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忍

我把她扼死在荷塘,

于是水里有了火。

她死去了,她仍活着,

她的火燃遍,我的花枯萎。

 

我把她扼死在书阁,

于是黑里有了红。

她死去了,她仍活着,

她的红染尽,我的墨干涸。

 

我把她扼死在床榻,

于是暖中有了寒。

她死去了,她仍活着,

她的寒生根,我的梦衰败。

 

我把我扼死

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我青紫色的怒吼与哭泣。

啊,她始终活着,

她永生不死。


评论(2)
热度(1)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