经将谜底告诉我了。”


话音未落,额上就落下一丝若有若无的触感。妖刀姬抬头时,青行灯却仍在原来的距离,面上挂着似有而无的微笑。


“爱之一物,可谓玄妙。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妖刀姬摇摇头。


“……近日怕有大事要发生。”


“哦?”


“我对战争的预感,往往很强。”


“这样啊。我明白了。”


青行灯从灯杖上下来。她难得站姿,一双优雅的长腿衬得她更是绝色。


“我站在你这一边。”


“青灯。”


妖刀姬唤了她的名。半晌,她道:


“你只保全自己就好。我是妖刀,无论身处何方何种阵营,都必然行杀戮之事。永远地、永远地……伤害别人。就算是你,也……”


“好。”青行灯淡淡地笑着,“若你难过,我定将你封印。莫提杀你一事,你若发狂,即便是我也控制不住。”


明明留活口比杀掉更难。


“……感激不尽。”


额上,又是一个飘忽的触感,像是一只冥蝶破碎其上。


妖刀姬便用终日持刀、沾满鲜血的手拉住她,让那作怪的女子来不及逃走。她踮起脚,在那柔软的、讲述了无数怪谈的唇边,落下一个童话般轻柔的吻。



TBC.




章后谈:


白狼:“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被他救赎也好,救下他也好,还是喜欢上他也好……”

白学现场【打死x


等红叶上线了,这个修罗场会扩更大呢……【茶


妖刀:你有本事偷亲我,你有本事亲嘴啊!

青灯:没本事【。

【欧欧吸x】


神乐:你有本事偷看我,你有本事过来啊!

博雅:没本事QWQ

【依然欧欧吸x】


红叶:你有本事撩到我,你有本事娶我啊!

晴明:没本事。

【依依然欧欧吸x】


……吸了这么多欧,为啥我还是非酋呢……

*沉思




*记个非常有意思的构思,不会画画真是太尴尬了。

大概是晴明和黑晴明对弈,国际象棋,白晴的王是博雅,他皱眉注视着棋局,手里捏着代表自己的那颗棋子,正在思考要下到哪里。

——博雅若死,全盘皆输。



呜呼呼_(:зゝ∠)_



评论(6)
热度(74)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