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深红向脑洞《逐渐零度》

柊深夜记忆中最快乐的一件事,是在和一濑红莲拥吻时,让这个有着从来不多说废话习惯的言灵师喘息着说出了“我爱你”。

然后这句话就像是什么诅咒一样,死死地缠绕了一濑红莲自己从那之后的所有生命。

深夜清楚只要红莲说出这句话,就意味着真心的完全托付。

然后他们度过了非常美好的热恋时光。

明明清楚他柊深夜爱他爱到骨子里,却还要加一道锁一样高傲地发号施令说“爱我”的红莲;虽然有着傲娇的个性但也从来不敢口是心非,只好赌气地给深夜雷声大雨点小的一拳的红莲;只要在身边,就能让深夜心跳得快要飞出胸膛的红莲……

然后,现在是什么状况?

深夜在昏暗的夜色里,在风的哀嚎中,在雨的渲染下,跪在泥泞不堪的地面上。他怀里正抱着一个人。这个人有着被雨和血黏在光洁额头上的黑色发丝,逐渐在失去温度阖上的温柔的闪烁着湿润光芒的紫色眼睛,抱起来非常温暖柔软但却坚韧的躯体,熟悉的清新的香气萦绕在鼻端。

但是,但他是谁?

深夜记得刚刚这个人对他命令道“把我忘记”。记得自己完全失去理智的哭吼和心脏的剧痛。

然后就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但是,深夜却不想站起来。雨把他整个人打湿,夜疯狂地从他身上掠取温度,让他都不曾发觉怀中的男人也开始掠夺他的体温了。

更多的忘记,更多的降温,逐渐地逐渐地连这个男人的命令和自己的哭吼都从脑海里没了踪迹。

但是他倏然想起了这个男人嗫嚅着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我爱你”

随着这句话的记忆在脑海中破碎弥散,柊深夜突然毫无理由地,不知为什么地,在这风雨飘摇无边无际的黑夜之中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起来。

评论
热度(29)

© 比sansy还懒的yico | Powered by LOFTER